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白兔意识定律 02

最近各位的小红心点得贼勤快,留言却说得很少

和以前不太一样,有点寂寞啊(p´Д`q )【你滚




2)

 

电梯门不急不缓地打开,宣布行政楼的第六层到了。

看着面前熟悉的长廊,乔一帆不禁拉紧了单肩包的肩带。明明只是再熟悉不过的学生会值班时间,乔一帆却有种将要迈入专八考场的压力与紧张感。

双脚沉重得像灌了铅,就算步子挪动得再慢,五分钟也足够让他从电梯口来到学生会办公室的门前了。

为什么会如此纠结,就连乔一帆自己都说不清楚。不就是部门里可靠的后辈向自己告白了,还发表了追求宣言吗?也许放眼全国的大学,这也并非什么特别稀罕的事情吧?

……毫无说服力啊。

乔一帆头痛地按了按太阳穴。

 

按照排班表,今天下午轮到他与邱非在办公室里当值。

开学到现在已经半个学期过去了,两人的相处一直很和睦。虽然邱非看上去有点儿冷淡,但乔一帆觉得与这位学弟共处的时间还是很愉快的。哪怕年龄和年级都比他低,邱非的沉着稳重却让人感到非常安心,在部门里也是乔一帆最为关注的后辈。

也正因如此,才会对邱非的行为和发言越发感觉到不可思议。最开始还以为是对方在开玩笑,但自从前天邱非又一次郑重其事地向他坦言后,乔一帆不得不面对这个让人难以置信的事实。

 

于是,他转而开始思考:自己这原本听话又可爱的学弟一定是哪里弄错了。

因为他的性格比较温和,对比起其他干部也显得格外照顾干事,所以才会对他产生了疑似喜欢的感情吧?

一定是这样的。

乔一帆努力调整好自己的心情,以求呆会见到邱非的时候不要手足无措得把想要说的话都忘得一干二净。的确他这两天一直为了邱非的事情心神不宁,为了不让这份情绪影响到学习和工作,必须要和邱非再一次好好说明白才行。

 

暗暗地深呼吸一下,乔一帆望向廊道右前方一扇半阖上的门,有灯光从里头透了出来,那便是学生会的值班室。

没问题,一定可以好好说出来的。

在心底里给自己鼓劲,乔一帆又一次揪紧了手中的肩带,但就在他准备迈开步子走上前的时候,那道半掩着的门扉突然被推开了。

那一刻,乔一帆感觉自己的脑袋被一瞬间的空白占据,步伐像按下暂停键一样止住,身体几乎条件反射地往后退了一步。

 

背着书包从办公室里出来的闻理一转身便看见他们素来谦逊好脾气的部长一脸呆滞地站在走廊的中央,身体维持着一个僵硬而不自然,仿佛随时准备逃跑的奇怪姿势,好像一只正在警惕猎人的兔子。

闻理下意识地朝四周望了一圈,好奇到底有什么东西将他们部长吓成这副模样,但周围除了他和乔一帆别无一人。

尽管有些摸不着头脑,闻理还是礼貌地向乔一帆打招呼道:“部长,来交班吗?”

“是啊……”察觉到自己的行为很诡异的乔一帆慌忙地恢复常态,“现在准备去上课吗?”

“是的,邱非已经在里面了,工作我已经跟他交接了……部长?”

“……啊、嗯!辛苦了。”

 

与一脸茫然的闻理擦肩而过的时候情不自禁压低了脑袋,就连乔一帆自己都不明白为什么他要表现得如此心虚。

明明真正的罪魁祸首正惬意又舒适地坐在学生会办公室里的办公桌后,耳朵里塞着耳机,手边放着黄色的盒装柠檬茶,指间拎着铅笔,埋头专注于一本数独。

 

 

 

听见不同于闻理的脚步声在屋里响起时,邱非正好卡在新的一道九宫格的中央。

心里自然很清楚来者是谁,于是他毫不犹豫地将铅笔和数独都放下,抬起头来的一瞬连眸子都被白炽灯的灯光映得亮晶晶的。

 

“学长。”邱非冲乔一帆礼貌地点点头,“下午好。”

“下,下午好。”

看见邱非的一刻连舌头都险些打结,乔一帆掩饰性地推了推鼻梁上的细框眼镜,视线不由自主地撇向一边。

 

不动声色地将对方的不自然通通纳入眼底,邱非没有将目光过分地在乔一帆身上做停留,这让明明高他一阶,在气场上却不见得有强多少的学长松了一口气。

微微垂下眼睑,被半藏起来的瞳仁漆黑如夜晚的大海,海面上漂浮着点点星芒,宁静而深沉。邱非重新拿起笔,在九宫格上写下一个数字。

 

看着他一如往常的样子,乔一帆觉得心情也逐渐平静下来了。他在办公桌旁拉开另一张椅子坐下,打开单肩包拿出了自己的手机。

解锁屏幕,霎时间陷入眼帘的便是被他设定为行程项目的“和邱非好好谈谈”醒目提示。乔一帆感觉自己的眉头不可遏制地跳了跳,连带心脏也猛地一沉。

 

“……邱非。”终于,他有些艰难地开口了。

“什么事?”邱非又一次抬起头来。

“就是,那个……”

“要给我答复了吗?”

乔一帆很可怕地发现邱非的双眸蓦地亮了亮。

“不不不是啦。”

“哦。”没有得到想要的答案,邱非默默地转回头去,黑色短发下的侧颜看上去似是有些失望。

 

乔一帆简直想狠狠给自己的脑袋来一下。

看见邱非这模样就感到有些心软是要怎样啊?

不行,赶紧回想一下他原本考虑好要说出来的话。

 

“邱非……”

“在。”

“我觉得我们需要好好谈一下。”

闻言,邱非止住了刚落在纸张上的笔尖。

他没有放下铅笔,坐直了身体,扬起一双无波无澜的眼睛望向自己心仪的前辈。

“好的,谈什么?”邱非淡然地问。

 

乔一帆感觉到自己的嘴角有些僵硬,但他还是坚持着说了下去:

“这个……首先,我是男的。”

 

“……?”

似乎并未料到对方一开口会说这个,邱非茫然地歪了歪头。这种事不用说他也知道啊。

 

“是个比你大一岁的同性……”

“嗯?”

“而且还是你在学生会里的学长。”

“是的?”

“刚认识三个月……”

“准确的说,是两个半月零9天。”

“……好吧比我想的还短。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

 

乔一帆深吸一口气,强迫自己抬起头直视邱非的双目。

与自己视线交汇的那双眼睛漂亮得就像落满星星的湖,在里面乔一帆能够清晰地看见自己的面容,这一切预示着眸子的主人正一心一意地注视着他。

 

心脏猛地动摇了一下,早已下定的决心却逼迫着他将最后一句话一鼓作气地说出口:

“邱非,你才刚上大学,不管怎么考虑……我都不是一个适合你喜欢的对象啊。”

 

屋里静默无声。

积攒了好久的勇气好像就这么一次性用完了,乔一帆忍不住低下头,不敢再与邱非四目相对。

沉默就像无声的潮水,不知不觉就将整间办公室彻底淹没其中。压抑的空气让人有种气压都改变了的错觉,喉咙深处哽痛不已,等待宣判的绝望感几乎要让人喘不过气来了。

乔一帆压着脑袋等了半天,却没听见邱非开口说一句话。

又过了好一会儿,他终于忍不住试探性地将视线提上一点,再渐渐抬起头来。

于是他看见了,又一次专注地投入到数独之中的邱非的侧影。

 

“……那个,邱非?”

乔一帆觉得眼前的这一幕有些匪夷所思。

现在怎么看都不是玩数独的时候吧……?

 

将最后一个数字填上,邱非满意地看了一眼被填得满满的九宫格。

然后他好像这才想起屋里还有另一个人,自己还扬言说要追这个人呢。

 

“不好意思,这样有助于我思考。”

“……没关系。”

“那个啊,学长。”

“什么?”

“我喜欢玩数独,一直都喜欢。这一点跟我上不上大学没有关系,完全是另一个层面的问题,而且只与我的喜好有关。”

 

看着眼前与自己立场对调,转而露出迷茫表情的乔一帆,邱非笑了笑,放下了手中的铅笔与书本。

“所以哪怕在别的地方,在其他时候遇见学长,我大概也还是会喜欢上你的。”

 

沉静如水的口吻一如往常,乔一帆却能够清晰地看见邱非眼底里蕴含的认真与笃定。

也正因如此,他发现自己说不出任何反驳的话来。

 

“关于这一点,能够理解吗?”

目不转睛地注视着眼前有些呆住的年轻人,邱非用目光静静地描摹着他的五官轮廓,好想要就此记到心底里去。心情突然变得前所未有的明朗起来,就连说话的口吻都透露着生气。

 

“如果已经彻底明白过来的话,那么我就要开始把握主动权了。……嗯,学长这个周末有空吗?如果方便的话,要不要和我一起去看电影。”

 


-TBC-




好,终于要开始正式的你追我赶了


学弟是个彻头彻尾的理科生,读语言的学长表示跟不上思路

铺垫两发搞定,下一章开始就是各种场景下的逃逃逃以及追追追了

评论 ( 44 )
热度 ( 206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