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白兔意识定律 03

说来就来,段子的长度你们莫要猜


你不追我就不逃!

你不逃我就不追!




3)

 

在邱非眼里看来,追求乔一帆就像一个学术课题。

为了达到研究目的,根据已知的定量,通过改变变量来反复进行实验。

说是定量变量,但也只是他给周遭环境以及各种因素所安的代名词罢了,至少在邱非看来是很生动的。例如乔一帆的课表、喜好,这是定量;而对方每一天的心情,或是旁人的言行举止,这是变量。

 

而高英杰学长……

将手中装满物质的箱子放下,站在看台上的邱非一言不发地颔首,望着下方足球场边上正认真交谈的乔一帆与高英杰的身影,心底里默默想道:好大一个干扰项。

 

事实上邱非对高英杰毫无恶意,倒不如说他很欣赏这位平常就坐在隔壁办公会里值班的执行部部长。虽然腼腆的性格甚至比乔一帆还要内向一些,但工作能力很出色,加之责任心强,因此和执行部合作是非常愉快的事,基本不会出什么岔子。

而高英杰和乔一帆交好,这是无法否认的事情。好朋友的存在可以说是最大的不定因素了,邱非又和高英杰不熟,所以也觉得有些无从下手。

 

要不要找个时候向高英杰学长收集一些有参考价值的信息呢……

邱非认真地思考着,却被一旁的闻理出声打断了思路,呼喊他帮忙布置告板去了。

 

 

 

乔一帆将校运会的策划书翻开了又合上,一脸心不在焉的模样。

高英杰刚给两个干事下达了吩咐,又从一旁的物质堆里拎出两瓶矿泉水,将其中一支递给了发呆的同僚。

“怎么了?哪里有问题吗?”高英杰疑惑是不是策划书里的内容有误。

“啊……不是,体育部这次的策划挺好的。”乔一帆回神,连忙否定道,“看台已经快布置好了,接下来主要是积分点和不同项目的赛场。大多数都是运动器材……英杰你们部门会不会不够人手?”

“已经提前和纪检部借了人,没问题。”

“哦……有什么要帮忙的直说。”

“公关部在前期就忙的够多了,就算你这么说我也不好意思真的去奴役你的干事啊。”

 

高英杰笑着拧上矿泉水的瓶盖,一回头却看见视线投向远方的乔一帆,他看上去又开始走神了。

“一帆?”

“嗯?”

“你这几天怎么了?好像总是心不在焉啊。”

“没、没什么……”

“工作太累了吗?商家那边很难对付?”

“部门的事没问题,你就别担心了。”

“那怎么……”高英杰有些摸不着头脑,“校园网又登不上网游了?”

“……不是啦。”

乔一帆撇开头,不知为何有些无法直视高英杰的目光。他不太擅长掩饰自己,因此索性从一开始就避开这个话题。

 

英杰我告诉你啊部门里有个小干事在追我,而且还是男孩子。

他总不能这么说吧。

 

 

 

下午时分的运动场被日光直晒,好在十一月的阳光还算温和,将外套脱掉后干些体力活也不怎么辛苦。

公关部毫无疑问是个更依靠动脑的部门,但面对校运会这样的大型活动也只能从幕后走到幕前来一起搬砖。

此刻乔一帆站在跑道边上,手机放在耳边不知道和谁在讲电话。闻理等公关部的干事就站在他身边不远处,卖力地将一批批物质搬来搬去。

“嗯,好的,谢谢你,我待会就过去取。”

道谢完后挂断了电话,将手机塞回兜里,身上还穿着白色卫衣外套的乔一帆摘掉眼镜,揉了揉有些酸痛的鼻梁。

 

“学长,你要不要休息一下?”

一直在默默观察的邱非一看乔一帆的脸色并不好,连忙开口问道。

“唔?……没事,中午没午休有点困而已。”没戴眼镜的乔一帆眼前模糊一片,这种感觉并不好受。

邱非见他视线朦胧,表情略显茫然的样子,心脏不禁咚的跳了一下。他略作犹豫,最终还是往乔一帆面前凑近了一些,好奇又小心翼翼地打量着对方焦距不清的瞳仁。

“学长?”

“啊?”

 

乔一帆应声回头,便正好对上了距离自己不足半尺的邱非的脸。

他在一瞬间僵住了。

尽管看不清楚,也能模糊地感受到邱非在向自己靠近。

……等等,这是要干嘛?!

这里可是运动场,旁边就有部门的其他人在,甚至由上方的看台一直到下面的操场上都零零散散地站满了学生会的人。

 

看见乔一帆倏地变得苍白的脸,邱非微微蹙眉,下意识就打算伸手去摸摸对方的额头。

结果一看他除了靠近,还打算采取肢体接触的动作,乔一帆蓦地往后退了一大步。

邱非一怔,伸出去的右手停在半空中,他歪了歪头用眼神向乔一帆表示疑惑,却发现对方眼中的焦距根本凝不起来。

这近视到底得有多深啊……

他在心中默默想了一句,然而不待真正问出口,乔一帆居然掉头迈步就这么走了。

邱非愣住,看着乔一帆落荒而逃的背影,他连工作都不顾便立马快步追了上去。

 

“部长?小邱?”

听见脚步声,被丢下的闻理等人方才察觉这两人好像有点不对劲,结果一扭头就看见一白一黑两个身影一前一后地跑了。

 

“学长?”毫不犹豫跟在对方身后的邱非不解地唤了一声,“你要去哪?”

“我去给大家买点冷饮……”不假思索地扯了个借口,听见身后离自己越来越近的脚步声,乔一帆不禁也加快了脚程。

“那我和你一起去。”邱非坚持,也提高了步速。

“不不不用了,我自己去就行,你回去帮闻理他们吧。”

“学长你知不知道你一紧张就说不好话。”

“哪、哪,哪有。”

“……”

 

邱非有些无语。

他想伸手拉住乔一帆让他停下来,结果对方像是早有料到一般,在他刚碰到袖边的时候抽手离身。

他愣了愣,又往前迈了一大步想抓住,但还是被躲过了。

于是他只好一次又一次加快步速,但乔一帆居然还是比他快。

 

待邱非反应过来,他与乔一帆俨然已经变成了一前一后你追我跑的状态,诡异的拉锯战。

横跨足球场和跑道,乔一帆在前,邱非在后,就这么在众学生会成员茫然的目光中奔跑着。

 

“学长你为什么要跑?”

邱非边跑边纳闷地问。

 

“因、因为你也在跑啊……”

乔一帆抬高了音量回答道。

 

“我跑不就是因为学长在跑吗?”

“……那你先停下。”

“我停下了学长也会停下吗?”

“会!”

“……谁信。”

 

“总之你先别追着我。”

“那你别跑啊。”

“那你别追我啊!”

“你不跑我就不必追了啊!”

 

看台上纪检部的黄少天一看台下有人在追逐打闹,登时抽起扩音器就喊上了:喂喂喂那边的!中午吃太撑了嘛!哪个部的报上名来!明天把你们和100米冠亚季一起通报了信不信……

 

……

 

 

 

一路被追到饭堂的乔一帆终于意识到,自己真的不能和邱非较真。

因为对方一旦认真起来,不管是程度还是毅力,都不是自己可以媲美和想象的。



-TBC-




说好要写真正的你追我跑,就是这么魔性

感觉自己的文风都突变了

校运会才刚开始呢学长你以为你跑得掉吗


别问我旁道的结局啦TuT 明儿滚去香港了,估计要安顿下来才能发… 计划各种有变,作者也是很拼的啊,真是对不住各位了

作为赔罪,稍微写了一个白兔的短番,若干年后学长学弟的早上神马的,也是段子

原本只是在群里投喂的,但接下来不知道要多久才能爬上LOF,要吃的话我就放出来吧

评论 ( 27 )
热度 ( 193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