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周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砂糖时计》Take 2: 可可碎片

这是之前出的邱乔无料《砂糖时计》里,我负责的2nd part

三视角中的邱非视角

前篇:《宇治金时》

后篇:《牛油曲奇》




可可碎片/昨日未完



邱非再一次审视此时此刻自己所处的状况。

他坐在一张电脑椅上,对面则是嘴上叼着烟的叶修。印有“砂糖时计”几个艺术字体的白色糕饼盒被摆放在一旁的电脑桌上,里头装有造型不一的切件蛋糕。今天是夏休的第五天,房间里开了冷气,只有他们两人面对面而坐,一旦陷入沉默便寂静得可怕。

“所以说你是认真的了?”抽着烟的叶修打破了这阵维持许久的沉寂。他靠上椅背,尽管神色平淡,眼底里却布满追询的意味,“下定决心打算追一帆?”

“是的。”

“你有仔细考虑过么?”

“我考虑过。”肯定的答案几乎脱口而出,邱非顿了顿,望着叶修的眼睛补充了一句,“很多。”

亲自上门来向叶修报备,也算是彻底断了后路。邱非深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鼓起勇气直视叶修。这件事说出来实在是太荒唐,他早已有所觉悟,甚至在夏休开始之前就已经做好了被叶修狠狠训斥一顿再赶出上林苑的准备。

毕竟,新嘉世的战法队长居然打算追求新科冠军队的阵鬼选手。这桩新闻若是曝光出去,怕是能霸占花边小报的头条整整一周。然而叶修并没有这么做。

“这么说吧。”叶修将香烟捻熄在一旁的烟灰缸里,伸手取了一件草莓慕斯蛋糕,冲着尖细的三角咬了一口,“邱非你和一帆都不是小孩子了,很多事我管不着。今天你来了,给我说了,我也相信你是认真的。想追就追呗,反正能追得到也是你本事。一帆的确是个好孩子,如果他愿意陪着你,我也觉得安心。”

邱非闻言眼睛一亮,并冲叶修感激地点点头:“谢谢前辈。”

“谢啥呢,我又没说要给你助攻……哎,这草莓味的还挺好吃啊?”

“这家店的散装切件蛋糕都很不错,特别是芒果千层很好吃。”

邱非觉得心情很好。不光是因为叶修的态度,更因为他喜欢乔一帆这件事终于能够与自己以外的人分享了。五月的那天,与乔一帆在砂糖时计相遇完全是个意外,但此刻邱非由衷地为这个意外感到庆幸与感激。

是的,他喜欢乔一帆,想要一辈子与对方在一起的喜欢。不是纯粹因为他和自己一样,明明是个男生却酷爱吃甜食,更因为乔一帆这个人本身的特质。温和含蓄,待人真诚有礼,并且和他一样热爱荣耀。更难得的是,他能够发自内心地理解他人,包容他人。这份与生俱来,已经嵌入到骨子里去的温柔,深深吸引着邱非。

 

第十二赛季开始之前的夏休,乔一帆回了B市,而邱非则家住H市。隔着一千五百公里,假期间邱非不是没有想过买张机票飞往B市,打着旅游的名义去见对方,但他又担心自己太过激进的话会起反效果。耐心,观察,等待机会,这是叶修很早之前就教给他的东西。

于是一整个夏休期间,邱非除了处理战队事务,还花了大量的时间来关注H市多处著名甜点店和cafe的消息。虽然不知道能不能以品尝甜点为借口将乔一帆约出去,但至少在新一轮常规赛开始后,他可以保证有足够的话题来向对方搭话。

为了荣耀以外的事情,为了特定的某个人如此这般付出,这一点都不像他。浏览着介绍一家港式甜品店的网页时,邱非漫不经心地告诉自己。但他又想到,这大概就是乔一帆对他来说足够特别的证明吧。

于是夏休的最后几天,邱非的期盼得到了回应。

“被柔姐说了……她说星冰乐这么甜,我居然喝的下去。”与乔一帆的QQ会话框中出现了两行字。虽然邱非看不见对方此刻的表情,但从字里行间就可以感受到他的沮丧。

眼睛蓦地一亮,然后又转瞬即逝沉淀至眼底。邱非将双手覆上键盘,回复道:“别在意就好了。”

“说的容易,邱非自己有试过被女孩子这么说过吗?”

“什么?喜欢吃甜?”

“对啊。”

“没有,不过被说了也无所谓。”邱非如实回答,他是真的不在意。

“……你比我厉害。”乔一帆很没办法地说道,丝毫不显疏远的语气让邱非弯了弯嘴角。

“那么,”脑子里突然灵光一闪,邱非连忙敲下另一句话,“要一起去喝么?”

“喝什么?”

“星冰乐啊,你不是喜欢吗。”

正因他们的交集很少,所以邱非更不会放过任何一个机会。自然的邀约,表现出热情的同时又有合情合理的理由,邱非有信心乔一帆应该是不会拒绝的,而他也的确猜对了。

于是第二天,他们就约在H市中心的一个购物广场碰面了。其实乔一帆本身对于星冰乐是完全无所谓的,只是邱非昨天在QQ上给他说了一句“我想喝”,他就爽快地同意了这个提议。

待邱非提前五分钟来到约定地点的时候,乔一帆已经站在路边等他了。夏末的阳光里他穿着一件海军风藏蓝白条纹的T恤,八分裤下露出一截小腿,脚上则是一双低帮帆布鞋。打扮清爽的年轻人正倚着墙低头玩手机,一侧的耳朵里还塞着一只白色耳机。随着步子走近,邱非看见他胸前有什么东西熠熠一闪。那是一只锚状的银饰。

不管是造型还是色调都非常清爽,让邱非感觉自己的心跳蓦地漏了一拍。他强迫自己赶快平静下来,摆出与平日无二的脸,来到乔一帆面前。

唤了一声他的名字,乔一帆抬起头来。邱非这才注意到他的鼻梁上正架着一副白框眼镜,一看就知道是为了乔装而戴上的装饰。

“我还以为你会选择更低调的。”肩并肩走在寻找星巴克的路上,邱非推了推自己鼻骨上那副近乎遮住他半张脸的黑框眼镜,“例如像这样的黑框,而不是白框。”

虽然白色很帅气,也很适合他就是了。不过,邱非有些纳闷地想,这家伙比他想的要更懂得耍帅啊,表面看上去含蓄有礼的,倒也不会在打扮上糟蹋自己。果然只要是男生,都会希望自己的外表足够帅气,能够吸引漂亮的女孩子吧?

当然,这个想法没有在邱非的心头萦绕太久。既然下定决心要追求乔一帆,想要和他在一起,邱非认为自己除了一往无前,什么都不必多想。

而对于他所说的话,乔一帆只是给出了“要选就选适合的”这么一个回答。

很实际也很合理。如此判断的邱非将乔一帆的衣着品味问题暂时扔到了脑后,因为他们已经站在星巴克的柜台前,昂首看着写有饮品名字与价位的menu.

“人真不少。”乔一帆谨慎地环视了周围一圈。他不得不担心自己或是邱非被认出来的可能性,毕竟这里可是H市有名的CBD,乔一帆不希望好好的假期就这么泡汤了。

“没事,小心点就行。”邱非低声说道,伸手拉过乔一帆的手腕,将他往自己身旁的空位带过来一点儿。在乔一帆抬头看向自己的时候他撇开了目光,装作认真地研究menu,看似不经意地询问,“你喝什么?”

“我一般喝抹茶的。”乔一帆答。

“我也是。”邱非说,“不过我一直很好奇可可碎片是什么味道,但从没买过。”

“那这次试试?”

“不了,又不一定会喜欢。”他耸了耸肩。

乔一帆没有回话,邱非也没有察觉对方有什么异常。但轮到他俩点单的时候,乔一帆却要了一杯可可碎片星冰乐。

“不是说一般喝抹茶吗?”一边问着,邱非从柜台上接过咖啡师做好的两杯冷饮,并奇怪地发现杯子的容量大小直接比他们点的大了一个号。

笑容灿烂的女性咖啡师给他解答疑惑:“看两位这么帅,算是私人福利啦。”

捧着饮料的邱非还未答话,旁边的乔一帆就已经率先开口冲对方道谢,语气腼腆又客气。他取过了吸管撕开包装,将绿色的长管戳进了那杯可可碎片里:“给,你先尝一口。”

邱非没能反应过来:“我?”

“对啊,你不是想知道可可碎片是什么味道的吗?”

这一刻邱非真的愣住了。他怔怔地看着站在自己面前,鼻梁上顶着白框眼镜的乔一帆,心脏像个灌了气的阀,发疯似的扑通扑通上下直跳。

不行,冷静,别慌,他没有别的意思。邱非不断在心中暗示自己,同时已经从发麻中缓过来的部分神经成功运转,让他得以一脸正气地对乔一帆说道:“不要。你先喝,试试看味道怎么样。”

乔一帆没有多想。他觉得如果邱非不介意喝他喝过的,自己也就没必要在意了。于是他凑到那杯被邱非拿着的可可碎片边上,微微俯身的姿势让邱非看见他胸前那枚锚形状的银坠莹莹一亮。乔一帆含住吸管喝了一口,认真品尝后评价道:“挺不错啊。”

“我看看。”没什么好有犹豫的,邱非就着乔一帆用过的吸管口饮杯子里的冷饮。咖啡与巧克力与冰的混合,原本吸管底部渗进去的那点奶油已经被乔一帆喝掉了。

算不上惊喜但也不会让人失望的味道,邱非却觉得此刻心情前所未有地好。

“是挺好的。”邱非隔着平光眼镜的镜片看向乔一帆漆黑的双眼,弯起嘴角与眉目,笑了。

而乔一帆也以笑容回应,并抬起手指向门口,用唇形示意边走边聊。他的眼底里布满真挚的友好与纯粹的快乐,让他的眸子看上去亮晶晶的,像窗外璀璨的夜幕。

这个人值得他喜欢。邱非笃定地想,不容任何人质疑。

 

夏休结束,荣耀第十二赛季常规赛开始。

邱非身为一队之长,平日自然忙得脚不沾地。他尽心尽力地为战队付出,但在做好队长本分的同时也并没有忘记自己心底里那点儿小心思。

以荣耀与甜食为话题,三天两头就去私敲乔一帆的小窗。对方不止一次问过他身为队长老找隔壁战队的队员谈甜食没关系吗,邱非淡定地答了句不要紧,然后发了个手工巧克力作坊的店铺介绍过去,并问:想不想去?

只见会话框上晾了好一会儿的正在输入,乔一帆终于发过来一句:想去。

屏幕这头邱非嗤的笑了一声,笑意将双瞳浸得满满的,都溢到眼角了。他打字回复:那就带你去。

邱非尽最大的力气让双方之间有更多的交集。除了近水楼台与同为甘党的身份,他没有任何优势。但他一直在坚持,哪怕只有一点可能性,也想要拉近与乔一帆之间的距离。

为什么要这么努力,这么拼命?邱非偶尔也会问自己这个问题。但那几乎要填满心腔的,名为喜欢的心情,会立即给他一个再简单不过的答案。

10月难得的一个假日,邱非刷到了叶修@自己的那条兴欣一家做曲奇的微博,对方还很大方,或者说很可耻地,给他附上了一张乔一帆穿围裙的照片。

前辈你不助攻就算了,能不能不要来撩拨我本来就绷得很紧的神经?邱非握着手机直皱眉,手背上的青筋都冒出来了,浑身散发的低气压让坐在他身旁看比赛资料的闻理吓得差点倒翻茶杯。

谁知不出一小时后,他就收到了来自乔一帆的短信。于是在邱非快步走出嘉世俱乐部,看见拎着蓝色纸袋静静站在路边树荫底下的少年时,他刹那间就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彻底沉淀到了心底深处,并稳稳地扎下了根。

曲奇事件最终以让人满意的结果收场。接下来的一段日子里,只要回想起这件事,甚至光是想到乔一帆这个人,他就觉得心里满满的。

不可思议的感觉。邱非从来不知道,心里装着一个人,居然会令人感到如此满足。

他所有的举动,所有的表现,所有的情绪,无一不指向了他喜欢乔一帆这个既定的事实。邱非觉得很快乐,心情也很轻松。尽管他还并没有达到与对方在一起这个最终目标,但他很满意现状。那个人的存在早已在他心中化作一盏发光发热的灯,细小却明亮,安静而温暖。

何其幸运,邱非一心一意向往着的,到底没有让他等太久。

荣耀联盟第十二赛季的全明星周末,将由蓝雨战队主办,如期在G市进行。邱非几乎提前了一个多月问乔一帆会不会随队前往,得到肯定的答案后便打开了浏览器,熟练地搜索起G市当地有名的甜点铺来。他做了不少功课,最终挑定了三家营业到晚上的店铺,像往常一样给乔一帆发过去。而同样的,乔一帆欣然答应。

这时他们已经走得很近了,交情也已经沉淀到一定的深度。在别的选手看来,那放在联盟中就是所谓敌对的挚友。而只有邱非自己知道,这对挚友里的其中一位,从来没有将另一人视作朋友。

这种事,很容易想明白。因此邱非一直以来都是一往无前,好似无所畏惧。也因此,在真正向对方坦白的这一时刻,他感受到了从未体会过,甚至不曾预料过的慌张。

G市夜晚的街道很热闹。好在他们选了偏僻的小道,不知怎的就拐到了一座人工湖的边上。从酒店里偷偷溜出来去找声名远扬的港式甜点店,这种事若是被其他选手知道了估计少不了一番唏嘘。但此刻邱非已经没有多余的脑容量去考虑夜出晚归这件事会不会被队友发现了,因为他满心满腹都用来装仅有的一句话。

“你要不要……考虑一下我?”

邱非从来不知道说话居然是如此困难的一件事。将这句话从心底深处掏出,压在舌根按捺了半天,他方才好不容易攒够了勇气,将它真正说出来。但就是这么一句短短的话语,就好像花光了他所有的力气与底气。

“不光是打比赛,或是出去吃甜食的时候才能见面。如果你觉得可以的话,我想和你一起去更多的地方。”

路灯之下,邱非没敢直视站在自己面前的乔一帆。他不想从对方脸上看到不可思议的惊愕,或是不能理解的厌恶。事已至此他已经无法回头,而邱非也从来,没有觉得后悔。因为能喜欢上这个人,只有他自己知道,是一件多么幸运的事。

但他终究将迎来一记宣判。邱非深深吸了一口气。该说的他都说了,说了喜欢,说了快乐,说了满足,也说了想要在一起。现在他需要对方的答复,他一直期冀,一直为之付出的答复。

然后邱非听见乔一帆说:“砂糖时计新出了几款松饼……想不想去?”

邱非闻言,抬起头来直视他。夜空之下,他凝视面前腼腆微笑着的乔一帆,然后与对方一同弯起嘴角与双眼,眼底里布满万千星辰,温柔无限。

“想。”

“那就一起去吧。”



-TBC-




这是安定的投喂,不是混更

字数有限,结尾处理比较仓促,没关系咱们还有3rd part【X

最后一篇在 @寒山一带伤心碧 手上,都去挠她吧~【踹

更阿碧更完后会放出PDF

评论 ( 6 )
热度 ( 200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