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非弯身从地上拾起那把被自己一个手刀劈掉的匕首,一边拎在手中把玩,一边将戏谑的眼神投往站在对面的乔一帆。

“你输了,乔队。按照约定,这个S级任务归我了。”

他弯着嘴角微笑起来,线条分明的漆黑双眼亮晶晶的,看上去似是有些得意。

“好吧,愿赌服输。”深知对方此时正因胜过自己而愉悦,乔一帆苦笑着摇了摇头,并冲他做出一个投降的姿势,“可以将我的Mantrack还给我吗?这是我这个月申请配备的第二把新刀了,再弄丢的话榕飞哥会训我的。”

“那得看你接下来一场能不能打赢我了。”

“……你明知道我自由搏击的得分从没高过你,还提这种要求。”

乔一帆有些头疼。显然邱非只是在逗他,那种规格的战斗刀局里要多少有多少,何必在这上面为难自己。

“说的也是。”大概是自知理亏,刚刚才在搏击上胜了一场的邱非托起下颌思考起来,“那就比射击吧?这可是你的强项。”

“当真?”乔一帆甚感意外,大概是邱非平日那时而阴沉冰冷,时而又狡黠精明的形象太过深入人心,突然这么刚正不阿一下还真让他不习惯。

“当真啊,为什么要骗你。”尽管被对方出口怀疑,邱非却不以为意地耸耸肩,“而且我不认为自己会输,你可别太自信。”

“这自信的到底是谁啊……”

乔一帆忍不住冲自认为关键的地方吐了个槽。他一直觉得,尽管性格相去甚远,但邱非和叶修这对师徒在某些方面真的十分相似。当然,他对上帝发誓,这绝对不是什么赞扬的话。

“咱们不如赌大一点儿吧。”

将战斗刀扣着皮带别到了自己腰后,邱非回首望向乔一帆,并迈步走了过来。只见他把手指勾起黑色背心的领口并往上一提,用棉质的布料蹭去颈间的些许汗渍。纤细的脖颈勾勒出利落的轮廓,脆弱的血管覆以被晒成健康色泽的皮肤,不管是线条还是肤色都很赏心悦目。

“如果我输了,不止刀,我的配枪也给你。但如果乔队你又输了——”

“就该给你我的军徽了吗?”

“……这里你不应该打断我。”

邱非略显懊恼地看着他,涌到嘴边的话被硬生生掐断,好似没办法继续接着说下去了。

“什么?”

“……没什么,就给我你的配枪吧。”

才怪啊!!

才不是这句!谁他妈要什么破枪啊!

明明应该是“就和我交往吧”才对。

……啊啊真是的,刚刚明明很适合说出口,这人好好的打什么岔!

那句话他已经在心里琢磨了将近一个月了,每次觉得气氛还不错,鼓起勇气打算说出来的时候,乔一帆都会莫名其妙地打断他的读条。更让人恼怒的是对方完全一副状况外的神色,他连生气的立场都没有。

这样下去,什么时候才能说出口啊……

能不能识相一点?稍微配合一些会死吗?这个人其实是笨蛋吧?

邱非在心中兀自抱怨,仿佛喜欢上这个笨蛋的不是他自己。

“总之先去射击场吧。”

对邱非的所思所想一无所知的乔一帆略感茫然地点点头,随后率先转过身准备回更衣室换衣服。

然而走出几步后他发现邱非并没有跟上来,这让乔一帆不禁奇怪地回首:“邱非?不走吗?”

“……走吧。”

“怕啦?”

“可能吗?待会输了你可别哭。”

邱非瞟了他一眼,似是觉得乔一帆说了非常可笑的话。接着只见他迈开步子,用比乔一帆快上不少的步速与对方擦肩而过,头也不回地往更衣室走去。

 

……噗。

看着他倔强又略显沮丧的背影,乔一帆终于忍不住在心底里笑出声来。

正是因为这种地方,才让人觉得逗弄起来很有趣啊。

虽然欺负后辈好像不是什么好习惯,但在他感到满意之前,就继续保持现状吧。

反正他一点儿不着急。

 



随手一摸,算是和 Praise the Lord 同背景下的段子吧

感觉这个paro里邱乔两人的性格简直放飞自我……但我就是管不住自己的手(滚

我们的目标是 即是好对手,又是好炮友(不是啊!

评论 ( 22 )
热度 ( 185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