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川流 01

*现代AU

*两年前的脑洞,作为《旁道》各种意义上的姐妹篇而诞生






《川流》/昨日未完

 

 

 

 


繁华的都市影影幢幢,街道的两旁人来人往。川流不息的人群之中,我唯独发现了你。

是因为我们太过相似,还是因为你在发光?

 

 

 

Chapter 1

 

这个冬天如此漫长,好像所有存在都失去了它们应有的颜色。

 

乔一帆裹着围巾站在月台上,两手抄在外套的口袋里,耳朵里塞着耳机。他看见自己呼出的鼻息在空气中化作一团白雾,瞬间就消失的无影无踪。

灰白色的天空看上去阴沉沉的,云层又厚又低,连车站也显得了无生气。在这种天气里,晚课,寒冷以及湿度足以让任何一个大学生无精打采。乔一帆将左肩上背包的肩带紧了紧,继而又将半张脸缩进围巾里,尽管他穿得并不算少,孤身一人的背影看上去却依然身影单薄。

 

“开往红磡的列车现在到站,请乘客切勿站越黄线。”

 

月台上响起车站的广播,同时由远处铁轨的交际线投来不算刺眼的灯光。

相较于地铁,跑在地面上的列车入站时更为安静一些,也不会带起太大的风。乔一帆将目光由黄线上抬起,落在缓缓打开的车门上。

他迈步踏入车厢。下午四时并非交通高峰期,车厢里零零散散地坐着几名乘客。乔一帆找了个靠车门的角落,侧身倚着透明的玻璃隔板而站,低头看向被自己从口袋里掏出来的touch,拇指轻轻一动,切换了一首歌。

片刻后,车门阖上,列车缓缓启动。灰色的景致连绵成卷,由慢到快,不断往后倒退着。

即使在深冬也不妨碍这座城市的公民要求车厢内开启冷气,在这里学习生活将近四年的乔一帆早已参透了这一点。因此他也只是将脸往围巾里埋得更深一些,肩膀靠上透明的隔板,随后缓缓闭上眼睛,仿佛陷入假寐。

沙田与大围两站之间的距离颇短,车程不过两三分钟。原本疯狂倒退的景色逐渐变成慢镜头,列车发出清脆的汽鸣并最终停下,车厢里回响起女声广播的同时,乔一帆再次睁开了眼睛。

到站的人陆续下车,新一批的乘客登上列车。原本还显得昏昏欲睡的年轻人像是舔了清水的猫一般变得清醒而目的明确,他不动声色地转动眸子,暗自打量周围的环境。大概是发现了这节车厢并没有他想要的,乔一帆迈开步子,低调而沉默地往隔壁车厢走去。

列车再次启动,不大的惯性却依然让乔一帆微微往前踉跄了一步。他慢条斯理地调整过来,客气地与经过身旁并给他让道的乘客点头道谢。touch已经播完了一首完整的蓝调,耳机里转而响起另一段旋律。

 

也不在这里啊……

乔一帆有些沮丧地耷拉着肩膀,但很快又恢复了平常心。

因为这并没有什么值得可惜的。试问:每一天都在同一个点数,同一方向的列车,同一节车厢内,遇见同一个人,这概率到底有多大?

他暗暗告诉自己并没有什么好遗憾的,毕竟,将一个关乎前途命运的决定赌在这么一个小概率事件上,就已经够蠢的了。乔一帆并不是理想主义者,也浪漫不到哪里去。他只是在彷徨,在疑惑,在抉择的入口处漫无目的地徘徊。

所有资料都乖乖地躺在背包里,乔一帆知道自己的确应该做一个选择了。他已经花了太长时间去犹豫,连教授都对他的拖沓表现出了不耐。明明在学业和实践上表现并不算拔尖的他好不容易得到了同系教授的赏识,表示愿意收他为学生,为他保研——要知道那便意味着mphil也在触手可及的地方了。

就连好友高英杰都替他感到欢欣雀跃,在这大好机会面前,他居然犹豫了。

 

是的,他犹豫了。

为一个仅仅在列车上偶尔碰见的陌生人。

 

 

 

那是一个黑发黑眼,在这个国度随处可见的年轻人。

和所有大学生一样,习惯搭乘地铁和列车通勤,从不在空位上落座,目光永远抛向窗外的景致。个头比乔一帆高一点儿,穿着风格总是简洁而随意。经常背着单肩包,垂落在身侧一只臂弯中抱着银灰色的mac,偶尔会戴上眼镜。

像这样的青年,在这个大都会之中有着成千上万。要说对方偏偏有什么吸引乔一帆的特质,大概是那一贯没什么起伏的清俊脸庞与若即若离的清冽气质。

以及,那份寡言多行,纯粹至极的善意。

 

 

 

也许大部分人都认为一见钟情是单纯和无知的代名词,暗恋则是胆小鬼对情感的一种命名方式。不管是前者还是后者,在半年之前都和乔一帆沾不上边,而如今它们却成为令他频频陷入自我厌恶的罪魁祸首。

因为这实在是太蠢了。他甚至不好意思向高英杰解释这其中的来龙去脉。就算乔一帆鼓起勇气向自己的好友坦白,对方一定也只会瞪大眼睛盯着他发愣,并在半晌后呆呆地问他是不是还没睡醒吧?

那幅画面实在太过易于想象,真实到了残酷的地步,叫乔一帆忍不住头痛地按住额角,止不住地摇头。

不行,不能说。就算动用暴力也无法叫他合作。

这令他止步不前,踌躇不定的理由,无论如何都不能向其他人说出口。

 

乔一帆暗自下定决心。他重新抬起头,目光沿着贯通的车厢一节一节往远处望去。

这是最后的机会。他压下了自己的前程作为赌注。

 

只要见到他。

只要能见到他,就一定能得到答案。

 

乔一帆深深地呼吸一口,渗着寒意的空气灌入肺里,为他带来继续迈步往下一节车厢走去的力气。

他一步一步朝着列车的末尾走去,速度不快不慢,足以让他看清沿途的每一位乘客。

距离他的终点站还有不到5分钟的车程,车厢一节一节地倒退。

没有,没有他想要见到的人。

 

还有剩余不到三节。

两节。

一节……

 

沉重的失望感压得乔一帆快要喘不过气来,他都开始怀疑自己是不是怀揣想和常理对着干的心态才会如此执着于这个可笑的赌局。

也许他根本没有那么在意那个人。这也根本不是什么暗恋,更不是什么美好故事的开端。

他只是考虑的有点多,甚至把自己绕进去了。试问怎么会有人对不过偶尔在列车上见过陌生人上心至此呢?这只是自我沉溺的独角戏罢了。

 

他从头到尾所在意的,不过是在意着对方的自己。

 

乔一帆在心中无声地道出宣判,试图掐死最后那点儿微不足道的希望。

但这一切,都在他踏入最后一节车厢,在那个于他心底里描摹过无数遍的身影陷入眼帘的那一刻被彻底推翻。

 

那个人,他就站在那里。

藏蓝的外套,皮质的短靴,右手扶着漆银的栏杆,垂下的左手抱着笔电。清清冷冷的侧颜线条分明,乌黑的瞳仁静默无声地隔着玻璃望向外头,眉目间无波无澜,透着一股凉凉的疏离感。世上的一切仿佛都与他无关。

从乔一帆第一次遇见他开始,就从未改变过的笔挺身姿。

 

青年曾紧张又期冀地用目光窥视这个身影无数次。从热浪汹涌的夏日,至西风清爽的初秋,再到黑白如默片的深冬。

每一次每一次,那个剪影都如此地清晰鲜明,几乎要灼伤他的瞳孔。不管乔一帆再怎么努力转移注意力,他的视线总是不受控制地反复粘上去。待他反应过来的时候,脑海早已被那个深色的身影占满。

 

每一次每一次,都像这一次一样。

 

乔一帆感受到自己的身体不受控制地发出一阵细微的战栗。他几乎本能地握紧了拳头,强迫自己扭过头来,不要过分地将目光突兀地停留在那个甚至不曾说过话的陌生人身上。

黑发黑眼的路人并没有注意到乔一帆,就像他从未有过那样。面目清隽而淡漠的年轻男子站在属于他的位置,一手扶着栏杆,轻描淡写的视线抛向车窗外头,眼底里扫过一片又一片街道的光景。

乔一帆压下脑袋。他转过身,背对着他的答案,头也不回地往另一节车厢走去。

同时他的心中也已然做出决定。

 

 

 

在教授的办公室外徘徊了将近一个小时的高英杰终于按捺不住心中越发腾升的不祥预感。他惴惴不安地掏出放在外套口袋里的手机,翻出好友的电话拨打过去。

所幸电话很快被接通,这让高英杰大大地松了口气。“一帆?你在哪儿啊,Felix已经在办公室里等你很久了。”

“我在C大的学道。”手机那头传来乔一帆的声音,以及充当背景的熙熙攘攘的环境声。

“什么?”高英杰怀疑自己听错了。他必须是听错了。“你说你在哪儿?”

“我在C大的学道上。”

很可惜的是,他那一贯性格内敛,行事鲜少出差错的友人却在这至关重要的时刻做出了让他跌破眼镜的选择。

乔一帆握着手机,面向这条位于AC1的四层,任何时刻都热闹无比,人来人往的学道而伫立。年轻的大学生们或是坐在随处可见的沙发上和圆桌后讨论着课题,又或是抱着教科书和笔记本电脑赶往下一个讲课厅。熟悉,甚至更为活跃的学术气息让乔一帆的内心雀跃起来,他体内的血液在为即将到来的新环境与可能性而感到兴奋不已。

因此,对于好友的愕然,乔一帆只能老实而虔诚地表达歉意。

“抱歉,英杰。”他的语气如此诚恳,以至于高英杰差点就要相信他是真的在发自内心忏悔了。“不过你知道,将来我们学校之间只有两站小巴的距离。”

 

 

 

还有比这更愚蠢,更疯狂的事情吗?

至少在他这平淡的一生中,一定再也不会有了。

 

为了那个不过偶然在列车上遇见的陌生青年,放弃就读本科J大的mphil的可能性,转而申请隔壁C大的翻译研究生学位。

轮不到高英杰捧着厚得能砸死人的coursepack登场,乔一帆自己就想把这颗思考回路不正常的大脑摔进盛满冰块和水的浴缸里,大概那样就能够清醒过来了。

 

但是……

但是——

 

——这可能是唯一的机会了。

唯一向那个身影靠近的机会。

 

这叫他如何能够放弃?

 

 

 

不给高英杰任何质问的机会,乔一帆以自己要去研究生学院递交资料为由匆匆与对方道别。事实上他也的确是来交资料的,动作必须要快,赶在这腔高亢得诡异的热血冷却下来之前。

 

在意识到自己也许会感到后悔之前。

他必须要踏出这一步。

 



-TBC-






终于还是把这篇发出来了……算是同时断了我自己以及小乔的后路(。

我个人非常喜欢这篇,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总有一百天想写川流。因为这是基于我个人的学习和生活经历而写,可以明确地说C大就是我的母校,而背景 到底是哪座城市已经明显到不能更明显了

因此将来小乔在学习和生活中的各种遭遇,事无巨细,都是我亲身体验过的

如果能完整地写出来,一定会非常有意思的。这份想要描摹回忆的心情从两年前到现在都一直没变化过


这篇在各种意义上都是《旁道》的姐妹篇,看名字也能看得出,更重要的是邱乔立场对调了

这个故事告诉我们,出来混,迟早都是要还的(小乔:喵喵喵?

不过基调肯定没有那么压抑就是了,这篇就是个单纯的校园爱情故事(并不是


_(:зゝ∠)_忍不住话唠了起来

工作依旧很忙,但我已经决定无论时间再怎么少都要挤出来写点东西了

毕竟不写东西的我,根本就不像我了嘛

评论 ( 139 )
热度 ( 342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