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韩顾韩·Arrhythmia番外二】《Amnesia》

有姑娘来私信和提问我说想看心律不齐的完整版番外二

其实这个是收录在本子里的,很早就写完了。现在本子完售了,就来发一下吧。也算是为了网拍剧应援一下?

我之前居然打少了一个顾韩tag……

原文:【韩顾韩】Arrhythmia






《Amnesia》/昨日未完


网游之近战法师同人

《Arrhythmia》番外二

CP:韩顾韩(顾飞×韩家公子)

 

 

 

 

 

韩家公子站在衣柜前,背对那掀开了被子未收拾的KING SIZE双人床,一脸淡然地整理着衣领衣襟。

 

他今日休假,不需要到医院去。难得的假日午后,公子会在房内更衣准备出门理所当然是有原因的。

 

顾飞忘了带工作证去学校。打电话回家中的时候,昨晚刚值过夜班的公子正在房内补眠。一脸不耐地接起手机也不管对方有何要事劈头就是一顿骂,顾飞也习惯了这人的烂脾气,任他骂够终于消停的时候方才道出一句:“我忘了带工作证,你能拿过来吧?”

 

“靠,你知不知道自己现在是什么立场?”还坐在床上的公子语气不善地说着。

 

“我中午要帮忙整理学生档案,走不开啊。”那头的顾飞有些无奈,“下午还有课,没工作证不成,不然也用不着把你吵起来。”

 

“滚。”

 

“别闹了,帮个忙。”

 

极不耐烦地抬手抓了抓自己的长发,公子掀开了被子,下床:“你架子够大是吧。”

 

顾飞笑:“不够你的。”

 

“废话。”拿起床头柜上的遥控器将冷气关掉,公子边走向浴室,边说道,“挂了。”

 

“嗯,待会到了的话——你记得怎么到我这头来吗?”

 

来到洗手盆前的公子忍不住眯起眼睛,看见镜子里的自己做出同样的表情:“你就这么想我鄙视你?”

 

“行,那就这样。”顾飞痛痛快快地挂断了电话。

 

面无表情地将手机塞回口袋里,公子打开水龙头,盛水,挤牙膏,洗漱。

 

随后回到房间内,在衣柜中找出便服,动作散漫地换起来。

 

现在是九月。学校刚开学,各种工作重新起步,大量的学生档案翻新、添加,让顾飞这几周忙得不可开交。

 

公子看在眼里,没多说什么,嘲讽归嘲讽,在各方面的为难却都明显减少了。虽没有点明,但顾飞能够察觉到,看着那样的对方忍不住微笑。

 

天气还热,公子看了一眼窗外午后的阳光,想着今日也没特别的事,索性就穿得随便些。打底是一件灰色的宽松背心,再在外头随意套上纯白的长袖带帽薄外套,开襟,浅色的牛仔裤将原本就细长的腿修得匀称笔直。站在镜子前整理着外套的兜帽,公子扯了扯额前的刘海,拨到一旁,掏出橡筋将脑后的长发束成松松的马尾。

 

该说这身打扮就是扔进高中生堆里估计也没有任何违和感,公子到底还年轻,那长相更是难以判断实际年龄。而新学期刚开,他也正式从大学毕业。虽说如此,倒也没什么不同,直接就投入到了原本实习医院的工作中。

 

顾飞笑他的毕业毫无真实感可言。韩家公子睇着那人民教师,眯起眼朝他发难。

 

拎起顾飞的工作证,和手机一起塞入短袖外套的口袋里。公子出了卧室来到起居室的大门前,换上鞋,拿起鞋柜上的钥匙便出了门。

 

夏末初秋,天气倒是风和日丽。

 

公子出了公寓大楼,没走几步便入了阳光里。

 

似乎对于光照的直射感到不适,他抬起手挡了挡阳光,手臂上是白色薄外套的长袖,就是为此刻准备的。

 

虽然已是九月,阳光依然热辣,刺在皮肤上能感受到烫。公子沿着自己平日到医院上班的那条路走去,尽管已经尽量找建筑物的阴影躲着,但依然免不了被太阳烤的难受。

 

有些烦躁地估算着还要多久才能到目的地,韩家公子拉起薄外套的兜帽戴上,再次走进阳光里。

 

顾飞的学校离公子工作的医院不远,两处之间隔了个不大不小的公园。

 

抬起头看向那熟悉的医院旁的大片碧绿,公子拉了拉脸侧的帽檐,心想自家那武夫就常常在周末早起到那儿晨跑。他还记得自己刚到这个城市来实习时,甚至还在医院门前遇到过早起跑步的顾飞。略略一算,竟是过去将近一年了。

 

经过了医院门前,沿着公园边上被茂密的树丛的影子所铺满的绿化道慢慢步行,公子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发现已经是下午三点多了。中学生应该已经在上第一节课,但顾飞并未打电话来催,估计这一节是没有课的。

 

反正很快就要到了。公子无所谓地想着,将手机重新塞回口袋里,戴着白色薄外套兜帽的脑袋微微抬起,看见前方远处那连片的建筑,是顾飞任教的学校。

 

不一会来到了校门前,公子发现大门的自动铁闸紧闭,只有靠近门卫值班室的那头开了一道镂空的侧门。

 

校门口的门卫还算负责,见这上课时间,又是一个穿着便服的陌生人要进学校,连忙将人拦下细问这是要干啥去。公子扯了扯帽檐,侧过脸来,不顾对方见了自己的长相后怔在原地,淡淡道:“我找顾飞老师。”

 

说着将外套口袋中顾飞的工作证拿了出来,拎到对方面前:“送这个。”

 

听得公子的声音,那门卫显得更加吃惊,忍不住上下打量了他一番。公子今日穿得休闲,背心外套牛仔裤帆布鞋,远远看上去跟个学生似地。不去注意那喉结或平坦的胸脯,随意瞄一眼更是跟个身材高挑瘦削的姑娘家一般。但那语气平淡的声色,毫无疑问属于男人。

 

从惊讶中恢复过来,门卫看了看公子递来的工作证,确定了那是本校教师的证件后便摆摆手放他进去。本来按照正规程序,这门卫还应该查一查学校是不是真有这号老师存在的,但顾飞那功夫病患的名号传得还真不是一般的响,连这与教师学生接触并不密切的门卫都对他的名字印象深刻。

 

瞄了瞄公子走入校园,渐渐模糊的身影,那门卫摇了摇头,感叹现在的人真是啥样都有,长那么漂亮的还真没见过,但居然是个男人。

 

顾飞坐在体育老师的办公室里,专属的办公桌上堆满了学生的档案。

 

他整理着这叠,时不时翻一翻那叠,对应着刚拿到手的自己新任教的班级的花名册,核对资料,再一份份排好。

 

办公室内只有他一人,其他体育老师都去带课了。原本这一节顾飞也是要忙的,但那班级临时调了课,因此得了空,顾飞便赶紧将已经忙了几日的学生档案给收尾了。

 

室内的冷气开得正好,顾飞从白花花的文件堆里抬起头,看了看挂在壁上的钟,忖度着离下一节课没剩多少时间,公子怕是也该到了。

 

手边放着只深蓝色的马克杯,里头盛着少于半杯已经凉掉的茶。将整理好的某一班级的档案拿起,桌上抖了几下叠齐,顾飞把手中的文件塞进一只棕色的档案袋里,系好细绳,放到一旁已经整理好的文件堆上,然后微微松了口气,端起那在办公室惯用的马克杯饮了一口茶。

 

原本就没剩多少的茶就这么饮完,顾飞取了一个新茶包,拆开放入杯内,站起身准备去加热水。结果刚离开桌前没两步,办公室的门就被人唰地打开了。

 

顾飞有些诧异地望过去,看见那个熟悉的身影倒不意外。一身浅色休闲衣着的公子站在门外,兜帽已经放了下来,露出脑后松松束着的黑色马尾,淡然的眼神扫进来,落在顾飞的脸上。

 

“就不懂敲个门啊。”顾飞无奈,继续迈步,走向直饮水处往马克杯里添热水。

 

公子不接话,径直走进来,室内冷气适宜,他随手将门带上。

 

“热死了。”抱怨了一句天气,公子掏出工作证扔给顾飞,“就为了这么一个破玩意……拿去。”

 

“谢了。”盛完水的顾飞单手将证件接住,朝公子笑着道谢,“随便坐吧。”

 

公子这是第二次到顾飞的办公室来。以前来的那时还是在实习期,学校体检,随医护人员过来帮忙的公子与顾飞在这休息了一中午。

 

因此公子也不客气,随手抽来一张椅子,坐下,抬头随意扫了扫四周,坦言:“还是这么破。”

 

“你就不能少说两句。”顾飞说着,端着杯子刚好走到公子身边。提着茶包浸了浸,顾飞将自己的深蓝色马克杯递了过去。

 

“大热天的,你真有病?”看着那冒热气的茶,公子习惯性地鄙夷了一句,却是伸手接过,送到嘴边吹吹,饮了一口。

 

顾飞笑了笑,没有说什么。他回到自己的位置上坐下,看着公子捧着杯子,慢慢喝茶。

 

“你不用忙?”察觉到对方在瞅着自己看,公子从杯中抬起眼来。

 

“忙啊。”顾飞应着,随之转过身去,继续整理起档案来。

 

韩家公子瞥他一眼,继续饮茶。办公室里忽然就安静下来,只有顾飞翻档案的声音。

 

喝了大约半杯,公子抬起一手托着颔,另一手拿着杯子,反而盯着顾飞看起来。光是看办公桌那派狼藉就知道顾飞最近的确是忙得头大,整理好的档案袋堆在一边都快有半人高。好在眼看这应该是快要收尾了,公子晃了晃手里的杯子。

 

“我待会还有课,你先回去?”低头工作着的顾飞忽然冒出了一句,打破沉默。

 

公子看看他,没有回答问题,却是开口道:“要我提醒你个事么?”

 

“什么?”

 

“家里没白的了。”

 

顾飞愣了一下,抬起头来,侧首看向公子:“我昨天忘记买了……”

 

“知道。”韩家公子托着下巴,翻了个白眼,“漏这漏那,你健忘症?”

 

“这还不是忙的……”顾飞无奈,嘟囔似地解释了一句,重新埋头翻弄着文件,“待会下班了去买就是。”

 

“你买来买去就那几种,我都喝腻了。”

 

“要不你自己去买啊。”顾飞没好气地说着。

 

不应声,公子端着杯子似乎在思考什么。待顾飞再一次将一叠档案整理好,封入袋内,方才听见他悠悠开口道:“等你下班了一起去吧。”

 

闻言,顾飞转过头来,表情很是意外:“你要等我下班?”

 

“也没多久。”公子挑眉,“知道你很期待,别露出那么蠢的表情。”

 

“别那么不要脸。”回过头来,看着桌上的档案已经被收拾得差不多,顾飞很是满意。他将剩余的少数文件叠起放好,随后站起身来,抬头看了看墙上的钟,“这节结束了,我要去操场带课。”

 

公子饮了口茶:“慢走不送。”

 

“你当然要和我一起去。”顾飞正直道。

 

“谁理你。”

 

“待会其他老师就回来了,你一个人呆在这怎么成。”

 

这倒是实话。这办公室到底还是所有体育老师共有的,平日的工作场所。多多少少还是会存放一些私人物品,像公子这样的校外人士独自呆在这无论如何也不合理。

 

原以为公子还会无耻地多反驳几句,谁知他却像没事人一样,从椅子上站起身来,将杯子递给顾飞。尽管没有说什么,行为却预示了简单的妥协。

 

顾飞也很是奇怪,愣愣地接过杯子放回自己桌上,就听公子淡淡道:“既然你都求我了。”

 

他回头去看那神色淡然的人精,忍不住抬手扶了扶额头。这人依旧是那该死的本性。

 

“好想砍你。”顾飞正真切地感叹着,无意间却对上了公子意义莫名的笑容。穿着白衣的他环起手,看着顾飞勾了勾嘴角。

 

顾飞一愣:“笑什么?”

 

“想看热闹。”莫名其妙的回答。

 

叹了口气,顾飞拎起自己的工作证戴到颈子上,再走到韩家公子身旁,将对方方才坐着的椅子推回原位:“少惹点事。”

 

“够你惹事。”公子的话一针见血。

 

顾飞无法反驳,回过身来,推着那人精朝门口方向走去,嘴上也不忘催促:“快走,我上课要迟到了。”

 

少有地顺了他的意,公子将额前的刘海轻轻扫到一旁,与顾飞一前一后出了办公室。

 

然而,意料之外又情理之中地,两人走在过道上接连遇到了不少顾飞的同事。

 

顾飞了然,这刚下课,大多数体育老师都会回办公室稍微休息一会,喝上几口水,会碰到也正常。往常也总是发生这种状况——但今日并非往常。

 

一身白衣韩家公子,正走在他的稍前方。

 

第一个碰见的是那向来与顾飞颇谈得来的关姓老师,几乎是在关了办公室的门没走几步便见到。对方迎面走来,看见顾飞后习惯性抬抬手,露出率直的笑容:“顾老师,有课?”

 

“是啊。”顾飞应道。

 

眼看打完招呼就该擦肩而过,关老师下意识去看那与顾飞走在一起的人,却在看见对方长相的下一刻愣住,脚下的步子也止住了:“诶,这位……”

 

顾飞和韩家公子亦停住了脚步,看着关老师很是意外的表情。顾飞这才想起,就在公子那次以医护人员的身份来学校做体检工作时,他们在一起的画面被很多校内人所目击。不知怎的就传出了那位与顾飞在一起呆了半天的长相极美的医生是他的女朋友这样的流言。这也被很多人所相信,眼前的关老师也是其中之一。

 

面对顾飞同僚的表情,韩家公子不言,却是微笑起来,朝对方微微点头。

 

那笑容,礼貌、大方、无害、恰到好处,在那张惊为天人的脸上,让人看了觉得很是舒心。

 

关老师更怔,回过神来,连忙也朝对方点点头以显礼貌。

 

顾飞在公子的身侧站着,看着自己的同僚,再看那挂着几乎要让自己认不出来的大方笑容的人精,很是没办法地摇了摇头。

 

就关老师那简直看呆了的模样,十成十压根没发现公子根本就是个爷们。怕是眼力全部集中到那张脸上去了,直接无视了那极具男性特征的喉结与胸口处,加之公子今日打扮休闲,不仔细看的话还真像个好看得无可挑剔的姑娘家。

 

顾飞又哪会不知这厮根本就是故意的。那笑容再灿烂,在他眼里那就是怎么看怎么欠揍。

 

就不能少给他惹点麻烦。顾飞叹气,伸手推了推身前的公子,催促道:“走了走了,上课。”

 

说罢与关老师道声招呼,推着公子往前走。

 

一条不长不短的过道走下来,却是将体育科的其他教师都给逐一碰见了。每每碰见顾飞的同僚都能看见对方那看向公子的一脸惊诧,而韩家公子那是人精,虽不言,却自然得体,大方以笑还迎。无奈那笑容往往都是要阴人的。

 

那阴的就是顾飞。看着公子那暧昧不明的态度,他除了催促对方走快点,再与同僚道别外,也不知道能做什么。但顾飞清楚,明日来上班的时候绝对又有一波汹涌的流言狂潮朝自己袭来。

 

“犯得着吗你?”顾飞无奈。

 

“礼貌你懂不?”随意用自己都不信的借口打发着,公子拉住顾飞,在教学楼楼下的一部自动贩卖机前停了下来。

 

顾飞看向公子,对方却是朝自己伸过手。

 

他认了,从口袋里掏出散钱,递给公子。对方接过,便在自动贩卖机前挑选起来。

 

挠了挠头发,正苦恼自己对这家伙是不是该严厉些,数声叫唤却从一侧传来。

 

“顾老师!”

 

顾飞闻声,侧过头定睛看了看,认出那是他去年任教的某个班级的学生们。

 

大概是刚上完体育课,眼看一群学生零零散散地朝教学楼这边走来。顾飞向他们点点头,笑着道:“下课了?”

 

一群学生七嘴八舌地应了,部分与顾飞打过招呼便上了楼,但大多数还是留了下来闲聊几句。这是顾飞上学期教的班级,但新学年开始,这群学生便升上一级,而顾飞还停留在原本的年级任教,于是这便错开了。

 

在教师队列里,顾飞年纪轻,讲道理,性格正直倒也好相处,除了那功夫臆想症还真没其他什么毛病,因此学生大部分还是很喜欢他的。而顾飞在平行世界里雷厉风行的身手在学生堆里亦早已不是秘密,所以像现在这般受学生欢迎,实属正常。

 

眼见一群学生围着自己叽叽喳喳地又开始说起游戏话题,顾飞苦笑,摆摆手催促他们快回去教室准备下一节课。

 

掏出手机看了看时间,顾飞侧头看向公子。一直背对着这头的公子正好俯身从自动贩卖机里拿出两盒绿茶,随着顾飞的目光,身不动,却是微微回过头来。

 

顾飞点点头,正准备把这群学生散了,谁知在他开口的前一刻学生们却顺着他的目光看去,立即起哄。

 

“哇!!”

 

吵闹声四起。

 

诸如什么“好漂亮的姐姐”、“顾老师认识吗?”、“这是上年体检的女医生!”等等乱七八糟的发言,顾飞根本没法好好地全部听进去。学生就是如此,年纪小,精神好,讨论起来没完没了。这不,看见公子和顾飞的眼神交流便立即对两人的关系感兴趣起来,更有眼尖的认出去这就是去年学校体检时与他们顾飞老师坐在休息区里聊天的那位医生,一时间更是闹得不可开交。

 

顾飞的女朋友是个漂亮的年轻女医生,这在这所校园中早已不是什么新鲜资讯。但毕竟红极一时,学生们以为讨论过后知道有这么个事儿就完了,没想到今天还见着了真人。就如传闻所说,或者更甚——这女医生的长相,惊为天人。

 

“顾老师你太有一套了!”一男学生不禁感叹。

 

“这姐姐真的好漂亮啊……”一女学生由衷地惊叹着,回过头来看顾飞,目光闪闪,“老师的眼光真好。”

 

“顾老师透露两手啊,这么好看的怎么追的?”

 

“顾飞老师,干脆叫你女朋友来我们学校当校医吧!”

 

“然后你就天天装肚子疼往校医室跑是吗?”

 

各种各样的感叹和起哄声接连不断,甚至吸引了教学楼上的学生跑到走廊上来俯视瞧瞧到底发生了什么。顾飞被围在学生堆里,听着他们莫名其妙的发言、赞叹、争论,头疼得来又不禁庆幸这是在现实,他还能克制一下。倘若换作在平行世界里被这么一圈小八卦缠着,他可难保自己会不会对学生出手。

 

顾飞听着学生们吵吵闹闹,不耐了,摆摆手连忙催促道:“凑什么热闹起什么哄,想跑圈?以为换老师了我就没办法罚你们是么?”

 

说着不待他们抱怨,推推这个的肩,拍拍那个的后脑,义正言辞:“上去上去,被你们一耽误我都要迟到了。”

 

这才将一群祖国花朵给赶了上楼,好不容易抽出身来。顾飞不禁抬起手抹了抹额头,不知怎的居然发现有层薄汗。

 

一直逗留在外围看热闹不发言的公子这才走了过来,手里拿着刚从自动贩卖机里取出来的两盒冰冻绿茶,脸上挂着有些戏谑的笑。

 

顾飞盯他,觉得那笑容扎眼得很:“站在那光看,帮忙解释一下啊。”

 

韩家公子的回答很坦率:“没空,看你吃瘪。”

 

“靠……”还是忍不住骂了一句。顾飞身为教师,为人师表,惯来是很注意言行的。无奈这厮实在讨嫌,特别是此刻,垂下的手中拿着绿茶,就这样站在那,笑得意味不明,压根是找抽。

 

正想出声多反驳两句,上课铃却先一步响起了。顾飞一愣,随之立即迈步,拉过公子迅速往操场方向快步走去。

 

“果然武夫……”公子被他扯得有些意外,反应过来后连忙加快步子跟上。

 

 

 

下午的校园,林荫道和操场,浸透在阳光里。

 

然而这只让韩家公子感受到了不悦。他不喜炎热,比起夏季,固然更偏好冬天。

 

此刻他坐在操场边上的树荫下,身旁是石椅多出来的部分,两盒绿茶放在上头,盒身上不断有液化的水滴淌下。

 

尽管石制的长椅有些硌人,但今日除了阳光倒也有风,像这样坐在树下乘凉很是舒适。

 

不远处的操场上是顾飞带着他的一群学生在做课前的热身运动。那人民教师就这样曝露在阳光底下,依然一身黑色。公子就奇怪这人怎么就受得了,但不得不承认,黑色极适合他。

 

一直勤于锻炼的顾飞体型精瘦,这是冬季的风衣或是平行世界里的那身黑色法师长袍都无法体现出来的。而此刻他穿着款式简单的纯黑T恤,颈子上挂着公子给他送来的工作证,嘴上叼着一枚哨子。乍看似乎有些偏瘦,但短袖下曝出来的线条结实的手臂却预示着他体格精健而有力。

 

这样的人,黑发、黑眼、黑衣,此刻站在那儿,倒是和阳光很相称。

 

公子用一个闲适的坐姿坐好,单手托颔,在树荫底下休憩着看顾飞带课。见他时不时走到这边说点什么,偶尔又到队伍的最后扯扯几个男学生,和学生之间有着各种互动,能够看出课堂气氛很轻松。

 

毕竟是年轻老师,加之顾飞性格随和,为人也正直宽厚、大方、讲道理,还是好相处的。

 

他一直以来,也就是那样的人。

 

韩家公子看着,却在顾飞回过头来时将目光移开。他从口袋里掏出手机,指尖在屏幕上滑动起来。

 

顾飞在这头有些茫然地看着坐在树下石椅上的公子,他方才的确是感觉到了对方朝自己投来的视线。

 

摸了摸脸,他也没多在意,回过头去继续整队。然而队列里头窸窸窣窣的,时不时传来细碎的,刻意压低的声音。

 

顾飞挑了挑眉:“有什么想说的,也让我听听看啊。”

 

队伍立即静默下来,不少学生你看看我,我看看你,却是无人敢开口。这群学生都是这学期刚入学的新生,对于之前的传言并不了解,与顾飞也是刚熟悉起来,还不像之前遇见的班级那样大胆放肆,来到这体育老师面前问东问西,直球一击。

 

但集体中往往就是会有那样的人,永远不知那“死”字是几笔几画。

 

“顾老师。”原本安静沉默的队列里忽然有人开口发问,并举起手来。

 

“说。”顾飞大方地准了。

 

见老师如此坦率,那不怕死的学生便索性照直说,道出了在场所有人的心声:“求介绍那边那个坐在树下的大姐姐。”

 

顾飞听了,苦笑。果然又是公子的缘故。

 

一人带头,所有人起哄。原本只敢默默揣测的学生们见顾飞笑笑,并无反感之意,索性全部问开了。

 

“我说你们,个个都是大近视摘了眼镜来上课,人家坐在那头,隔得这么远怎么就看得清啊?”顾飞哭笑不得。

 

有学生积极发言:“顾老师,我是弓箭手,有鹰眼。”

 

“一边去,游戏玩多了吧。”顾飞呵斥。

 

“咦,老师,那个姐姐好像在拍照啊。”有学生忽然惊呼道,“老师你快点站好些,别留下不好的印象了!”

 

顾飞闻言,回过头去一看,果然发现公子正举着手机对着这边。

 

他纳闷公子最近似乎相当热衷于拍照,就昨晚他还在沙发旁的矮桌上发现一本摄影杂志。哪怕某一天那人精就是捧着一部单反,拿镜头来戳他,顾飞也不会感到奇怪了。

 

 

 

公子看着手机屏幕上自己刚捉拍下来的画面。照片中的顾飞正迈开步子,微微侧头看向他的学生,颈子上挂着的工作证折射着一丝刺眼的光。

 

那副认真的模样,再配上叽叽喳喳的学生们充当背景,公子盯着看了一会儿便没由来地觉得喜感。

 

阳光底下他难得觉得心情很好。远处操场上的顾飞还在和学生互动,似乎没多余的空闲来留意他。公子伸手摸来一盒绿茶,一边单手拆开吸管的包装,另一边已经将照片插入彩信中并编辑好。

 

彩信的内容很简单,便是方才那张照片,再加上公子在触屏上点出来的几个字:看傻逼。

 

然后他就将彩信发了出去。

 

透过吸管饮着还带有一丝凉意的绿茶,韩家公子抬起头来,看着缝隙间穿透了细碎阳光的树丛。

 

收到彩信的时候剑鬼刚吃完外卖。他就坐在电脑面前,键盘边上放着积满了灰的烟灰缸,屏幕中显示的是平行世界官方论坛,这是他方才吃饭时一边随手刷开的。

 

将一次性餐具收拾好扔进厨房的垃圾桶里,重新回到屋内的剑鬼看见放在桌上的手机震动了起来,亮起的屏幕上提示着新短信与公子的名字。

 

剑鬼的神色并不显意外,但公子在这个时间点发短信来还是让他感到了一丝好奇。伸过手将手机拿起,打开短信,屏幕上读出的赫然是一张照片。一个穿着黑色T恤,黑发黑眼的青年正侧身在学生堆前走过,嘴上叼着一枚黑哨子。阳光下那个一身现代打扮的身影让他觉得有些恍然,目光下移便看见简洁了然的三个字:看傻逼。

 

剑鬼无语了。他甚至再一次确定这条短信是不是真的由公子发过来的,无奈事实如此,不由得他多想。

 

……这两人到底是怎么回事?感情是好还是不好?或者说,今儿韩家公子还真难得地有闲情啊。

 

换做以前的他是无论如何都不会做这种毫无意义的事,搞不好还会觉得鄙视、掉智商。捉拍正给学生上课的体育老师也算了,还特地捎过来一条彩信并附上鄙视,这到底是得多有闲心才干得出来啊。

 

吐槽在心里,短信还是得回复的。剑鬼速度极快地在触屏上输入了“在千里那呢?”几个字回复过去,重新放下手机后掏出了烟盒与打火机,动作娴熟地点上烟。

 

他在电脑前坐下,眯起眼深深吸了一口烟,不待他摸上鼠标,公子的回复立即就到了。

 

“嗯,看那武夫带课。”

 

“怎么回事?”

 

“那货健忘,工作证漏家里了求我送来。”

 

“……你这说法对着我说说就好了,别跟千里讲。”

 

“老子才不怕他。”

 

“别折腾千里了,你出现在学校里,他没少被人舆论吧?”

 

“谁知道。”

 

“你避开人群了?”

 

“犯得着么?而且这破学校就屁点大,哪避得开。”

 

“千里是老师,你不可能考虑不周。”

 

“你的意思是我得迁就那武夫?就凭他?”

 

“我只是说说罢了,你的话……也轮不到我来操心。”

 

“知道就好。”

 

公子的话语让剑鬼下意识联想到对方在电话那头,不屑一顾地冷哼的表情。

 

他苦笑了一下,然后将手机重新放到一边。短信互传间已经吸完了一根烟,剑鬼将烟头碾灭在烟灰缸中,随后昂首,缓缓舒出一口淡淡的白团。

 

这厢的公子切出了短信界面,手上的盒装绿茶也已经喝完。与剑鬼谈话间顾飞的课也已然上了大半,看学生们蠢蠢欲动的模样就知道离解放的下课铃已经不远了。

 

果不其然,不一会儿后铃声响起。顾飞再次吹响哨子集合学生,交代两句便让他们散了。公子依旧坐在石椅上,任个别学生假装路过打量自己也无动于衷。他看着那黑发黑眼的年轻男人往自己这边一步一步走来,伸手拿起剩下那盒早已不再冰凉的绿茶,朝对方抛了过去。

 

顾飞反应极快,往前一跨步,手一捞就给接住了。公子也没想着为难他,一手把玩着手机,微微抬头看着顾飞把吸管戳进盒子里。

 

“搞定了?”公子问了一句。

 

顾飞点点头:“最后一堂没课。”

 

“那回去了?”

 

咽下一口绿茶,顾飞思考起来。对于体育老师而言,只要科主任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偶尔带完课早退是挺普通的现象。不过由于最近庞大的工作量,顾飞原本是打算最后一节课留下来继续整理档案的。而现在……

 

顾飞由上而下,静静地望着坐在他面前的公子。

 

“回去吧。”他说道,扬起嘴角笑了。

 

“笑什么笑,傻逼。”

 

“还不给笑了?”

 

“傻逼。”

 

“……”

 

 

 

顾飞和韩家公子一起走在回家的路上。天还很亮,轻风吹散了夏末的热浪。偶尔有车辆经过人行道边上的马路,引擎的声音盖住了树丛被风吹动所发出的轻响。

 

“我问你啊,”顾飞突然说,“你是不是故意让他们误会的?”

 

公子轻描淡写地望着前方,目不斜视:“你指什么?”

 

看对方态度坦然,顾飞忽然觉得不知道该怎么表达比较适合。他挠了挠头,目光撇向一旁,做好了被公子用恶毒言语攻击的准备,坦言:“让他们误以为……呃,看不出你是男的。”

 

“凭啥?”闻言公子翻了个白眼。

 

他无奈:“我怎么知道凭啥。”

 

凭你选择了我呗?

 

他在心里补充了一句没敢说出来的话。

 

公子没有立即接话。树荫底下,光影斑斑落在他并不宽阔的肩头上。几缕乌黑的发丝垂落在额前,侧脸看上去波澜不惊。

 

然而下一刻,看上去无比平静的公子却说出了让顾飞倍感意外的话。

 

“让你舒坦还不乐意了?”韩家公子反问,语气透着一丝不屑一顾的嘲笑,“你不要脸,我还省得听没营养的流言蜚语。”

 

顾飞听得茫然:“怎么知道你是男的反而成流言蜚语了?”

 

公子用看白痴的眼神盯着他:“老师,多读点书。”

 

“……到底是怎样啊?”

 

“不怎样。”公子摆出了置身事外的态度,“总之好好感激老子吧,不知礼数的东西。”

 

顾飞撇过头去,努力平稳着气息让自己冷静下来。短时间内他不想和韩家公子说话,因为他知道只要开了口那说出来的一切都会变成咆哮体,加粗。

 

“看来你已经提前步入了老年期,健忘得可以。”公子却继续说了下去。他的语气听上去淡淡的,像在叙述一个既定的事实,“我从一开始就说过,别人怎么想,我压根不在意。”

 

申明自己的立场,点到即止。韩家公子没有再开口,任顾飞惊讶地睁大了眼睛望着自己,却只是把目光远远地投往前方。

 

尽管话并没有说完整,但顾飞毫无阻碍地理解了对方的意思。他不遮不掩,反而是顾飞不知道自己该说什么了。

 

“其实我又不在意……”顾飞沉吟,手中抓着脑后的发丝停不下来,“你真的不必。”

 

公子点头:“看来国家公务员的待遇对顾老师来说连毛都算不上,饭碗随便丢,不愧是土豪。”

 

“怎么就非得丢饭碗了?”

 

“傻逼。别再谈这个话题,人类的平均智商都要被你拉低了。”

 

韩家公子冷淡地说着,步子一迈加快了脚程。顾飞愣愣地看着他白色的背影,思忖了良久,最终缓缓弯起嘴角笑了。然后他也加大了步子,来到公子的身边,与他肩并肩前行。

 

是的,他何曾在意他人的目光?他从头到尾重视的,上心的,都只是一个值得他这么付出的人而已。

 

而这个人,此刻就走在他身边。大概还会陪伴他继续走下去,走尽一辈子的路。

 

 

 

-Fin-






其实我是顾老师厨(喂)


偶尔还会回看韩顾韩这对,偷偷吃些粮什么的

这对真的超级可爱(´,,•ω•,,‘) 不管什么时候回看都觉得 呜啊啊太萌了(滚地)


希望随着剧的诞生能再带动一波人气,发展一下同人大业啊……但又很担心剧的质量,真是(。)

还有一些其他的韩顾韩粮我没搬,都是一些情景剧或段子之类的短篇,有人感兴趣的话我再考虑搬过来吧

评论 ( 20 )
热度 ( 134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