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Praise the Lord

*军兵AU

*邱乔的个性有些()大概是有病(等等






《Praise the Lord》/昨日未完

 

 

 

“你最好给我一个不把你脖子拧断的理由。”

 

邱非背着光站在他面前,语气毫无起伏,像一块被铁水洗磨过的金属。

原本这座废弃的储油仓库里阴暗而压抑,唯一的光线只有透过那缓慢转动的排气扇投射而入的微弱日光。此时多亏了面前这位雷厉风行的特种兵,铁闸被直接凿开了一个大洞,刺眼的光芒迫不及待地涌入,热辣辣地刺痛着他的眼角。

匿藏在这弥漫着铁锈与霉潮味儿的黑暗之中大概已经超过48小时了吧?眼睛对光线敏感至极,这家伙就非得弄出这么大一个洞吗。疲惫不堪地挨着墙坐在地上的乔一帆漫不经心地想到,并突然发现自己那原本按在左腹上止血的右手已经毫无知觉了。

“让我想想。”乔一帆回答。失血过多令他的声音听上去非常虚弱,但这并不妨碍他认真地思考起来。

不一会儿后,只听乔一帆用提议似的口吻说:“那就……因为今天是我生日?”

闻言邱非怔了一下,几乎条件反射地想反驳他拙劣至极的借口。然而脑袋飞快地转了一圈后他发现,10月7日,妈的,还真是他生日。

“你杀了很多人。”乔一帆盯着对方手上的那把已经被鲜血浸透的手枪,很显然血污已经将弹匣都糊住了。他原本还想问邱非是如何找到自己的,现在似乎也已经不必要了。答案显而易见。

“这样不好。虽然我们有击毙权,但做的太过火会被问责的。”

“我不介意再多一个。”邱非没好气地看了他一眼,言下之意是你再逼逼我就给你也来一下。

“我可挨不了再多一个弹孔了。”

“知道就好。”那还不放老实点儿。

眼看乔一帆还有精神和自己开玩笑,邱非就很想冲他发火。谁不是呢?这家伙为了最大概率地保证属下的生还率,居然选择自己来当诱饵引开敌人。独自一人和整支火力充足的恐袭分子周旋,他从哪学来的狗屁英雄主义?早说了少碰美国电影,看的多死的快,这么简单的道理为什么不懂。

随手扔掉那把打空了将近十把弹匣的手枪并踢到一旁,邱非深深吸了口气,忍住从身上各处传来的疼痛,在乔一帆面前蹲了下来。

双眼终于稍稍适应清晨的光线,乔一帆扬眸,看见邱非身上那件冲锋衣款式的战斗服沾满了血污与尘土。原本一贯佩在腰间的那把卡巴军刀也弄丢了,连刀鞘都不翼而飞——恐怕邱非一急起来便随手抓到什么直接上,连鞘都插入敌人的眼里。这么一看,腰后的弹盒恐怕也早已半空。

用弹尽粮绝来形容真是再好不过,整个人破破烂烂的,像被刀片硬生生划过再在尘堆里滚了两圈,狼狈程度简直和乔一帆不相上下。

但好歹邱非还有力气走动,比起他这半死不活的模样还算得上活蹦乱跳。

“两枪?”邱非打开自己的便携医疗箱。

“三枪。腹部和小腿的我自己处理了,但肩膀的就,”

“抗生素用光了?”

“不是,我够不着。”

“……”揍他吧果然还是。

明显地察觉到对方的呼吸加重了,乔一帆连忙诚恳地说道:“邱队,现在不是打架的时候。还不知道附近有没有敌人的残党,赶紧离开才是上策。”

“谁要和你打架了。”邱非翻了个白眼,从医疗箱里取出军用的小型酒精灯与绷带,“明显是我要单方面揍你。”

“但是敌人……”

“没有敌人,我刚才探测过了,半径300米内除了你我就只剩下老鼠和爬虫类,这工厂非法排污得这么猖狂也没人管管。”邱非说道,并将一把不知从哪儿变出来的小刀在点燃的酒精灯上烧烫。

“你又偷偷带这种东西。”他瞄了一眼躺在一旁地上的被撕开的士力架包装袋,“我就不懂哪里好吃了。”

“那也比真空包装的有机军粮好的多。”乔一帆试着抬起右臂,发现自己的右手掌心居然被干涸的血液黏在了作战服上,“我连抗晕泡腾片都吃光了。”

邱非望向他,眼底里无波无澜:“等回去了我就把你小队里那群没用的东西的腿都给打断。”

“怎么突然变成这个话题了?”乔一帆有些摸不着头脑。

“还用说吗?居然要指挥官亲自出马拖延时间好让队伍撤退,这样的废物留着做什么。”将烫得微微冒烟的刀刃举到眼前端详了一会,邱非继续说道,“都给送回家去带孩子得了,给你换一批我的人。”

“啊……你下面那些连冷笑话都听不懂的下属,还是算了吧。”闻言乔一帆连连摇头。

“怎么不说是你的笑话太烂。”邱非给了他一个相当嫌弃的眼神,同时晃了晃手中的小刀,“你除了打豆豆和高速公鹿还会不会说别的了?这两个连我都笑不出来。”

“怎么会,我队里的人都觉得好笑啊。”

“那是哄你而已,乔队小朋友,不然多尴尬,你满打满算还是他们的上司。稍微转过来一些,借点光。”

乔一帆配合地改变了坐姿,尽管只是这么一个动作,却让他感受到从浑身上下传来的剧痛。

“下手轻点儿,谢谢邱队。”

“你居然还敢跟我谈条件?”

“不……不是啊,这是请求。”

邱非冷笑了一下,将他肩上那处被子弹穿透的布料再划开一些,并仔细观察起伤口来:“你连自己的命都不珍惜,还会怕疼。”

“好吧我错了……我真的错了,下次不敢了,你别生气。”

“你哪次不是这么说的,”邱非举起小刀,思量着该怎么动手,“好了伤疤忘了疼。”

“我说真的,还请手下留情。”

“昨晚刘小别喝高了,不知抽什么风,领着几个新兵到我那来说要比枪。”

“啊?”乔一帆懵了一下。

邱非耸了耸肩,继续说下去:“我那会儿正忙着定位找你,破导航一点反应都没有。”

“哦哦那个……当然没反应,终端机被我关了。”他点了点头,非常肯定自己不止将终端关了,还在逃跑的时候不知随手丢在哪个沟里。

“我知道,我就知道。话说你居然好意思承认?你这个混蛋。”

敏锐地发现邱非的语气变了,乔一帆连忙见好就收:“继续说刘小别前辈吧,说要比枪然后呢?”

“然后我被烦得不行,叫人来把他们的军徽卸了再给丢到桥底下去。”

“军徽丢桥底下?”

“当然是人丢桥底下。”

“……你可真是的,这怕是要被热心市民报警送进局子里去了吧——嘶……!!你就不能轻点儿……?!”

剧烈的痛感顷刻间以排山倒海之势侵占整个大脑,令乔一帆瞬间出了一身冷汗。

“我都特地引开你注意力了,还要怎的。”邱非不冷不热地应答,冷眼看着刀刃上那枚被自己挑出来的沾满乔一帆鲜血的子弹。摸一摸,还热着呢。

“那也还是很痛啊!”强烈的痛感令头皮都止不住一阵阵发麻,乔一帆不由自主加大了音量朝他抱怨。报复,这绝对是报复。凭这位邱小队长的水平和经验,明明可以做到更加干脆利落,像这样粗糙而折磨人的手法,说不是故意的谁会信。

“要消毒了。忍着,别叫太大声,我耳朵疼,刚刚炸手雷的时候震了一下。”

“等等等一、喂……!”

“好多白沫,厉害。”

“邱非!”

“好了不折腾你了,别动,缠个绷带。”

用干净的绷带将伤口包扎好,邱非扶着乔一帆让他重新倚着墙坐好。除了因为失血与疼痛而显得脸色惨白之外,他看上去精神还不错。

没死就已经是奇迹了,感谢我主。邱非心想,并在这一刻感受到一直悬着的心脏终于得以平复。

“每当这种时候,我就格外讨厌你的胆量。”他半跪在乔一帆面前,用一种近乎叹息的口吻说,“尽管我欣赏你作为一名指挥官的判断力和勇气,但是,我说真的,我不喜欢你这么不珍惜自己。”

一扫严厉而刻薄的神色,这名经过刀枪铁血打磨的年轻军兵此时露出了一副认真而垂悯的表情。

“你曾答应过我无数次。”

“绝不放弃自己的性命。”乔一帆将话接了下去,苍白惨淡的面容上浮现出一个清浅的笑容,“然后也让我将这句话原封不动地送给你。你从来无所畏惧。”

谁知邱非毫不犹豫地反驳道:“谁说的,我怕死。”

“你怕死??”

“怕你死。”

一句话将乔一帆堵得哑口无言。邱非满意地观赏他的表情,心想这人终于扯不动嘴皮子了。

将小刀和酒精灯等都收好,邱非掏出自己的终端机确认一个小时前已收到自己发出的信号的下属还有多久将会抵达,之后再给叶局长发去一条确认乔一帆生还并成功救援的信息。

 “我回去要打你的小报告。”邱非将终端收回作战服内侧的口袋里,“擅离岗位,玩忽职守,轻视军纪,总之降你一阶再说。”

“邱队饶命。”看他说得义正言辞,乔一帆哭笑不得地摇了摇头,“能不能先扶我起来。”

“起来?”对方闻言,略显轻蔑地挑起一侧的眉头,“想太多了,等着坐一个月轮椅吧你。”

说罢,维持着半跪姿势的邱非不顾正欲为自己争取行动权的乔一帆开口,便抬起戴着黑色半指作战手套的双手,捧住对方的脸颊。

然后他微微向前倾身,将额头抵上乔一帆的。

“感谢我们在天上的父。”

乔一帆凝视着那双近在咫尺的漆黑瞳仁,里面仿佛纳入了万千星辰。

他最终阖上了自己的双眼。

“感谢我们在天上的父。”

“救恩,荣耀,权能都属乎我们的神。”

“而我们唯独彼此拥有。”

邱非低头,无声地轻吻那带着淡淡凉意的唇,虔诚而温柔无限。他的背后披着光芒无数,将怀中的青年彻底包裹在自己的影子里头。

 

 

“无论如何先降你一阶。”

“那难道不是一个玩笑??”

 

  

-Fin-

 



相关后续:Christ's Mass


写完后感觉好想揍这两个人哦(喂

不过写的很舒畅。想到啥说啥的毒舌邱队太给力了,简直想跪下来喊爸爸(x

评论 ( 36 )
热度 ( 511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