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臂弯里的世界(《旁道》番外一)

我都不敢说这是小乔的生贺了【躲

以及《旁道》本一宣开啦:戳我




臂弯里的世界/昨日未完

《旁道》番外一

 

 

确认门窗都关好了,邱非将最后一盏灯熄灭。

 

他迈步跨出训练室的门,又转身将门扉锁好。凌晨一点的新嘉世俱乐部万籁俱静,长廊上空荡荡的,安全出口的绿色标志孤零零地亮着,从窗外透入路灯的光芒与一缕清浅的月色,铺满廊道仿佛一层薄薄的细沙。

邱非沿着熟悉的长廊走下去,钥匙收回裤兜里,取而代之掏出了手机。明天是假期,他和乔一帆说好回公寓里住两晚,共度一个难得的周末。无奈今晚战队里临时有突发情况,身为队长的他耗到了凌晨才脱身,现在赶回去恐怕屋子的另一个主人也已经睡着了。

解锁屏幕,犹豫着要不要按下快捷拨号,担心自己会将对方吵醒的邱非最终又把手机收了回去。他推开俱乐部的侧门,初秋的夜风随之迎面吹来,带着枯叶气息的凉意让他眯了眯眼睛。

宁静的夜色,人造的光束模糊了夜幕,唯有月与寥寥几颗微弱的璀璨点缀其中。邱非将两手抄入口袋里,迎着风微微昂首望向路的另一头,沿着人行道矗立着一排昏黄的路灯,脚底下张开了属于自己的影子。

手机乖乖地躺在外套口袋里,不震动也不响铃。思忖着乔一帆肯定已经睡死了,邱非打算到路口去拦一辆出租车。然而就在他再一次迈开步子的时候,那把熟悉不已,却不应该在这里出现的声音蓦地自他身后响了起来。

 

“结束啦?你好晚啊。”

 

 

 

邱非给他打来电话的时候,乔一帆正好打开了自家的门。刚听对方解释了两句,乔一帆就大致明白情况了,同是身为队长的人,他也知道邱非是真的抽不开身。

那就乖乖等他回来吧。乔一帆并没有觉得沮丧或是心情受到影响,毕竟接下来,他们还有一整天可以呆在一块。比起期盼,这点儿不完美根本微不足道。

因为是深爱的人,等待也是期待。

 

将起居室和卧室的灯都打开,启动空气净化机,掌机通通接上充电器,再把磨碎的咖啡豆倒进咖啡壶里。直到擦着头发从浴室里出来的时候,乔一帆突然萌生了一个心血来潮的想法:不如去等邱非吧?

倒也并非思念至此,连一两个小时都等不了,但的确是想要更早一点见到对方。

从乔一帆自己都不甚清楚的时候开始,只要见到邱非,他就会感到安心。这种感觉难以言喻,就像砂砾堆积成堡垒,经过漫长的时光沉淀而成的心理暗示。心底里比任何人都更盲目地笃信着,只要邱非在,所有问题都可以迎刃而解。

明明在赛场上是剑拔弩张的对手,这样的心态真的可以吗?乔一帆偶尔思及两人的关系也会忍不住想笑,如果发微博来感慨那么就是“神作了”。当然,这种事,少数人知道就可以了。

这个想法刚在脑海里诞生便被判断为好点子,而且是立即执行。就像嘉世战队的邱队是个说一不二一往无前的人,兴欣也有他们亲切稳重,在赛场上却总能让战局出其不意的队长。

相对的,会不会打扰到邱非这个问题乔一帆根本就没去过多地考虑。只要在嘉世门外等就好了,搞不好还可以吓邱非一跳?小心一点,注意一点,低调一点,没问题的没问题的。

 

因此才会变成像现在这样——

 

邱非面露错愕的神色,回首目不转睛地望着那身穿薄外套,握着手机坐在路边花坛上的年轻人。

说是花坛好像也不准确,因为那比一般的花坛要高一些,是嘉世俱乐部圈在外围起栅栏效果的矮墙,大概到邱非腰际的高度,为了美观还在上头种了点二月兰。

此刻乔一帆就坐在那石台边沿,微微低头面带笑意地看着离自己几步之遥的邱非。白色的兜帽被拉起戴在头上,手中的手机屏幕仍发着亮,穿着帆布鞋的双脚往下垂悬,脚踝处一前一后相扣着,印有ALL STAR几个小字的鞋跟正有一下没一下地轻磕那石砖砌成的矮墙。

他的身后是矗立在夜色之中的嘉世俱乐部,再往后,便是大片的夜幕,月明星稀。

 

这画面如此似曾相识,令邱非顷刻间就回想起了两年前的那个夏夜。刚打完半决赛的乔一帆也像这样戴着兜帽玩着手机坐在路边等他,一脸轻松惬意的笑容,紧接而来的便是邱非人生中最惊心动魄的一记宣判。

 

邱非愣愣地望着,呆了半晌,像是好不容易才反应过来,一脸迟疑地翕动嘴唇道:

“一帆……你怎么来了?”

 

“来找你啊。”

乔一帆拉下兜帽,露出那张比起他们初识时稍微成熟了一些,却清隽依旧的脸。

不知怎的他看上去似乎有些失望。就在邱非茫然自己是不是看错了的时候,就见对方叹了一口气。

“邱非你都没有被吓到的样子,不好玩啦。”

 

到底是来找他还是吓他的啊?邱非纳闷。

别人不知道,但他可是再清楚不过了——乔一帆内地里的性格就是这样的。并非平日那温和有礼的形象是掩饰,而是眼前这个有些调皮的家伙太过真实。

或者说,这其中有邱非的责任,纵容也好宠溺也罢,只多不少,归根究底都是他一手造就的。即使这种特质曾经深深地埋藏在乔一帆的本性里头,这份感情就是最好的滋养温床。

每一个模样都是他,如同棱角分明的镜体,偶尔表露只有邱非能看见的一面。

 

“你到底是怎么爬上去的……”

“双手一撑就上来啦。”

“没有认真问你。”

“……那还问。”

 

对话的同时往回走,邱非来到乔一帆跟前,抬头看向坐在花坛边上的年轻人。凭借高低差,他伸手就可以拦腰将乔一帆的腰圈起来。

路上空荡荡的,环顾周边也只有他俩,连路过的车都不多一辆。邱非也懒得表现出无谓的谨慎,毕竟恋人都主动来到自己面前了,比起关注其他一些有的没的,感受对方才是最重要的。

 

于是邱非展露了笑容,伸手将掌心覆上乔一帆一侧的脸颊,另一只手则轻轻牵着他。感受到那触感熟悉的指尖传来凉意,刚弯起的双眸又立即随着紧蹙的眉头改变了轮廓。

“等了很久?”

“没有啊,半个小时都不到。”

“说谎了吧。”

“我干嘛要说谎……”

 

嘴上这么说着,却不由自主别过了视线。

邱非由下往上观察着乔一帆的表情,然后手上稍稍使力,捏了捏对方的侧脸。注意到那原本缓缓移开的目光又一次回到自己身上,邱非满意地松了手,转而将双臂绕过乔一帆的腰后方,把对方环了起来。

维持着这个姿势,有些疲惫地将额头靠上对方的肩膀,邱非闭上了双眼,感受到身前的一股暖意将自己包围起来。

 

这是在撒娇吗?颔首看着抵在自己胸前的那颗毛茸茸的黑色脑袋,乔一帆有些好奇地歪了歪头。

然后他抬起自己的双手,将手臂搭在邱非的肩上并绕过颈后,静静地回应他的拥抱。

“累了吗?”将下颌搁在对方的发顶上,乔一帆放轻了声音问道。

“嗯。”闷闷的回答从怀中传来,邱非将环在对方腰际的双臂收紧了一些。

“那我们回去?”

“再一会。”

 

“战队的事都解决好啦?”

“差不多了。”

“不会明天又把你叫回来加班吧……”

听见上方传来乔一帆的嘟囔,知道对方真的是在为此担忧的邱非不禁轻笑了一声,心中像填满了棉絮一样柔软。然而不待他开口说点什么,乔一帆突然特别不识气氛地接了下去:

“我都想好了,明天先睡个懒觉,睡到自然醒后直接去上次柔姐介绍的餐厅吃饭,然后下午去买新的CD以及PSV卡带,时间充足的话还可以去吃布歌东京的布丁,不行就带回家吃……”

 

“……”

原本还打算进行下一步动作的邱非蓦地顿住了。

他怎么就忘了呢,有时候不能对这家伙抱有太高的期待。乔一帆的胆量和脑回路总能够出乎邱非的意料,一次又一次刷新他对他的印象。说直白一点,就是恃宠而骄没错了。

 

“你怎么就这么贪玩。”

“哪有。”

“还贪吃。”

“……才没有。”

“那么爱吃还不长肉。”

“你自己不也一样啊。”

 

邱非蓦地睁开眼睛,离开乔一帆的怀抱,抬起头用一双波澜不惊的黑眸看着对方。

“你是不是又瘦了?”

说罢,他在对方腰间轻轻掐了一把,对此毫无准备的乔一帆立马打了个激灵。

“瘦了。”邱非面无表情地立下判断。

 

不待乔一帆反驳,邱非却突然抽回了原本环在对方腰上的双臂,两手转而往上卡住腋下,轻而易举地将他举了起来。

“……”居高临下俯视他做完这一切,此刻正维持着悬挂姿态的乔一帆怔住,他有点搞不明白邱非这一系列的举动。

 

“邱非?”从未试过像这样被人举起来,乔一帆有些不适应的动了动肩膀。

相比起来,处在下方的邱非却是眉头紧蹙:“你又轻了,有什么想说的?”

“邱队好臂力……”

“谁和你开玩笑。最近没好好吃饭?”

“有吃啊——真的有吃,但体重不上去我也没办法嘛。”

 

“……太轻了。”邱非叹了一口气,“等进了季后赛你又得瘦。少吃零食多吃饭,还是吃蛋白质粉,你自己选吧。”

“我才不轻。”

“我说了算。”

“……不讲理啊。”

“讲理你不听。”

 

说罢,邱非就打算将乔一帆放下来。谁知就在他将对方往下放的时候,乔一帆却突然伸过手来,绕过他的颈子,紧紧地缠在他的肩上。

邱非一愣,连忙将手臂环过他的背后与腰际,两手齐齐使力,有些狼狈地将乔一帆接住了。对方上半身的重量彻底压在他的肩膀与两臂上,邱非往后退了一步,才好不容易维持住身体的平衡。

 

“这是在干什么?”邱非茫然不已。

“看你能撑多久。”埋首在邱非脸侧的乔一帆闷闷地说道,显然是在刻意较劲。

“……”

 

这个人……就是仗着自己喜欢他是吧。

看见对方还真的挂在他身上就不肯下来了,邱非只好暗自咬咬牙,收紧手臂把他抱好,担心一个不小心把人给摔了。

依然是乔一帆在上,邱非在下的姿势,有了体重和地心引力作为助力,彼此贴近的感觉更为直接,通过重量感受对方的存在,仿佛这样就能够更加靠近。

感觉有点像抱着一只巨型树袋熊。邱非没由来地想。

 

将手臂搁在邱非的肩上,看上去更像是环抱着对方的颈首,从指间传来对方发丝的细腻触感,隐隐带着让人眷恋的温度。乔一帆不自觉地被邱非那柔软的乌发吸引了注意力,绕在对方脑后的双手撩拨那微微翘起的发梢,像在研究它到底是怎么翘起来的。

“玩够了吗?”邱非很没办法地问了一句。

“你累了吗?”乔一帆不甘示弱。

“你知不知道我们在这里站多久了……”

“反正又没有别人。”

 

感受着怀里的一大股热源,邱非有些无奈,却又说不出什么严厉的话来。

该说他胆大,还是太淘气?又或者心中真实的感受其实是……

可爱。

说出口的话,对方大概不会高兴吧。毕竟乔一帆是男孩子,又是成年人,还是扛起一支战队的队长。被人夸可爱什么的,绝对开心不起来,搞不好还会有些羞愤。

那么心底里想想就好了,反正他就是这么觉得的。邱非默默地想。

 

闻到乔一帆身上透过衣物散发而出的沐浴露香味,邱非身形一滞,然后更加往对方白皙温暖的颈窝里凑了凑。熟悉的香气混合着带热度的空气传入鼻腔,心底里慢慢腾升一股说不出的安心感。

每一次乔一帆在他们共同拥有的家中洗过澡后都会带着这身香味,顶着一头没擦干的头发,上面还压着一条干毛巾,或是赖在沙发上吃零食,或是坐在电视机前玩游戏,不管做什么都好,就是不去理他那湿漉漉的脑袋。邱非每次都会想这家伙是不是就等着他去服务了,心里叨唠着不能太宠他不能太宠他,却又忍不住走过去老老实实地替人擦头发。

时光是最好的酿酒师,不管最开始他们到底是怎么样的人,一切都在与对方共同走过的时间里悄无声息地改变。流沙划过指间并不会留下痕迹,细腻的感知却触手可及,这个人就在于这里,在他的臂弯里。

满足,安心,有太多太多温暖的情绪溢满,邱非感觉此刻自己就像拥抱着整个世界。

 

“好了,回去吧。”情不自禁地放轻柔了语气,邱非拍了拍乔一帆的乔一帆的脊背,从口吻到动作都透露着满满的溺爱。

“累了吗?”

“累了。”

“唔,那回去吧。”

 

说罢便乖乖地从邱非身上下来了。邱非愣了愣,看见还被自己未松开的双臂圈着的乔一帆有些不好意思地低头凝视地板,就知道他大概开始反省了。

仗着邱非包容自己,乔一帆的确偶尔会有出人意料的表现。但他终究是他,本质是不会改变的。

其实自己喜欢的人从一开始就是这个模样的吧?邱非也已经习惯了。不如说从中获得了莫大的满足感——猖狂也好放肆也罢,让乔一帆表现出这一面的,是他。

 

“肚子饿了……”

“跟你说了早点回去又不听。”

语气有些好笑又无奈,邱非抬起手打算摸一摸乔一帆的脑袋,谁知对方却突然昂起头朝他凑了过来,鼻尖亲昵地蹭了蹭他的侧脸。

“我也不喜欢你一直说我轻啊。”乔一帆用有些懒洋洋地口吻说道。

“……”邱非有些魔怔,手就这么顿在对方的脑后。

 

……看吧,这么可爱,根本做不到不宠他啊。

视线移开,心中对自己反复叨念着“他是无意识的认真我就输了”、“只是习惯性撒娇而已”、“淡定淡定淡定”等等,不知怎么绕的最终又产生了“难道我是变态吗……”这样的想法。邱非觉得有些挫败,同时心跳的躁动声连他自己都清晰可闻。

这个人真是一点自觉都没有啊……太头疼了。

不能再呆在这里了。

最终邱非叹了口气,他垂下双臂,又往后退了一步,微微拉开自己与乔一帆的距离。

继而他睁开方才略微半垂下眼睑的双眼,直视站在他面前,穿着白色外套的乔一帆。对方似乎并不明白他的举动,此刻正好奇地歪了歪脑袋,弯起的嘴角浮现清浅的笑意。

 

 

 

这大概,就是他终将拥有的全部了吧?

有人为了他喝彩鼓掌,有人为了他欢笑落泪。而面前的这个人,则为了他而驻足。这一留步,就是一生。

如今手捧的花束与头戴的荣冠不过是人生中转瞬即逝的一场梦,荣耀的征途早晚会走到尽头,终有一日他会变得一无所有。相较于浩瀚无垠的星辰大海,这个星球上的生命都太过渺小了。宇宙浅眠呼吸间,一生一世的时间早已走过,到最后真正属于他的又有什么呢?

而现在邱非大概知道了,因为答案就在他的面前。

 

人生在世何其短暂,岁月的洪流何其壮阔。如果我来这世上走过一遭,能把握在手中的也不过流沙一捧。

那么,你一定是我最终的归宿吧?

 

 

 

“一点紧张感都没有。”

邱非低声说了一句,继而又忍不住笑了。看见面前的乔一帆一脸茫然地望着自己,他往前迈了半步,然后微微颔首,将额头抵上对方的。

他垂低双眸,眼里流光暗涌陷成一片见不着底的温柔。感受到不属于自己的温暖传来,邱非轻轻牵起乔一帆的手。

 

夜色之中有深秋的身影悄无声息地来了又离去,将轻声的话语吹散在风中。

他的世界,就在这里。

 

 

-Fin-




好吧邱队和小乔的生贺都终于有个交代了……

番外一就放在这里啦


接下来就说说题外话吧

看现在的印调,我和主催的看法都是印个50本就了事了,说不定特典会全部换成一套,这样大家就不用抢了

台湾也不一定会去……也是有点心塞TuT

CP15的话也许还会有,待商讨吧

一切都是按照印调来确定的,毕竟邱乔是冷CP,全职的热度也在下降。之后哪怕再写,估计也不会再出本了

二宣也就是这周或下周的事了~


就这么多,上课去=w=

评论 ( 21 )
热度 ( 438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