=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时光长卷·番外一】《Lens》叶蓝ver

算是《时光长卷》的番外段子。正篇还要长跑好久,最近也没空写,当练练手

作者就是想看眼镜play

分两个P. 这是叶蓝ver,摄影师叶修X编辑蓝河


 

 

《Lens》 

 

【叶蓝:Rectangular Frame】

 


蓝河端着两杯咖啡刚从厨房里走出来,便听见叶修突然发出一声痛呼。

“逗比别闹!”

嘴上呵斥着,抱着笔记本坐在沙发上的叶修一手拎着刚摘下来的黑框眼镜,一手苦不堪言地按住自己的鼻子。

他揉揉那被拍得发红的鼻梁,低头看着支起后腿,半站在他怀中那只刚满半岁的灰蓝色英短,语气颇为抱怨:“鼻梁骨都要被你打塌了。自己鼻子扁就算了,别对主人下手啊。”

蓝河好笑地看着鼎鼎有名的叶大摄影师和他家塌鼻子的猫说道理,弯身在玻璃矮桌上放下了属于叶修的那只马克杯:“和逗比都能计较,叶神你真可以。”

“编辑同志,你又在落井下石了。这事情很严肃,我认为有必要和文州谈谈。”叶修肃然地看着在他身旁坐下,一脸笑吟吟的蓝河,“而且它打的是你男人的脸,你怎么能忍?”

蓝河点头赞同:“对,打得这么轻,不能忍。”

叶修:“……”

人不如猫。叶修在心中悲凉地感慨着,重新将黑框眼镜架到鼻梁上。

逗比一看他又戴上了眼镜,歪了歪头一脸好奇,同时试探性地抬起了一爪,好似想再一次突如其来地拍上去。不过这次叶修眼明手快地抓住了它的后颈,跟扔抹布似的丢到蓝河怀里头。

“看好这祖宗,后期都要做不完了。”叶修说罢,推了推眼镜,将目光落到笔记本的屏幕上。

蓝河端着马克杯抿了一口,用空出的左手将想再次扑上去的逗比捞回自己的怀里。他抬头望向投入到工作中的叶修,对方那副不算新的黑框眼镜折射着屏幕发出的光,眼镜下则依然是那张仿佛永远睡不够,慵懒与嘲讽半掺的脸。他右手握着鼠标不断划动,时不时点击一下,发出细小而清脆的声响。

他突然想到了一个问题:“叶神。”

“嗯?”

“你戴多久眼镜了?”

闻言叶修顿住了手上的动作,像是没想到蓝河会突然问这个问题。他再次将目光移开,对视上蓝河的双眼,眨了眨眼睛,像是在努力回想:“我想想啊……刚满十八岁那阵子戴的吧?”

“十八岁……”蓝河试着想象了一下十八岁的叶修,然后没由来打了个哆嗦。

叶修惊讶地看着他的反应:“蓝河大大,你最近真是越来越不得了了你知道不?”

“总不能让你一直得瑟吧。”一边说一边扬起嘴角,蓝河的心情显然很好。他右手端着杯子,左手则轻轻挠逗比的下颌。它显然已经放弃去研究叶修鼻子上那副黑不溜秋的方框架子,彻底投入蓝河的怀抱中享受仆人的伺候了。

叶修心中暗叹,最开始那个战战兢兢带着吃的喝的来探班的善良小编辑到底到哪去了。大家都说距离产生美,看来人民的智慧还是靠得住的。

“不过拍片的时候好像没见你戴过这副眼镜。”蓝河说,“都戴的隐形?”

“工作的时候当然了。”叶修点头,同时往前俯身,手一勾就拎起了蓝河泡给自己的那杯热咖啡,“你肯定看不出就是了,一帆也近视。”

“小乔?”蓝河惊讶,但转念一想,又好像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不过,这师徒俩某些方面还真像啊……他咋舌。

“那小邱近视吗?”他不由得好奇起来。

轻轻吹散从杯中飘出的热气,叶修啜了口咖啡,咽下后摇摇头:“那孩子眼睛好得很,一天对着电脑做十个小时的后期眼睛也没事。”

“……真不愧是小邱。”蓝河感叹,同时又不禁想到,自己印象中邱非可是戴过好几次眼镜的,而且次次镜框的形状、颜色都不一样。

不愧是混迹于时尚界的精英,传媒领域最盛产的副产品,潮男啊。蓝河默默地给邱非点了个赞。

反观自己身边这位不修边幅的摄影师大神,简直是拉低了整个圈子的水平。

像是感受到了蓝河鄙视与怜悯掺杂的眼神,叶修喝着咖啡回过头来,便对上了一脸嫌弃的蓝河。

于是摄影师叶修语重心长地说:“小蓝,跟你说过多少次了,咱们得专业,看的是水平。”

“你近视深吗?”蓝河突然来了个神跳跃。

这孩子今天咋回事啊……叶修哭笑不得。他索性放开了握着鼠标的手,又一次摘下了黑框眼镜,递过去给蓝河:“算不上深,比一帆那种读书出身的乖学生好多了。”

蓝河也不客气,接了过来戴上一看,发现度数的确不深。

“那你不戴眼镜的话,对拍照影响会不会很大?”他又提出了一个问题。

看来他家小编辑今天是要好好发扬勤奋好学的优良品质啊。叶修默默地想着,答道:“单反的取景器可以调整度数,所以对焦还好。但或多或少都会有影响,特别是色差。”

眼看蓝河还要开口,他索性继续说了下去:“而做后期就对摄影师光感和色感的要求更高了,是一定得戴眼镜的。不过这时候都可以慢慢来,反正照片出来了,所以我习惯戴有框的。”

“哦……”蓝河脑中消化着叶修的话,缓缓点点头,“那你也得注意好好保护眼睛才行,以后别老熬夜修图了。”

敢情听了半天就得出这老生常谈的答案,叶修都被他逗笑了:“这事你不是天天都在提吗,忙起来真没办法。”

“天天都在说,但你有听进去吗?”蓝河不满,“看你眼睛真坏了的时候怎么办。”

原本只是普通的一句掺夹埋怨的提醒,叶修却像是突然想到了什么,霎时就不说话了。蓝河逗了会儿猫,抬头看见叶修还在思考,不禁出声询问:“想什么呢?”

“我在想,”叶修眨了眨眼睛,漆黑的瞳仁中恢复了焦距。他转过头来,眼底又一次映出蓝河的身影,“如果哪天我眼睛真的不能用了,当不了大摄影师了,你会不会就不要我啦?”

叶神你是女子高中生吗?蓝河惊恐地想。

不过肉麻的话蓝河是肯定说不出来的,而且叶修这多半也是玩笑话,他也就没有当真。脑中思绪转了一圈,思考了一下可能发生的情况,蓝河认真地说:“正好,咱们解约了我就去找林敬言大神。”

“你是有多喜欢林敬言?”叶修震惊。

“会说人话的摄影师我都喜欢。”蓝河冷笑,“或者找小乔啊,我可是很有信心把小乔捧红的。”

“一帆哪里轮得到你捧。人家小邱一个电话就能打通万千渠道,比在蓝雨奋斗少十年。”比谁都懂行的叶大摄影师安慰似的拍了拍小编辑的肩。

“靠……”小编辑暗骂一声,对于自己无法反驳而感到憋屈。

叶修轻笑一声,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发。对于男性来说特别柔软的发丝触感良好,让这只属于摄影师的昂贵的手浸入一片细腻之中。

于是他将对方的短发挠得一团乱。这下不止逗比,连蓝河都想一爪子拍塌叶修的鼻子了。

“不说啦,我要工作了。”他说罢,扭头准备重新投入到工作之中。

闻言蓝河翻出手机看了一眼时间,微微蹙起眉头:“你都快连续做了四个小时了,要不今天先到这?”

“没事,再做一个小时就能搞定。”叶修说着冲蓝河勾了勾手,示意对方将眼镜还给他。

谁知蓝河手一握,直接将那副黑框眼镜收了起来:“那明早起来再做吧。”

“编辑大大求不闹。”叶修苦笑。

“你在这坐着。”说着蓝河站起身,一手将逗比放到沙发上。他把叶修的眼镜放到自己胸前的衬衫口袋中,一副就是不还给你的作态。

蓝河你是小学男生吗?叶修好笑地想。

看着对方走向浴室的背影,叶修回过头来,与趴在沙发上舔爪子的逗比互相对视。起居室里顿时只剩下一人一猫,安静得叶修能听见猫舌头卷过那灰蓝色皮毛的声音。

不出一会儿,蓝河的脚步声再次响起。刚戴了好长一段时间眼镜的叶修看东西格外模糊,揉了揉眼睛,只能看见蓝河手上拿着一块淡蓝色的东西。

不待叶修开口发问,已经走近的蓝河啪地将一张热乎乎的东西拍到他脸上,随后一手按着他后脑,一手扶稳那块热毛巾敷在他的眼睛上。

“别动啊,敷一会。”蓝河维持着这个姿势开口说道,“你自己恐怕不知道,眼里都有血丝了。”

暂时失去视觉的叶修有一瞬的惊讶,但很快他就反应过来了。隔着眼皮感受着舒适的热度,叶修心头一暖,同时抬起手,覆上那只替他按着毛巾的手。

“谢谢,小蓝。”叶修微微昂起头,感受着蓝河那只手的重量渐渐转移到自己的脸上,情不自禁地微笑。

“谢什么……”感受到手背上传来的暖意,蓝河知道自己的耳尖肯定红了。叶修的一句话就简简单单地让他不自然起来。

叶修只是轻轻地笑,也不开口戳穿他。蓝河犹豫了半晌,最后说了句心底话:“好好照顾自己啊。”

“这不是有你嘛。”叶修满意地答。

“问题是你多大个人了啊,这么点小事又不是办不到,只要别那么懒,多注意一点……”说到一半蓝河就打住了,他知道再说下去就要变成和往常一样的说教了。

正兀自窘迫的蓝河感受到那只覆在自己手背上的手蓦地收紧了力度。他抬起头,看见叶修被遮了一半的侧脸上浮现出一个格外温柔的笑容。

“要是哪天我真看不见了,真的不能再当摄影师了。”叶修说,“那时候就麻烦蓝河大大当我的眼睛了啊。”

他说的朴实,听在蓝河耳中却是一片真心。

蓝河知道,这个人是认真的。

他是真的想要一辈子和他在一起。

温暖得不可思议的情绪将他的心腔填满,莫大的喜悦溢出,心情却前所未有地平静。蓝河看着自己与叶修交叠的那两只手,突然觉得前路是如此明亮,如此漫长。

那是他这一生接下来将要走的路,他将与这个人并肩前行。

 

 

 

蓝河笑了。

 

“我会供你住残疾人养老院的。”

“说好的感情呢?”

 


-Fin-




晚上再更一章海豹球

作者的“都市传说爱情故事能量槽”【何】满了,但一直没时间写《时光》,捉急之下弄了这么个东西…

正篇等忙过这段时间,以及明晚PM本预售开了,会继续捡起来的

大概也许可能还有一个邱乔ver

评论 ( 27 )
热度 ( 162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