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叶蓝】时光长卷 22

现代AU,摄影师叶修X编辑蓝河

时光长卷 21




Chapter 22

 

空气中飘散着一缕馨香甜气。

如果气味是有色的,那么蓝河认为此时自己一定浸透在一片淡咖啡色的迷雾里。

 

他站在播放着轻松蓝调的店铺之中,略感好奇地放眼打量四周。视线所到之处皆为包装精美的进口巧克力点心商品,迷人的香味与包装上LOGO的知名度相映成辉。

来自北海道的ROYCE。纯粹,香甜,精致,难得的平价,并且不乏别出心裁的创意。

蓝河原以为叶修真的会领着杜明去他中意的那几家价格高得让人望而却步的手工巧克力店,例如GODIVA之流。谁知饶了两圈,他最终却推荐了这间亲民又可口的专柜。

这家店的生巧克力,没吃过也肯定听过。确实是实惠又优质的品牌,非常适合像杜明这种情况的小年轻拿来作为礼品赠送。不得不承认,叶修挺会挑的。

虽然蓝河一点儿不想夸他。

咔嚓。

身后响起了转瞬即逝的快门声。

蓝河回头,就看见叶修垂下双手。相机又一次悬在他的衣襟前,方才那道轻快的响声像是错觉一般。身着黑色衬衫,看上去随意而慵懒的摄影师已然移开目光,没有与蓝河对视,反而专注地欣赏起冰柜里陈列的巧克力商品来。

蓝雨的小编辑望着那双亮晶晶的眸子,心想这比起嘲讽人时那懒洋洋的欠揍模样可精神多了。

“请问有什么能帮到你吗,先生。”

年轻女性的甜美声线唤回了蓝河的注意力。他原以为是售货员小姐在询问自己,结果重新回首方才发现人家问的是像根木头一般伫在玻璃展柜前,表情有些无所适从的杜明。

……的确那看上去才是最需要帮助的人。

“啊、是,是吧?”突然被搭话的杜明微讶,一抬头发现对方还是个挺漂亮的妹子,顿感舌头更加不好使了。

“是吧?”,这算是什么回答啊?蓝河有些好笑,又不禁觉得这样的杜明还是挺可爱的。

哪怕是这样青涩的大男孩,也会为了喜欢的人全力以赴去尝试,鼓起勇气昂首迈步,穿上不甚习惯的衣服,做尽自己不擅长的事。而这一切只是因为单纯的喜欢,无关物质利弊,纯粹得让人无法不为他送上鼓励和祝福。

他大概是真的很喜欢那个叫唐柔的女孩吧。

比起总将理想与向往挂在嘴边,却永远止步不前的人,已经要强上太多了。真是争气的年轻人啊。

蓝河默默地思考着,全然忘记了自己比杜明也根本大不了几岁。他甚至连自己微微翘起嘴角都未曾察觉,发自内心的善意浸透了唇边的弧度,干净而柔和,那样细小的光芒却让人无法忽视。

咔嚓。

快门再次响起的时候,蓝河终于记起自己这趟可不光是来看的。他的正职是编辑,不是陪逛。

“叶神,”于是被责任心唤醒的蓝河编辑又诚恳地转过身,打算问问摄影师大神的工作情况,“这里拍完以后——”

然而光看了一眼,蓝河就觉得一口凌霄血直涌上心腔。

胸前挂着单反的叶修不知何时抱了一包夹心巧克力在怀里,手上勤快地剥着糖纸。看包装恐怕还是什么期间限定的万圣节礼包,五颜六色的点心看上去很是可口,恐怕还是杂锦口味的。

“……你干嘛啊?!”蓝河气急攻心。卧槽这人吃什么吃啊……?!动作怎么那么快,他一个不留神这厢就愉快地吃上了。到底什么时候买的啊,这是要气死他吗?

“什么干嘛。”似是对于这个提问感到不明所以,叶修有些茫然地望了蓝河一眼,剥了个粉色包装的巧克力塞进嘴里,那眼神仿佛在说:这不是用眼看就懂了吗。

“这个?哦这是这里的R巧克力,特别好吃,我喜欢草莓味儿夹心的。”

“我管你喜欢什么口味……”蓝河现在倒是觉得在喉咙深处尝到了血的味道,“要我提醒你我们为什么来这儿吗?工作!工作两个字您还会写吗?”

“冷静点儿,编辑大大,在这里你可是蓝雨的脸啊。”

“你自己的脸呢,不要了吗!”

不用构图吗?采光呢?蓝河想大声质问他,但碍于这里是店铺不好发作,只能狠狠地用瞪眼招呼那张永远气定神闲,让人想用鞋底招呼上去的脸。

对于动了气的蓝河,叶修倒是丝毫不惧。尽管他很明白眼前这个生得白白净净的年轻人此时正在脑子里思考着要不要真的找个什么凶器给他脸上来一下,叶修依旧老神在在地凑到了对方的身边:“别生气啊,来,张嘴,给你尝一块。”

说着他便将手探入那万圣礼包里掏了起来。

“……我不要。”又不是躲在课桌底下分享零食的小学生。

“别闹了,听话,这个真的好吃。”

“你——”

“特别好吃。”

“……给我闭嘴。”

“我都特地给你挑了草莓芯儿的了。”

叶修诚恳地望着他,将那颗粉色包装的巧克力在蓝河面前晃了晃。

然后不容拒绝地塞到他的掌心里。

“……”这下蓝河更加纳闷了。他又想生气了,因为他发现自己居然因为叶修这么一个小举动而稍稍感到怒意消退。

叶修也没有继续缠着他贫,而是放任蓝河独自纠结。他可是相当懂得把握时机,并且进退有度的。

又挑了一颗柠檬口味的夹心巧克力,叶修将剩下的大半包零食毫不讲究地塞进自己的相机包里,扬眸望向磕磕绊绊与售货员小姐沟通的杜明,他慢悠悠地撕开包装将甜点放进嘴里。

留在这个要啥有啥的城市真是太棒了。

如此想着,叶修漫不经心地道:“这里的已经够了,放心吧。”

蓝河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

“小蓝啊,认真是好事,但心眼不能太死。”

看见对方的表情,叶修有点儿想笑,却终究没有笑。

“就算是我,也有不去拍就不会理解的东西,也正因如此摄影对我来说才乐趣无穷。所以在这件事情上,我一定会不遗余力,没有保留,也绝不退让。这一点你要相信。”

不顾闻言后表情讶异地凝视自己的蓝河,从来令人猜不透的摄影师没有再说什么——那对他而言已经是极为难得的解释。

然后叶修选择迈开步伐,来到被他从街上捡来的小素材身边。

“怎样,挑好了没。”

“叶神……!”杜明的眼神像是望着从天而降的救星,“没有,毫无头绪,我完全不知道她喜欢什么……”

“不就几个口味的事。”叶修摸出一颗牛奶夹心的递给他,“甜点儿还是苦点儿?”

“我觉得甜一些的大概比较适合?”杜明接了过去,拆开包装。

“那就选苦一点的。”

“咦?”他刚刚说的好像是甜的?

“加纳苦味的生巧克力不错。”

“哎……?”

“或者这款,咖啡巧克力也挺好。”

“哦、哦。”

叶修的语气平淡至极,就和他平时说话的时候如出一辙。不多么积极,却也绝非敷衍,只是像在用一种最平常的状态叙说理所当然的事情,磨砂般的烟嗓沉静而幽深,悄无声息地将所有违和感都消磨殆尽。

因此杜明认真地听着,丝毫没有去怀疑对方给自己的意见,反而虔诚地接纳着。以坦率为基底的特质,大概也是因为如此,内心才格外纯粹。

于是在蓝河看来,这两人真的就这样平静而投入地讨论起了关于选择巧克力的话题,没有一丝丝的不自然,好似这才是他们此行的目的。

只不过,此时的他也没有那么烦躁了。

 

工作固然重要。

却并不是全部。

拍摄,不管是哪一次按下快门,哪一张照片,对蓝河而言大概都只是工作的一部分,但这之于叶修却远远不仅仅止于此。完成一期又一期的人像,也许是最后的步骤,却从来不是目的。

这个人,其实一直都有在观察,在思考,在行动。

他什么都知道,什么都想到了。他深知自己想要什么,又要通过怎样的角度让光芒以最耀眼的方式呈现,如同完成一次奇迹。

 

叶修才是最不可能怠慢这份差事的人。

蓝河突然感到有点儿沮丧。

如果无法静下心去理解,去感受,又谈何看透最终的成像?

 

……就交给他吧。

 


-TBC-




对不起有点短,但我困了…(



我发现,回归后大家热情多了。时光21的评论看得我不知道说什么好,真的谢谢大家

虽然我不说,但我真的超喜欢你们给我留言的


…果然就是要失去过才懂得珍惜吗!!你们这些小妖精(吃药

评论 ( 28 )
热度 ( 227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