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叶蓝】天狼星灯塔(中)

前文:天狼星灯塔(上)




5)

 

对于叶修第二天就要立即飞往G市这个突如其来的决定,兴欣众人的反应平淡得就像听见他说要去便利店买包烟一般。

毕竟这也不是什么新鲜事了。叶修成为国家队领队后便长期奔波在外,BSG这几个大都会更是隔三差五就得去一次。谁让他现在就是荣耀的活招牌,会走路的宣传栏呢?如今稍微正经点儿的荣耀活动若是没有他叶领队到场,都会显得格外不像话,有失联盟的派头。

叶修自然也没明说自己到底是到G市做什么去了。反正对其他人而言,知不知道都一样。

 

第二天下午叶修便抵达G市白云机场。下飞机后他掏出手机给蓝河发了条短信,在得到回复之前也不知道自己该先去哪儿,只好提着行李往地铁口走去。

划卡进入地铁站时蓝河打了电话过来。蓝雨的小员工显然还在俱乐部上班,简短地交待了一下家里没菜晚上得出去吃,让叶修先在外头找个地方坐坐等自己下班来汇合。

然后只听蓝河有点抱怨地对他说:“都说给你配把钥匙了,看现在多麻烦。”

“反正我一般住下了也不怎么出门。”叶修不以为意,“那我就到蓝雨那个站附近找个地方坐着等你?”

“别!你是生怕不被人认出来啊?”听见他的提议,蓝河吓了一跳。蓝雨俱乐部附近开了不少荣耀周边商店或是主题餐厅,这意味着那一片都是荣耀粉丝热闹的聚集地。叶修居然还敢往那儿跑,这不是送羊入虎口吗。

“你就先去家楼下那间咖啡厅等着吧,晚饭也在附近凑合凑合算了。”

听见他的话,叶修不知为何蓦地一顿,慢了一拍方才回话:“行啊。”

“那待会见,我去带团了。”

“去吧,趁哥不在赶紧多抢几个boss,提升提升业绩。”

“……滚。”

蓝河显然懒得和他多废话,紧接着就把电话挂断了。叶修看着显示通话中断的手机屏幕,恰好地铁也进站了。

他将手机放回口袋里,提着行李越过敞开的玻璃门踏入地铁,心情莫名的有些轻松雀跃。

待蓝河下班后赶来,叶修刚在咖啡厅靠窗的卡座上看完一场澳大利亚对美国的团队赛。正在研究赛事的他认真而专注,连蓝河经过自己身侧这面落地玻璃都不曾察觉。

直到蓝河来到卡座的跟前,叶修依旧头也不抬地望着手机屏幕,这让刚下班还穿着白T牛仔裤的小青年都有些犹豫要不要开口叫他了。

“……叶神。”

“咦,来啦。”

然而让蓝河略感意外的是,叶修抬头望向他的一瞬,原本没什么起伏的表情居然倏地变得明亮起来。

……??这是什么错觉?

“嗯,抱歉啊让你等这么久。”

“也没多久。”叶修说罢,将手机收了起来,“吃饭去?”

“好。”

他看着叶修干脆地站起身来,拿上账单走向收银台准备付款。望着那个好似永远站不直的背影,蓝河有些疑惑地挠了挠头。他觉得今天的叶修有些反常,原本看他脸色崩得紧紧,跟心情很差似的;开口叫了他一声后那个骤然放晴的转变也是莫名得很,真让人搞不懂。

好在接下来的叶修表现得跟以往没什么两样,吃饭的时候也是不出三句话就让人想揍他,嘲讽得不行。蓝河觉得自己大概是真的错觉了,这货显然心情很不错,今晚还格外热衷于拿他寻开心,别提有多精神了。

吃过饭后两人甚至罕见至极地在附近散步了一圈,叶修还带着行李也不嫌麻烦,边走边同蓝河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如果不是突然间下起了倾盆大雨,这还真是个相当不错的晚上。

G市的天气变起来比翻书还快,不管是叶修还是蓝河都没带伞。好在他们身处的地方离蓝河的住处也不算太远,赶紧撒腿跑回去也不至于被淋得太惨。

回到蓝河的出租房后,头发半湿的叶修被对方二话不说塞进了浴室里,顺手还丢进来一套干净的衣物。

“怎么看你的身体素质都比我差,快洗,洗完还要到我。”

蓝河压根没给机会他反驳,交待完后自己拿了条干毛巾就出去了,留下叶修一个人对着浴室阖上的门扉发愣。

半晌后他方才回过头来,面对样式熟悉的热水器。褪下沾了雨水的衣物,叶修拧开花洒,任由尚带着凉意的水由上往下将自己浸透。

 

……家。

他突然回想起今天下午从蓝河嘴里听见的那个字眼。

对方当然只是随口一说罢了。听在他的耳朵里,居然能让人感受到如此安心,真是不可思议。

 

 

6)

 

更不可思议的是,叶修发现这一次来到蓝河的住处之后,那些一直以来困扰着他的疑惑迷茫似乎渐渐消退了。

说不上烟消云散,但至少在大部分时候,它们都乖乖地缩在大脑的死角里。

并不是说得到了答案,他必然还在困惑自己到底应该何去何从。只是不知为什么,像这样呆在蓝河身边的时候,他会变得没有精力与闲情去思考那些有的没的。脑子好像仿佛进入了度假期,不大爱动,也很少去想工作的事,甚至连他本人都变得格外容易犯困。

叶修把这归因于蓝河嗜睡的习性,自己大概是有些被传染了。而蓝河更是直接说他像树懒,已经是半个废人了。

当然,原因大概还有那若有似无的满足感与安心。

而这到底从何而来,想不明白。更深层次的,叶修也不甚清楚,也许还有蓝河做饭挺好吃的缘故吧。

 

“叶神,你下一次打算回哪啊?”

这天夜里刚洗完澡的蓝河一边擦着头发,一边对抱着笔记本玩小号的叶修问道。

听见对方的提问,叶修将视线从屏幕上抬起,漆黑的双眸望向面色白净的小青年,坦言:“我也不知道。”

“啊?”不知道?这是什么答复?

闻言蓝河有些惊疑不定地看着叶修,那表情显然是觉得他相当不对劲。但叶修知道自己只是实话实说罢了,或者说他哪里都可以去,但又哪里都不需要去。

暂时还没有找到下一个非他驻足不可的地方,他又怎么知道自己该去哪里呢。就算他不在,不管是联盟还是兴欣也依然能够通常运转。

而叶修自己也在思考,高居荣耀的巅峰应有尽有,离了荣耀又几乎一无所有的他,到底还能再追求些什么。

但他的想法蓝河又哪知道那么多。眼看叶修笑了却不言不语,小青年思量半晌后才敢用颇为小心的口吻问道:“你该不会被联盟炒了吧……?”

“你觉得可能吗?”叶修哭笑不得。

他当然觉得不可能了。“那是咋了?”

“没什么啊。像现在这样不也挺好的,挂名领着工资,一日三餐有人包办,还有啥不满啊。”叶修用半开玩笑的语气感慨着,心中却深知这便是实话。

果然,听见这番回答的蓝河很是无语:“……能不能有点出息啊你。”

“怎么没出息了,今天可是抢了你们蓝溪阁三个boss,其中一个还是小蓝你带的团吧?”

“靠你还敢提!”

蓝河想把毛巾摔在他脸上。

那个提问就这样不了了之,蓝河也没继续追问。他素来拿捏有度,很知分寸,也从未想过要干涉叶修的私事。他只是给叶修提供住处膳食,而对方占着自己的房子做什么,接下来又有什么安排,蓝河从来不去考究。

叶修对这份无声的体贴怀抱淡淡的感激,同时每天打哈欠的次数不知怎么的越来越多了。

好像只要呆在蓝河身边,烦恼就会逐渐减少,心中某个空缺的部分被什么填满了,满足感让人变得平和而慵懒。

而且叶修有预感,也许只要再这样呆下去一阵子,他就可以找到自己想要的答案了——

当然前提是他没有突然接到冯宪君打来的电话,告诉叶修他的美国签证已经办好了。

 

“……美国??”

叶修茫然地重复了一句。他将手机拿开仔细看了几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继而又忍不住发问:“老冯,你没打错电话吧?”

“你是想气死我吗?”

“……”

“上一周就给你发邮件了,你这是压根没看?”

邮件?什么玩意?

“看了看了。”叶修一边随口应答,一边大爆手速滑动鼠标打开邮箱。

“看了是吧,还记得后天飞哪不?”

“纽约嘛。”

“洛杉矶!”

原来过几天在加州LA要举行关于下一届世界邀请赛的前期策划会议。作为上一届世界赛冠军队的领队,叶修如果不到场那能像话吗?这小子居然还好意思问他是不是打错电话,冯宪君觉得自己的心脏有些不太好。

疏忽了工作安排,而且还是如此重要的事项,叶修没打算瞒也根本瞒不住,下场理所当然是被老冯训儿子般给臭骂一顿。得知他人并不在H市待机后,冯主席更是气得直拍心口,连忙叫秘书去把叶修的机票给改签。

“你小子没事总跑去G市做什么?没听说你娶媳妇了啊。”幸好提前打了个电话,没耽误正事,坎坎将工作给安排过来的冯主席头疼得止不住揉眉心。

闻言叶修笑了笑,取下衔在嘴边的烟在烟灰缸边上点两下:“哪能啊,过来朋友这小住而已。” 

“你觉得现在这样就好了?”

“是指什么。”

“工作的规划,以及居无定所。”老冯心知叶修明明很清楚自己所指为何,却不愿意正面答复。现在的年轻人都是怎么想的啊,他忍不住叹息一声。

“之前国际联盟的HR有跟我们这边联系。如果你乐意的话,他们很欢迎你去那边就职。”

“国际联盟?在蒙特利尔的那个本部?”叶修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后连连摇头,“饶了我吧老冯,英语我都不懂几句,更别提法语了。你要我去那边跟送我去火星有什么区别?”

“说的也是。话说你文化水平这么低怎么不想点办法补救补救?现在天天那么有空,可以考虑出去报个班补习一下啊。”

“……您老就别逗我了。”真被当成儿子督促啊?

和老冯扯谈几句后叶修便挂断了电话。联盟给他安排了从G市飞LA的航程,后天一早就得出发,抵达美国也是接近二十小时之后了。

后天啊……

放下手机后叶修望了一眼笔记本屏幕右下角的时间。这次他在蓝河家呆的时日比以往都要长,如果不是老冯来个电话,他估计还会继续赖下去。更可怕的是他居然对于时间的流逝没什么实感,转眼间自己竟然已经在G市住下将近三个星期了。

……他真的快要变成废人了。叶修后觉后怕地想到。

 

晚上蓝河下班回来后,叶修告知他自己后天要飞美国的事。对此蓝河的反应比起兴欣的人更加云淡风轻,哦了一声后就转身钻进厨房准备料理晚饭。

……等等这可是去美国啊喂,不是下楼买包烟啊。没个把大半个月根本回不来,直线距离一万多公里,中间还隔着十五个小时的时差。除了这么句“哦”之外就没有别的了??他是有多不招人待见啊。

在厨房里忙碌的蓝河刚从消毒柜里取出干净的碗筷准备打蛋,扭头就见叶修傻愣愣地伫在门外望着自己。

“你愣在那干嘛?”蓝河疑惑地看着他,手上还不忘打开冰箱拿出两个鸡蛋。

“……啊?”叶修定睛望向对方。

“这么有空不如下去帮我买瓶豆瓣酱。有散钱吗?”

“有有有……行了,你先忙。”

叶修摆摆手,在蓝河进一步追问之前换上鞋子出门了,姿态居然颇有几分落荒而逃的狼狈。而蓝河对此一概不知,只觉得叶修最近真是莫名其妙的很,还罕见地有些一惊一乍。

是发烧了吗……待会给他拿体温计量量看吧。蓝河一边打蛋,一边漫不经心的想。

 

出发去LA的那天早晨,又是一个天都还未彻底亮起来的大清早。叶修前一天晚上就收拾好了行李——准确的说是蓝河半催促半帮忙收拾的,反正东西本来就不多。

洗漱完毕并换好衣服后,叶修将原本还在充电的手机收好,接着提起行李,像过去的每一次那样敲响了蓝河房间的门扉。

听到门的那头隐约传来不大的应声,叶修想了想,还是将门轻轻打开了一条缝隙。

“小蓝,我走了啊。”

“唔……”

蓝河显然还整个人沉浸在睡梦中,空调被都快将他的声音彻底淹没了。

对此叶修很没办法地摇了摇头,他觉得蓝河这个人的所有任性估计都点在嗜睡这个特质上了。这个时候不管你对他说什么他都不会有正经反应,整个人都是智障的化身。虽说挺有逗弄的价值,但此时叶修也没那个时间了。

“慢走啊……一路顺风……”

“得了,下次再找你玩啊。”叶修哭笑不得地打断了他的梦呓,他早就习惯了。

然而就当叶修打算阖上门离去的时候,蓝河迷蒙蒙的声音却再次响了起来:“对了……叶神。”

“嗯?”被点到名字的荣耀大神有些意外,按道理这个时间点的蓝河跟自己说两句话就是极限了。

“下次过来的时候……哈啊——记得配钥匙,折腾……”

显然蓝雨的小员工正与睡意斗争得难分难舍,然而结果还是惨败。不待等到叶修的答复,那坨被团就彻底没了声响。

而他半睡半醒所说出的话,尽管含糊不清,但叶修还是听明白了。这让原本打算关上门离去并前往洛杉矶的中国国家队领队有些发怔,原本波澜无声的心湖蓦然泛起一阵浅浅的涟漪。

半晌后叶修终于将门阖上了。他掏出手机看看时间,决定赶紧下楼打车赶去机场。

 

……方才有那么一刹那,他居然会觉得不舍得离去。

叶修觉得自己的想法有些危险。

 

 

7)

 

对叶修而言,荣耀也许就是全部。

但对荣耀而言,任何人都只是过客。

 

航班降落在LAX的时候已是深夜。

此次的主办方,美国荣耀联盟自然派遣了能够使用中文的员工来给叶修接机。不过没有时间给他调整时差和状态,稍作休息一天后,来参加会议的所有人便全神贯注地投入到了紧张的策划工作当中。

老冯和其他几张熟面孔自是不必等多说,到场的更是不乏在上一届赛事中碰到的对手们。不过忙碌归忙碌,叶修认为这次的工作项目可比之前的什么研讨会、营销会议要有趣多了。毕竟这可是荣耀真正的核心,是电竞发展的最前沿。

在洛杉矶每日行程都是满的,除了策划和商讨外,还适当穿插了一些宣传活动,让叶修充分见识到了什么叫物尽其用。

彼时他每天早出晚归,忙得连日子都懒得去细数。难得有空闲也用来关注国内的常规赛赛况,连兴欣的比赛都没能全部看完,更别说打开荣耀上去摸把鱼了。

不过忙起来也好。忙碌会让人有方向感,至少他暂时不必去考虑自己接下来该去哪儿这个问题。

而不知不觉,叶修来到LA也将近一个月了。除了苏沐橙之外,期间他没有和国内的任何一个人联系。

 

这天傍晚叶修在餐厅吃过晚饭,本打算和老冯碰头去参加关于下午会议的反馈商谈,却被告知项目临时取消了。

这趟出差的工作内容本来就已接近尾声,行程安排也越来越宽松,剩下需要参与的项目也没几样了,估计很快就可以打道回府。

思及如此,那个令叶修头疼的问题又回来了。他该去哪?是先回兴欣继续养老?或是作死回趟家里探望父母和叶秋?又或者说,还是再去一趟蓝河那呢……

对了,蓝河。

当叶修的手放到自己房间的门把上时,蓝河的名字在脑海中浮现出来。

一整个月没联系,不知道他怎么样了?叶修隐约还记得,上次离开G市之前蓝河好像有些着凉。临近换季气候多变,那天早上迷迷糊糊给他道一路顺风的小青年当时似乎就染上淡淡的鼻音了。

……去问候一下吧,顺便上游戏瞧瞧。

打定主意后,叶修回到联盟给自己安排的单间。启动电脑后他翻出钱包,在好几张马甲账号卡里随便挑了一张,刷卡登陆荣耀。

这个随手登陆的神枪手小号上线后便身处神之领域的其中一所主城当中。洛杉矶的晚上,中国则是白天,而且还是工作日,此时主城里的玩家并不算太多。

叶修戴上耳机,并滑动鼠标打开好友列表,意料之外却又情理之中地发现这个小号居然没有加蓝桥春雪的好友。

也是啊,他大大小小的马甲这么多,连叶修自己都数不清,蓝河又怎么可能全部加一遍呢。人家好歹是蓝溪阁五大高手之一,在神之领域也算有头有脸的人物,好友列表的占位那可是弥足珍贵的。

想到这里的叶修不禁有些想笑。这让他想起了当初他刚入第十区的时候,抱着招揽人才的目的而给他发来十八条好友申请的蓝河。真是苍天饶过谁啊……

还是上QQ找人吧。叶修打定主意,打算把神枪手小号就这么挂着,转而去开QQ。

但就在他将荣耀的界面缩小,准备点开那个小小的企鹅图标时,一个不大却熟悉的声音忽然透过套头耳机,不偏不倚地传入了他的耳中:

“赶紧啦,快点入队,都几点了还磨磨蹭蹭的。”

……嗯??

叶修愣了愣,一时间还没反应过来。这分明是蓝河的声音,但到底是从哪儿……

下一刻他就忍不住痛骂自己一句傻逼,并连忙将刚缩小的游戏界面重新点开。叶修操纵着小神枪手原地转了一圈,果然在不远处发现了一身蓝色打扮,至少在他看来很是显眼的蓝桥春雪。

有没有这么巧啊。

只见蓝桥春雪腰间悬着长剑,双臂环起站在街边。他的身侧还站着三两个浑身橙装的玩家,无一不挂着蓝溪阁的工会称号。

叶修略微估算了一下时间,现在在蓝河那边应该是早上十一点左右。的确是上班时间,但一般职业玩家在早上都会比较散漫,毕竟野图boss也较少在这个时候刷新,而打本的话这也未免有点太早了,也只有蓝河这种责任心颇强的人还会这么有干劲。

“蓝桥你一大早也太精神了吧……我和旋冰昨晚带团到三点半,能不能让咱们愉快地划会儿水啊……”

站得离蓝桥春雪最近的一个弹药专家发话了,声音居然也让叶修有点儿熟悉,似是在哪儿听过。于是他远远地望向那人的ID,笔言飞。有印象蓝河似乎提到过,好像是一起在蓝雨工作的同事吧?

弹药专家说罢,还冲蓝桥春雪做了个困得不行的动作,眼看手中的自动手枪都要掉地上了。

然而蓝河显然不吃这套感情牌:“谁让你排的早班。看旋冰多机智,昨天就调好晚班了。”

“我这叫尽职!这不是怕你一个人值班遇到什么特殊情况吗?”

“现在不就是特殊情况吗?刚好缺个人。”只听蓝团长大公无私地说,“你来帮忙打打输出就行了,我指挥。不过你DPS打不进前五的话,中午那餐的荤菜就拿出来给大家分了吧。”

“卧槽凭啥?!”

“你一身橙装敢情是摆设吗?”

“你自己不也是一身橙装吗?”

“所以我一般负责打前三。”

“……蓝啊,看在我俩就坐两隔壁的交情上,放过爸爸吧。”

“爹,快入队。等会大春来巡岗,别怪我把你上交给国家。”

“……”

这莫名其妙的对话让装作路人旁听的叶修忍不住扑哧一声笑出来。他平时怎么就没发现蓝河这小家伙还挺会耍嘴皮子的呢?伶牙俐齿起来那也是一套一套的,能把人噎得说不上话来。

弹药专家还在挣扎,蓝桥春雪则毫不客气地举起还未出鞘的长剑往他脑袋上磕了好几下。叶修在一旁看得那个叫欢乐,好在他把麦克风关了,要不然断断续续的笑声估计都要被对方听见了。

叶修将双臂搁在桌上,双手交叠垫着下巴,蕴含着笑意的眸子目不转睛地望着屏幕上那个站在不远处的蓝衣剑客,看着他上衣装备的衣摆被游戏中的轻风缓缓带起,听那把干净清澈的声音越过一万多公里传入自己的耳机里。

叶修就这样静静看着,没有走上前,也没有开麦克风,甚至连字都没打上一个。

他只是在念想着此时背后操纵着蓝桥春雪的那个年轻人。好像每当自己彷徨无措的时候,这个人总会适当地出现。

就像夜空中跨越光年的天狼星,迸发着细小而无声,却永恒闪耀的璀璨;又如同海上越过千重万重迷雾,散发出微弱光芒的灯塔,忽明忽暗,却始终为漂泊无依的孤舟指引着前行的方向。

这个人好像从一开始就没怎么改变过。真心待人,不管对谁都亲切有加,重视原则,心怀正义。他是那么地擅长与人相处,心思细腻,不论关心还是照顾都点到即止,懂分寸,不逾矩。

更难得的是,他甚至还能轻易发现叶修心底里那自以为藏得很深的小波澜。虽然他很少说出口,但叶修知道,蓝河是明白的,而他的关心是无声的。

 

回到他身边去吧。

叶修蓦然如此想到,并发现自己的手不知何时已触及屏幕,指尖落在视角之中那蓝衣的小剑客身上。

 

如果不知道能去哪里的话。

回到蓝河身边去吧。

 

咚咚。

就在叶修出神的时候,房间的门扉突然被人敲响了。

这自然吓了叶修一跳。而他率先做出的反应,居然是将伸出去的手立即收回来。

“叶领队,打扰了。请问您在吗?”

门外传来了成年男性的声音,叶修听得出,是老冯的秘书。

回首再望了一眼屏幕里的蓝桥春雪,叶修叹了口气,滑动鼠标将游戏界面再次缩小。接着他推开椅子站起身来,迈步走向房门。

来敲门的果然是那总伴随在冯宪君身侧的秘书。叶修正奇怪都这个时间了,还有什么急事非得在现在找自己谈,就听对方跟他交待说接下来两天的宣传活动都临时取消了,好些个参会人员都表示得赶回国主持国内的赛事进行。

总而言之就是他解放了,这趟跨国出差圆满落幕。以及顺便来问问叶修打算何时回国,是先回H市呢还是等到后天和他们一道回B市呢?

“那就明天吧。”

“啊?明天吗?”

“对,明天。帮我订张飞G市的机票,越早越好。噢,头等舱。替我感谢老冯。”

 


-TBC-




难得从老叶的角度来写小蓝,不禁觉得这真是个特别特别好的人…

还剩一章,已经快2W字了……


btw感觉这真是我写过的最蠢的一个老叶

而且下一章更蠢

评论 ( 25 )
热度 ( 185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