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喻黄】三生有幸(PMparo)

PM本的喻黄G啦~ 也很喜欢叶子这篇,同为PM厨果然特别有共鸣啊w


骚年玩doge吗?:

*旧文混更顺便给lo除草

*本文是给 @昨日未完 的PMparo本儿《Capture Time》的Guest~

*我也算是写过喻黄的人了呢【安详躺平】←爬过的墙头数不胜数

*再重新看一遍 好耻qaq 转头想想现在 得 摸笔估计还没三个多月前流畅

↑就算这样了也懒得复健



ready?


三生有幸





黄少天是个闲不住的人。
这是一位资深媒体人在某次对蓝雨道馆主的采访中提炼出来的信息。
他喜欢在各个大陆间流窜,不管收服多少精灵,在离开一片大陆的时候,他会把它们全部存起来。
只带着他的狃拉和信使鸟,开启新的冒险。
有人看了报道笑着问他为什么偏偏愿意停驻在荣耀大陆出任道馆主——他理应配得上更高的称号,他似乎生来该是无所羁绊的。
黄少天装出一副无辜的模样,用长长的不带喘气的语段阐述了荣耀大陆于他的意义——他的狃拉可是在这里进化的。
但是望进那人含笑的眸子,不断蹦出的字句最终失却了掩饰的能力。
——还因为你,我的前蓝雨馆主,现任鬼系与恶系的天王。

坐镇道馆迎战一个个追梦少年这样的工作对黄少天而言确是太过无聊了些,三对三的循环战斗在他看来远不如六对六的标准团队赛来的有趣。少数时候黄少天祭出的大段大段夹带指挥的垃圾话,实是在给他的走神打掩护。
这天来了一个带着梦妖魔的孩子,暗紫色的精灵微笑着飘在他的肩头。黄少天看着他俩相视鼓励,不由得柔和了脸庞。
在很久以前也有那么一个少年,肩头的梦妖魔轻轻抖着裙摆。少年和他的精灵一起看过来,浅浅弯起的唇开开合合,读出“少天”二字。
黄少天又走神了。
他让信使鸟来了发暴风雪,就着瞬间铺满场地的银白把思维扯到了数年前的一个冬天。

当年还是恶系道馆的蓝雨道馆是黄少天第一个挑战的地方,多对多团队赛还未风行起来的年代,他就凭着一只狃拉和一只信使鸟,硬生生的站到了馆主喻文州面前,带着铺天盖地的雪花、明净的冰刃和透彻的眼瞳。
那时的喻文州不及现在这般从容淡定,战术素养却也锋芒毕露,以索罗亚克换走了黄少天的狃拉后,他深吸一口气,叫出了第三只精灵。
紫色的天蝎王飞出来活泼地绕场一周,看上去挺邪恶却带着开朗的笑脸,它拿带着杀气的大眼睛注视着对手,而对手无所谓地一笑,摊开手表示他身边只有两只精灵。
他是想用两只精灵挑翻蓝雨吗?!
喻文州觉得受到了轻视,可那怎样都没变过的灿烂笑容却令人无法移开视线。
冰雪也许真的能与阳光并存。
喻文州喊来徐景熙为黄少天的精灵治疗,然后缓缓走近那个正絮絮叨叨地道谢的少年,把手中的蓝雨徽章放在他的掌心。
“诶?等等等等我不是输了吗虽然很不甘心但是不能拿徽章的吧?我——”
“你值得。”
喻文州果断打断了黄少天又一段长篇大论。

他们互相在通信器上登记了对方的信息。从此,喻文州的生活就热闹了起来,时不时会有个金发少年向他啰嗦零碎的小事,大大的笑脸占满整个屏幕,旁边有信使鸟的屁股,一扭一扭地试图挤进来打个招呼。
然后黄少天知道了很多喻文州的事,包括其实他擅长幽灵系多于恶系,他也在努力组建自己的六精灵团队,同时认识了他的鬼斯通蓝胖嘟梦妖魔和飘飘球。
黄少天去往S市的途中捕捉了一只长毛猪,凑满了三只精灵的同时也使队伍的物攻能力直线上升。说实话,信使鸟并不是适合战斗的精灵,而仅凭狃拉和长毛猪的物理攻击,就算属性上二倍克制,也绝对玩不过周泽楷。
喻文州想了想,给他传了一只雪童子。
他本想给队伍培养个高速的特攻手配合未来进化后的耿鬼,雪童子的另一种非常规进化带上诅咒身躯的隐藏特性无疑是万分合适的,但他想,黄少天应该更需要它。
雪妖女,冰系与幽灵系的结合,他莫名地希望黄少天身边能带有他的痕迹,也许这才是重点,毕竟雪妖女的特攻优势也并没有很明显。
黄少天倒是没有客气便收下了,还抱怨到了S市要找觉醒之石太过麻烦,说着把雪童子放出来捧在手上。
小家伙一出来就开始左右晃,抖得一刻不停。黄少天觉得手掌被踩得有点儿疼,赶紧把它放到地上,开口又是一串文字泡,最后宣布他要给这只雪童子取名叫筛子。
到后面排队的人等得实在不耐烦了,他才磨磨蹭蹭的掐掉了通信。
喻文州关掉通信器,脑中还在不断回放黄少天的最后一句话。
“下次聊就给你看龙系道馆的徽章!”
强大而自信的他,如此闪耀。
糟糕,喻文州觉得自己好像跌入了一个金光闪闪的魔障。

他们再联系的时候,黄少天人已经到了S市火车站,和进化了的雪妖女各占一边屏幕,得意地展示轮回徽章和一小时后去B市的车票。
喻文州笑着听他扯雪妖女狃拉长毛猪的英勇事迹,心思一动,恨不得立刻出现在他身边。
黄少天终于倾诉完长舒一口气,才注意到屏幕那边的背景已经不是他熟悉的喻文州的房间了。他张了张嘴,却没问出口。
喻文州倒是很爽快地解释了他暂时离开数月去X市的虚空深渊寻找新的精灵伙伴的事实,但没透露是黄少天影响了他的行动。他晃一晃黑暗球,一支蜡烛跳到他的肩上。
烛光灵,就算在幽灵系精灵最常出没的虚空深渊也极难遇见。
黄少天呆了呆,玩笑说:“文州你人品这么好顺便也给我抓一只呗,咱也不求烛光灵鬼斯通就行啊。”
喻文州从善如流,给他传了个高级球来。
“哇靠你还真抓了啊?!”黄少天一脸的“我俩居然这么心有灵犀”,打开高级球立刻被闪瞎了眼。
鬼斯通周身放出刺眼的白光,它的形态慢慢变大、落地,光芒散尽后对着震惊的黄少天露出一个坏坏的笑。
就这样……进化了?
他才反应过来,这特么明明就是喻文州的那只鬼斯通嘛。
“这就是通信进化…?”对面的喻文州也吃惊不小,“那还真是谢谢少天了。”
“这有什么!那这只鬼…耿鬼我给你传回——等等混蛋把我的包还我!!!”
耿鬼坏笑着把黄少天背包里的东西全部倒出来,然后,回精灵球了。
黄少天十分悲愤。
烛光灵蹦到屏幕前开始唱歌,伴着蓝莹莹的烛火一跳一跳。
黄少天被K.O.
显然作为主人的喻文州也不太能忍受这种程度的走音,于是他收回了烛光灵:“耿鬼就先放在少天这儿吧,我们微草道馆见。”
啥……?
这是要看着自己打微草道馆的节奏?!
黄少天混乱地收拾好东西飘上火车,满脑子都是如何正确再次干翻王杰希和绝对不能在文州面前丢脸。

黄少天走进微草道馆的时候,场上正进行着一场对战。
站在一边的是王杰希的爱徒高英杰,男孩对面,赫然是蓝雨馆主。
草系的蜥蜴王明显属于高英杰,而与它对峙的阿勃梭鲁,卧槽喻文州你什么时候多了恶系宠了!
素有“灾兽”之名的阿勃梭鲁美丽而危险,一对血色的眼瞳如最顶尖的猎手,放射出利刃般的杀气。灾兽的种族值有点儿尴尬,但喻文州的指挥让它发挥出了超越数据的强大。
不愧为四大战术师之一,将灾兽糟糕的速度和双防用战术遮掩了过去,却将其立于顶峰的物攻能力完全释放出来。
蜥蜴王的失败仅仅是数分钟的时间。
而黄少天对王杰希的又一次挑战,即将开始。

王杰希曾见识过黄少天的狃拉的极限速度,而现在的狃拉经过这么多时日的成长,速度方面的提高突飞猛进,而且,他也不再是那个只拿得出一只狃拉的黄少天了。
雪妖女被他培养的很棒,虽然已脱胎换骨成一名淑女,黄少天还是“筛子”“筛子”喊得顺口。优雅的精灵转身喷了主人一脸冰碴子,轻巧的游走间,将擂台逐渐改造为冰雪的主场。
可别忘了,雪妖女还有幽灵属性呀。
王杰希继续无视黄少天的垃圾话下达了一串指令,抽空往边上递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喻文州在看台上一手梳理着阿鲁梭勃雪白的毛发,褪去杀气的灾兽眯起眼睛把脑袋搁在主人腿上,尾巴轻轻摆动着。他微笑着回敬了一个意味深长的眼神。
果然,被盖上戳了还不自知。
王杰希预言黄少天被拿下的期限不超过两个月。
道馆挑战本就无需使出全力,更何况黄少天的实力挑战联盟都毫无压力。王杰希在聒噪的少年一连串不满的吐槽中混掉比赛,把徽章扔到他怀里,连同喻文州一起打包扔出微草。
再不打发他走就要出现身边时时刻刻跟着聒噪鸟的幻觉了。
你俩接着玩儿,不要教坏馆里的小孩子。

黄少天下一站要去Q市,Q市的霸图是格斗系道馆,克制冰系这一点让他很兴奋,当然还有,王杰希告诉他,霸图的馆主韩文清是个非常有趣的人。
喻文州闻言呵呵一笑,避开了关于韩文清是否有趣这一点:“格斗系对幽灵系无效。”
耿鬼已经回到他身边,在B市呆的这段日子,烛光灵也进化成了灯火幽灵,变得更喜欢唱歌,当然携带更弃疗的走音。
“文州文州文州,这货进化是不是会变成一只吊灯?”黄少天的重点一直都是绰号,“我以后叫它小吊灯怎么样!”
喻文州对此没有异议,他的战队正慢慢形成,而他现在需要舍弃一只精灵来填补防御上的空缺。
首当其冲的,梦妖魔将不会出现在他的六精灵首发战队里了。
他想了想,放出一只伊布任由它扑到怀里。
黄少天被吓了一跳,这阵子喻文州到底收了几只新精灵啊。
伊布毛茸茸的相当可爱,更何况是喻文州的,很快黄少天便抱着它嘴上不停:“文州你要怎么进化一定是月精灵吧我就知道恶系嘛但是月精灵看起来好高冷虽然这只伊布也不活泼但是要进化果然还是冰精灵最好了!”
还真是冰系狂热啊。
喻文州忍不住在他的冰之战队中添上一抹幽灵的暗色。王杰希看得分明的事,未必黄少天能懂。
整天飞机来回的喻馆主终于尝试了一次火车卧铺,他们买了晚上的票,上了车便双双躺倒。
喻文州还抱着伊布,他们的亲密度已经接近进化所需要的值,他本想熬夜等到进化那一刻,可挡不住这一阵四处奔波的劳累,就这样抱着睡着了。
倒是兴奋得失眠的黄少天替他见证了黑夜里突然亮起的白光。他朝月精灵比了个噤声的手势,全身融入夜色的精灵蜷缩进主人怀中,安眠。

Q市之行的前半段非常轻松愉快,月精灵和灯火幽灵一同修炼,黄少天去海边兜了一圈儿带回一只乘龙。从此灯火幽灵有了听众,不管音调走得多远,乘龙永远都会献上热烈的掌声。
皆大欢喜。
喻文州收到了耿鬼偷来的黄少天包括一只袜子在内的各类用品,苦笑。
耿鬼呆在精灵球里的时间越来越短,它似乎更喜欢藏在喻文州的影子里,吓唬人的时候,笑得泪花儿都溢了出来。
同时在心脏方面也越来越向它的主人靠拢。
黄少天试图安抚被偷走能量方块的信使鸟,最终用自己同为受害者的事例和一包糖果稳住了它。
信使鸟很宝贝地把糖果收进它的布袋。

黄少天对霸图的挑战不太顺利,第一次进去一路打下来对上韩文清的时候被脸狠狠吓到,连狃拉这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都老实了,就不提信使鸟是怎样扯着他的裤腿瑟瑟发抖。
韩文清的艾比郎生生被养出了差不多的气场,作为第三只精灵压阵三拳两腿把人送出场。
纵使再有不甘,黄少天也只能继续提升自己,这儿不是蓝雨,他面对的也不是喻文州,不会有人覆上他的手对他说:“你值得。”
“文州啊啊啊果然还是你最好了……”黄少天挂在喻文州身上进了精灵中心,把自己的精灵送去治疗后抱住月精灵用力蹭了几下。
越发高冷的月精灵被抱得不舒服,狠狠甩了黄少天一尾巴逃回主人腿上,享受轻柔的抚摸。
“想当年还是我看着你进化的呢这么快就忘了吗真是文州你看看你宠的——哇靠那不是韩文清吗他旁边那是谁谁谁谁?”
当时还在满大陆乱跑的叶修来找老友打架顺便唠嗑,把人拖到精灵中心说是方便趴下了立刻治疗治疗完接着打,然后就看见扔下道馆跑出来谈恋爱(王杰希语)的喻大馆主与其攻略对象黄少天。
不没事儿找事儿就不是叶修了,于是他拉着老韩往那桌走:“哟文州啊真巧。”
今天黄少天输掉的原因其实有一部分是因为叶修要来韩文清心情不大好,下手没拿住轻重。
“叶修前辈。”喻文州抱着月精灵站起来,耿鬼在他身后冒出半个脑袋,桀桀坏笑,“和韩馆主一起出来玩吗?”
我说是的你信吗?
“你就是叶修!”,黄少天突然跳起来,他当然被很多人科普过叶修是谁,“快来PKPKPKPKPKPKPKPK!”
……
一见面就要打架是什么习惯。
叶修把玩着高级球,看黄少天取精灵时大呼小叫,突然转向喻文州:“咱们玩个双打怎么样?”

狃拉+灯火幽灵VS妙蛙草+火恐龙
叶修拉韩文清临时组队,韩大馆主的脸色黑得可以,倒是黄少天从没跟喻文州搭档打过双人,兴奋得不得了。
下午的天气不错,妙蛙草在阳光下显得特别精神,它似乎并不太在意对手,反而和边上的宿敌现在的搭档吵了起来,摆出一副让人看着就想揍上去的嘲讽表情,然后火恐龙就真的揍了。
“……”
灯火幽灵又想唱歌了,它很无聊啊。
性格急躁的狃拉一点儿都不想等对面两只解决完内部问题,黄少天也不想,于是收到命令的狃拉直接操着急冻拳冲上去了,稳稳地砸在妙蛙草鼻子上。
“靠,人性呢!”叶修迅速反应,指挥妙蛙草折向灯火幽灵,把狃拉留给克制它的火恐龙解决。
韩文清很不爽,他决定早点结束战斗然后揍翻叶修来发泄他的不爽,火恐龙的炎牙结结实实地命中了狃拉,接着他就遭到了影子球的攻击,来自放弃躲避妙蛙草的寄生种子的灯火幽灵。
“啧啧文州你这样不行啊——靠,你这灯火幽灵什么情况,级那么高不进化来唬人吗?心真脏啊。”叶修由于灯火幽灵打出的令人乍舌的伤害表达了对其主人的强烈谴责。
“靠靠靠靠靠别找借口你好意思吗?!”黄少天的狃拉来不及躲开妙蛙草转回来的一连串飞叶快刀,生生受了几下才找到节奏一一闪避。
灯火幽灵的生命值在缓缓下降,它本来就不以hp见长,喻文州似乎并没有太在意,他依旧专注于打断妙蛙草和火恐龙集火狃拉,各类技能尤其针对火恐龙。
在躲避纷飞的技能间狃拉渐渐进入状态,开始全力展现它惊人的速度——表现为化成一片残影痛打火恐龙。
叶修命令妙蛙草打断狃拉的攻击,托晴天和寄生种子的福,它的生命值还算饱满。
但是,灯火幽灵精准的一个喷射火焰打破了他的计划,施放时间掐得十分完美,叶修露出有意思的微笑,命令妙蛙草朝灯火幽灵猛撞过去。
依照他的计算,灯火幽灵现在的生命值已经不够看了。
两只精灵相撞的那一刻,灯火幽灵38级技能炼狱同时命中了妙蛙草。
百分之五十的几率,被喻文州赌赢了。
妙蛙草和灯火幽灵,一同倒下。
交换完成。
数分钟后,狃拉凭借微弱优势站到了最后。
他们赢了。

“打得不错,不过我说文州你这太心脏了吧,配招这么投机借着属性克制针对哥有意思吗?”叶修这么说着,手上却扔过去一块石头,“黑暗石,就当奖励了,赶紧把你那货进化了别再带着欺骗大众。”
“谢谢前辈,作为答谢,灯火幽灵一定很乐意为前辈唱首歌。”喻文州收下黑暗石,面不改色地提出建议,然后晃了晃手中的烟,“耿鬼似乎不提倡您吸烟。”
叶修一拍裤子口袋:“靠,它什么时候摸走的!跟你学的心这么脏,还能不能一起愉快玩耍了?”
黄少天差点笑倒在地上,下一秒就被叶修扔过来的东西砸中了脑袋。
“靠叶修你干嘛乱扔——合金之爪!!”进化狃拉必备的道具。
“哥赏你的,还不快跪谢。”
“滚滚滚滚滚!”他绝不承认刚才有那么一点点感动。
“啊对了少天,你造吗有一种精灵和你特别像。”
“啥……?”
“皮卡丘啊,你自己随意感受一下。”
黄少天接住扔过来的精灵球,里头蹦出一只皮卡丘,抱着他的脖子叫:“皮卡皮卡皮卡皮卡——”
“也送你了不要太感谢我。”
“滚!要不要脸啊叶不修老子才不稀罕!!!”

话是这么说,但是自己最后还是把这只皮卡丘好好带在身边培养了。
黄少天回了神,信使鸟已经自发把挑战者揍趴下了。
他在心里暗暗抱怨现在的小孩子实力太弱,脸上摆出笑容鼓励对方。
喻文州成为四天王之一那天,他继任了蓝雨道馆馆主,从此,蓝雨转型为冰系道馆,他的玛狃拉成为无数冰系精灵的偶像。
而他永远也不会忘记他们第一次搭档的那晚,站在空旷无人的擂台上,双双举起黑暗石与合金之爪,携手将道具贴近他们的精灵。
黑夜里,两道刺眼的白光迸发。
它们一同进化,他们一起成长。

他何其三生有幸,能够在这片大陆遇见一个能让他停下脚步的人。
蓝胖嘟看见他会扑上来咬他的脑袋把头发弄得湿淋淋的;耿鬼还是喜欢偷他的东西;阿勃梭鲁和玛狃拉见面必打;月精灵慢慢习惯了他的熊抱;水晶灯火灵唱歌自带火焰信号灯,虽然还是跑调;最后进化的附和气球奇怪的嘴巴总是让他感到来自世界的恶意。
它们簇拥着喻文州——它们心中的无冕之王。
而他也是黄少天心中最重要的存在。

“少天。”
“……”

当语言都无法诠释他们之间的情感的时候,唯有陪伴。

“我们一起。”

end.

评论 ( 1 )
热度 ( 104 )
  1. 须臾楼阁昨日未完 转载了此文字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