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然后,少年遇到了(PM Paro)

PM本儿的邱乔G文~ 私心很喜欢的一篇噢


咔叽了一只Kaji:

全职PM Paro的Guest文,收录于 @昨日未完 的本子《Capture Time》

详细的设定和《Capture Time》的正文请看阿日的LOF


然后,少年遇到了

文 / 咔叽了一只Kaji

 

【0】

少年的心中,住着一只不属于他的伊布。

 

【1】

记忆中是占地颇广的玻璃建筑,内部是模拟自然生态的各种草地、树木和水池,时值夏天,被不同角度折射的阳光使得整个道馆像是颗巨型的钻石。

心血来潮地翘家,联盟冠军逛到微草道馆那天,正是驻馆训练师内部比试的日子。

“我这是关心联盟的下一代啊。”

尽管对他随口的说辞连一毫克的信任也没有,当时微草道馆的道馆主王杰希却没反驳一言半语,跟仿佛只是路过来打酱油的冠军一起在主楼的露台上看完了整个比试。

最后的赢家是个看上去乖巧有礼的孩子,战斗的风格却隐隐带有几分王杰希的影子。胜而不骄,那孩子四周张望了了一下,像是在寻找什么。未果才看向主楼的方向,看见看见王杰希向他点头,露出了笑意。

“联盟的下一代如何,叶前辈?”

似乎心情不错的道馆主罕见地接了话题,不难看出他对小赢家的满意。

“哦,你看上的接班人?”

年轻的冠军幽幽吐了个烟圈,视线却不知漫游到哪个方向。

“英杰很适合接任微草。”

魔术师也不卖关子,有话直说,不掩饰他对高英杰的寄望。

“确实有好苗子……不过呐,说真的,大眼你该看看眼科,不然总是走漏眼将来哭瞎都没后悔药吃啊。”

还没等王杰希回答,叶修就掐灭了快燃到尽头的香烟,懒洋洋往楼道方向走向,慢腾腾摆了摆手示意自己去走走,明明是客人却一副“别客气当自己家就行了”的主人样。

 

站没站相的慵懒冠军看似漫无目的地闲逛,最后停在了玻璃温室的一个安静角落。附近有高大的灌木丛遮盖,加上地处道馆边缘,确实是个安静的地方。

叶修倚着不知名的大树,目光所及是个跟高英杰差不多大的孩子,虽然浅色T恤沾了泥点,但也不难看出是个干净乖巧的小孩,什么也没说,只是不断跟自己的热带龙做着各种训练。叶修认得他跟小冠军在比试之前还相互加油来着,结果一个赢到最后,一个在第二轮就被淘汰下场,这差别也忒大。

读懂了对手意图,可是却不确信,反而因为犹豫失了先机。光是这样还不至于输得太难看,可这孩子硬生生被人打了个3:0。因为他很了解自己的精灵,每个技能能够产生的效果都非常清楚,若是换了其他系精灵,或者这孩子还能化解对方的攻势挽回错失的先机,可是微草内部多数训练师都是用这清一色的草系精灵,破解不了对方的攻势只能被动挨打。

强大的大局观,细微的观察力,多少训练师求而不得的优点,却因为精灵属性太单一的缘故被拖成了缺点,还不如初生牛犊不怕虎地横冲直撞一番比较有胜算。

带着热带龙的孩子没有发现他,专注地训练着。叶修也没有打扰,就这么一直远远地看着。等到天近黄昏的时候,转过头来准备归去的小少年突然发现这么一个大人,说实话惊吓不小。

想变强吗?

叶修只记得当时问了一句,半大的孩子睁大眼睛看着他,眼眶红红的,脸颊有没擦干的水痕。他掏了掏口袋,发现除了香烟、火机就剩下精灵球,最终拿了个背面有记号的精灵球递给没反应过来的小孩,告诉他第二天同样的时间在这里等他的答案。

 

“然后就这么被你拐了?”

蓝河坐在沙发上,大腿上放着一本摊开的相册,好奇地问。

“别用拐字那么难听啊,跟着哥这个冠军和在微草被埋没有可比性吗?”

叶修大大咧咧靠在蓝河身上,对于未能枕上膝枕有些不满。

“你怎么就确定小乔会跟你走啊?他又不知道你是冠军。”

“要是没把握哥就不会给他那个精灵球了……”

声音说到后段越发模糊,等蓝河听不见声音转过头看他的时候,荣耀地区的冠军已经舒舒服服睡着了。

半边身子被靠着,不敢乱动的蓝河再度把视线转回相册,其中一张照片恰恰照的是这张客厅沙发,年幼的乔一帆和邱非相互挨着熟睡过去,茶几上是写满字的纸张,被风吹乱,乱糟糟叠在桌上,午后的阳光从窗外洒进来,一片安宁。

“还真是……师徒呢。”

 

【2】

乔一帆的状态有点糟,或者说,很糟糕。

距离嘉世高层袭击八大道馆事件半年,当初猖獗的黑市交易经历了联盟大动作的一番清洗,但仍然有一些地区屡禁不止。这个城市坐落于荣耀地区的边缘位置,虽然对这边的黑市情况早有耳闻,不过即使是乔一帆也没想到在他抵达的第二天,他的精灵就被偷了。

刺眼的日光映得少年的脸色有点苍白,这种时候的蝉鸣显得尤为聒噪,乔一帆有点恍惚,可还是耐着性子跟眼前两个穿着制服的联盟警察解释事情的来龙去脉。

他的背包被偷了,包括他所有的精灵,背包里的精灵图鉴,手机等等,现在身上没有可以证明他身份的东西,但他知道对方是冲着自己的精灵去的,从昨天踏入这个城市开始他就一直有种违和感,就像是被人盯上了一样。

可惜联盟警察也无能为力,就算知道是黑市所为,他们也没有确切的证据,对方是个规模很庞大的地下团体,而且行事一直佷小心,黑市也是流动形式,很难找到准确的地点。不得已只能先利用精灵图鉴编号确定乔一帆的身份,立了案再说。

其中较为年轻的那位偷偷告诉乔一帆,这种事已经不是一两次了,尤其是外来的人很容易就被盯上,不过大多都不了了之,建议他做好心理准备。

蝉鸣好像越发嘈杂,是他太不小心,作为训练师连自己的精灵都没有好好保护,归根到底是他的失格。乔一帆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心急如焚只会导致更加坏的后果。向联盟警察问到了附近精灵中心的位置,乔一帆匆忙赶去。

没有手机,但是有两个号码他早已烂熟于心。往精灵中心的路上好像无法再思考更多,日光像是要把视线都眩晕,空荡荡的大脑只剩下找到邱非这个念头。

精灵中心一贯的最适温度居然让他打了个冷颤,站在精灵终端前面,乔一帆按下复杂的情绪,飞快地拨通那个熟悉的号码。

“邱非,是我。”

“……一帆?你怎么了?”

陌生的号码传来的是熟悉的声音,没想到这种时候一帆会打给他,事有反常,几乎是瞬间他就确认乔一帆遇上了麻烦。

“是这样的……”

用最简短的话描述了一遍他现在的情况,说到一半他已经听到耳边有风声划过,是邱非在跑。乔一帆觉得眼睛有点发酸,被按下的自责和焦急在联系到邱非之后反而涌上心头,可是没由来他又觉得悬着的心放下了一半。

连自己也解释不来,却就是死心眼相信着,只要有邱非在就不用担心。

“一帆你在终端面前吧?”

风声已经停下,取而代之的是急速的喘息。

“接收。”

几乎是一个口令一个动作,乔一帆甚至没看清终端弹出的对话框是什么内容就按下了确定,然后……一、二、三、四、五,五个精灵球逐个从端口弹出。

“不要担心,我马上赶来,等我。”

搁下这句话,少年挂断了通讯,熟知邱非性格的乔一帆抱着五个精灵球发怔。

一股脑把精灵放出来,伦琴猫、天然鸟、美纳斯、冻原熊,还有路卡利欧。精灵对训练师的重要性不言而喻,然而邱非只把能够代步的风速狗留下,其余的全部送到他面前。

毫无保留,全部奉上。

 

【3】

邱非其实距离乔一帆所在的城市并不远,得知乔一帆接下有关黑市的调查后,他也偷偷接下了邻近城市的任务。

挂掉通讯,平时本就清冷的少年似乎瞬间变得更加冷硬,连瞬间停息也没有,他召出风速狗,便往乔一帆所在的城市赶去。期间他拨通了某个不良警察的电话,听到小乔遇上麻烦方锐也收起了平日调笑的嘴脸,动作迅速动用了他的关系网把邻近城市的黑市资料都查了个遍,一股脑都传给了邱非。

把资料通过精灵中心传给乔一帆一份,邱非并不如外表看上去那般镇静。至少一目十行浏览资料期间,他还有时间自责。要不是为了避开他,乔一帆不会独自到那样的地方去。一个月来不知道第几次厌恶自己的不善言辞,如果那个时候他能说得清楚一点,会不会就能避开这种事?他自问很清楚乔一帆,自己的精灵被盗,对于那个温柔的少年来说是多么严重的失职,没准现在就正自我厌恶。

这个人啊,怎么就总是把不属于自己的责任都揽上身呢。

正因为如此,所以他把除了风速狗之外的精灵全部送去了他的身边。他知道乔一帆会怎么做,所以他用行动表达了支持。

——想成为你的力量。

明明当时最想表达的,是这样的心情。

一个月前他也曾像这样赶路,满心都只想着赶到那个人身边去。从叶修那里得知乔一帆挑战微草道馆的消息之后,连一刻都不想停下来,只想尽快见到那个人。

等到他找到在庞大的温室角落对着代表微草的徽章发呆的少年,对战早已结束。叶修要求乔一帆做的,是跟高英杰打一场6:6,不是挑战者与道馆主之间的对战,而是一场公平的6:6。结果?那个小小的青绿色徽章证明了一切。

邱非在乔一帆身边坐了下来,忽然有点明白对方没有告知他的心情。他想起两人曾经谈过梦想,身边这个人是怎么回答的?

“我希望自己能够变强,强到可以帮上前辈的忙,可以在邱非需要的时候助你一臂之力……我想用我的精灵球来守护这一切。”

然后乔一帆零零碎碎地说起了,关于他遇到叶修、进入冠军之路之前的经历。拿到初始精灵后开始旅游历练,热带龙是他第一只自己收复的精灵,路上遇到的第一个同伴是高英杰。两个人一起冒险,直到进入了微草道馆成为驻馆训练师。随波逐流地,选了清一色的草系精灵作为自己的伙伴,然后高英杰开始发光发热,他却越发黯淡。高英杰是微草里面唯一对他温柔的人,担心他的情况,陪他一起训练。但有人似乎不喜欢他们的关系,尤其是得到王杰希重视的高英杰在微草里面也有很多争议,高英杰和他关系越好,他越是被其他人疏远。

他为朋友出色的表现感到高兴,同时做梦也想要变得强大,回应自己的精灵,成为一个优秀的训练师。可他不知道怎么办才好,即使每天训练到筋疲力尽,和其他训练师的差距却越拉越大,甚至快要失去留在微草的资格。每次失败之后,只能一个人躲在这个角落,有时候会哭,哭过之后还是继续以他的方式努力。

后来他遇到叶修,这之后的经历,邱非全部都知道。

邱非并没有见过高英杰,但那一刻,他确信自己是妒忌的。因为那是他所不能参与的、属于乔一帆的过去。所以这一天乔一帆是来告别的,跟过去所感受过的善意和恶意。独自一人,赢了微草的驻馆训练师,赢了高英杰。

他看着少年的侧脸,不发一言。

现在,那个温和柔软的少年已经能够独自面对过去无法跨越的困难,仅靠他自己一人。他已经足够强大,并且会继续强大下去。这样的认知让邱非突然变得慌乱,一向冷静理智的他居然想不出合适的话语,心底的疑问就冲口而出。

“是我的话,就不行吗?”

风速狗的叫声打断了他的回忆,烈日当空,明晃晃的日光下他已经看到目的城市的边缘。

快一点,再快一点,他想要到那个人的身边去。

 

【4】

乔一帆跟邱非的精灵相顾无言了半响,一边是因为想到了什么而怔住,而另一边则是因为搞不清状况而茫然。不过最后还是一身凛然酷似主人的路卡利欧发现了乔一帆苍白的脸色,像个小大人一样担忧地扯了扯他的衣服。

像是信号一样,其他的精灵也一股脑围过来,分别表示他们的担忧。

“不用担心,我没事。”

乔一帆给了一个安抚的笑容,尽管脑袋好像被什么绞过一样钝痛,他仍然忍不住微笑。

像是下定了什么决心一样,他迅速用冷水洗了脸,感觉热度好像冷下来,开始专注地浏览邱非借助终端传给他的资料。

还来得及。结合近期所有精灵被盗案发生的地点和居民口述的怪异现象,就算找不到黑市的地点,他也能找回精灵。红色的油性笔在地图上逐个排查,最终锁定了一个地方。

乔一帆蹲下身来,视线注意扫过面前排排站的五只精灵,神色是前所未有的认真。

“拜托你们了,请成为我的力量。”

照着地图,少年穿行在陌生的街道中。日光热得像要把柏油路晒融化,摸到口袋里的五个精灵球,恍惚之间少年突然想起一个故事。

从前有个孩子,憧憬着将来成为全联盟最强大的训练师,登上顶峰的宝座。得天独厚,他是荣耀地区最年轻冠军的弟子。

就像所有憧憬着成为训练师的孩子一样,他对第一次收到的精灵球记忆犹新,更何况赠送的人是他最尊敬的冠军。他无比热切地盼望着,什么时候可以长大,开始他的训练师之旅。

孩子认识住在附近的一个慈祥老人家,在他身边总是有一只乖巧温顺的伊布,每天黄昏都能看见一大一小在公园散步被夕阳拖得长长的影子。他也经常逗那只温驯的伊布玩,惹得老人爽朗大笑,目光满是慈爱。

后来黄昏的公园只剩下伊布小小的影子,老人家是睡梦中离开人世的。那时候他还不明白死亡到底意味着什么,只知道失去了主人的伊布一天天以肉眼可见的速度消瘦下来,柔顺的皮毛失去了光泽,很快便虚弱得摇摇晃晃。尽管如此伊布还是每天准时出现在公园,蜷缩在老人常坐的长椅上。

不做些什么不行,年幼的孩子想把那只伊布送到精灵中心去,可是无计可施。最后终于想到了自己第一次收到的精灵球,已经无主的伊布被收到精灵球中,红白相间的小球摇摇晃晃,左右摆动,尽管幅度一次比一次微弱,奄奄一息的伊布最终还是凭着意志挣脱了精灵球。

那是孩子未成为训练师之前上到的第一课,精灵和人类之间的羁绊,非常美丽,同时非常专一,老人家和伊布的关系,不是他所能参与的世界。

后来那个空的精灵球经过联盟冠军,放在了乔一帆同样幼小的手掌上。那是乔一帆还没认识邱非之前,叶修担心他们的性格会相处不来,跟乔一帆讲诉的,邱非成为训练师之前的故事。

脚步有点摇晃,蝉鸣就像要在脑海中炸开,乔一帆极力保持着清醒,终于到达了目的地。毫不客气把五只精灵全部放出。

来吧,来大闹一场!

受到袭击的地下组织反应很快,不多时便有众多精灵涌出,跟不速之客战成一片。

其实乔一帆并非存心躲开邱非,自微草那晚之后,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和邱非的关系。他原本以为自己会错意,或者邱非说的根本不是那个意思。但是只要一对上邱非的眼睛,他就知道对方有多认真。所以他才落荒而逃,没有理清自己的思绪之前根本无法在面对对方。

心中住着一只伊布的孩子逐渐长大,遇到了属于他的精灵,在优秀的老师指导下一步一步成长,朝着他的冠军目标踏实走去。

他所熟知的那个人,有点生人勿近,却意外是个很会照顾别人的人。面对自己的精灵总是佷宠溺,偷偷把自己的午餐分给撒娇的伦琴猫或者风速狗。无论什么时候,只要他需要,都会尽快赶到他身边。不善于表达自己,却总像知道他在想什么一样,不用开口便能理解他的意思。

寡言多行,静水流深。

“是我的话,就不行吗?”

这样优秀的一个人,想要参与到他的人生里,共享现在以及未来的所有时间。

高强度的战斗让乔一帆的体力流失得很快,本来就不是最佳状态的身体,一控五面对众多敌人极大地加重负担。视线模糊地厉害,干涩的喉咙连攻击的命令的发不出,尽管连支撑身体站立都很困难,可是他并没有慌张。一定会没事的,因为邱非保证过,所以他就这么确信着。

“路卡利欧,mega进化。”

话音传到耳边的同时,视野被进化的流光占据。再熟悉不过的声线,此刻彷如天籁。

安心失去意识之前,乔一帆已然知晓了答案。

 

【5】

邱非目不转睛地注视着床上的虚弱少年,本来就偏白皙的皮肤因病显得更加苍白。水土不服加上中暑,还豪气无比一控五大闹了黑市组织,等他赶到的时候可说已经把地下组织毁了一半。

尽管实际年龄比起乔一帆还小一点,邱非却一直很自觉站在保护者的立场。眼睁睁看着喜欢的人在自己面前倒下那一刻,他感觉心脏都要停摆了。接下来的战斗他完全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指挥的,等到姗姗来迟的联盟警察到达就立马丢下所有烂摊子,一路横冲直撞找到附近的私人诊所。直到医生再三保证乔一帆没事才像又活了过来。

这个人啊……真是拿他没办法。

生理盐水无声地输送着,看着乔一帆沉静的睡脸,邱非再次想起了两人讨论过的梦想。他还记得自己当时信誓旦旦地说出冠军二字,一直以来他都是这么认为并且朝着这个目标进发,但在此时此刻,他忽然发现了登上巅峰还只是一个过程,证明自己的强大,拥有最顶尖的力量,之后呢?

嘀嗒、嘀嗒。

透明水滴的节奏仿佛跟心跳逐渐同步,他伸手轻轻拨开了少年细碎柔软的额发,指腹划过清秀的眉眼,挺直的鼻梁和妃色的嘴唇。

成为任何人都不能怀疑的最强者,之后呢?

聒噪的蝉鸣跟心跳声混杂在一起,邱非专注地凝视着眼前这个人,只有两个人的病房弥漫着宁静。他单手撑着床铺,慢慢俯下身去,两人的距离越来越近,直到能感受到对方的鼻息。理智告诉他趁人之危可耻,但他最终还是听从了心底最任性的愿望……

他想要保护这个人,成为这个人的支柱,因此才想要成为最强。

明晰的心意跟当初稚嫩少年的梦想重叠在一起,殊途同归,想要支持对方的心意是一模一样的。

四唇相贴的时候,邱非佷清楚自己的耳朵热得厉害,像是所有的热气都冲到耳尖。不止耳朵,他从感到自己的感官如此敏感过,贴合的唇瓣柔软得不可思议,对乔一帆这个人的所有情感似乎透过一个再轻软不过的吻找到了出口,一直掩藏在心底的爱意几乎要将他淹没,让他心甘情愿溺死在其中……

直到沉闷的敲门声响起,邱非才中了十万伏特一样迅速站直,红透的耳尖像是做贼心虚留下的证据。他把忐忑的情绪压在心底,尽量用与平日无异的冷淡脸色面对来客。

来者是一个年轻的联盟警察,视线有点畏缩但还是忍不住在两个少年之间乱瞄。一个虚弱躺在床上,一个似乎周身都会散发冷气,可是脸色却有点诡异的绯红。要不是亲眼看到录像,他都不信就是这么两个少年把地下组织翻了个天翻地覆。尤其是后来的冷峻少年,战斗起来简直犹如修罗化身,最近的年轻人战斗力太高大上他这种普通人民小公仆根本hold不住啊!

哆哆嗦嗦说明来意,把背包送到冷峻少年手上,实在忍不住好奇心稍微观察下病床上的少年,结果对方把背包仔细检查了一遍后冷冷看了他一眼,让他大热天时瞬间透心凉,反应过来已经自动撒腿就跑。

兴许是动静太大,等到邱非关上门再转过头来,乔一帆已经不知什么时候醒了,靠着病床坐起了身。一对上那双黑润的眼睛,尤其是瞄到对方比起刚才红润不少的唇色,邱非感觉刚刚驱散下去的热气更加变本加厉往耳朵冲去。

“你的精灵已经找回来了,我检查过一只没少。还有黑市,多亏了你,已经——别说话!”

原本只是不好意思没话找话的迟疑语气一下子焦急起来,邱非听见乔一帆刚想说话就沙哑的声线,快步走到床边倒了杯温水递给他。

乔一帆却没有接,像是半梦半醒的氤氲视线直直看进他的眼睛,然后抽过在邱非手上的背包,软手软脚找出属于自己的精灵球和图鉴,确定图鉴上挂饰还在松了口气。

说是挂饰,其实只是根银链子串着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精灵球,精灵球不用的时候会缩小,恰恰就是个挂件的大小。邱非疑惑地看着乔一帆的动作,看着对方把精灵球放大,然后转到背面放到他眼前。

虽然刻痕歪歪斜斜,可是他还是分辨出来了,一个刻画在精灵球上的、稚嫩的“邱”字。这是属于他的第一个精灵球,他不可能忘记。

如果对于这个精灵球在乔一帆手上的事实只是惊讶,对方接下来的举动就是真正意义上的让他思考不能。

乔一帆没有说话,不适感让他的动作不太灵活,但他的意识很清楚,他知道自己在做什么。

摁下了白色的按键,红白相间的精灵球从中间的打开一道口子,所有训练师都尝试过,把精灵球投向自己的目标,然后等待精灵球合上的瞬间。

乔一帆直视邱非漂亮的眼睛,发现对方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忍不住笑了起来。他用右手握着精灵球,往自己的额头轻轻敲了一下,只对精灵适用的小球当然不可能把一个大活人吸进去,所以乔一帆也只是慢慢闭上精灵球,送到那只白皙修长、指节分明的手上。

这是他的回答,乔一帆对邱非的回答。

似乎是惊讶于对方的毫无反应,乔一帆疑惑地看向邱非,连眨眼都显得特别无辜。只是下一个瞬间,他就被用力纳入对方的怀抱,就像世界只剩下这双臂弯之内的方寸之地,紧紧守护着如同珍宝。

远处传来的蝉鸣不再聒噪,晕眩的炎阳晒不进这个静谧的空间,少年喃喃低语了什么,可是只有乔一帆听清了。

 

【∞】

很久之前,少年曾经试着用一只属于他的精灵球收复一只不属于他的伊布。

很久之后,另一只傻傻的伊布带着曾经空荡荡的精灵球出现在少年面前,自愿钻了进去,把填满了的精灵球送到少年面前,以最笨拙、又最直接的方式,从此占据了少年的心脏。

Fin


终于能把这篇放出来啦(*/ω\*)这是我第一篇邱乔文哦比起唱见paro的第一章还早!所以有特殊的意义呜呜呜呜

因为是给阿日本子写的G文,设定方面当然遵守阿日的,另外自己有加入一点关于精灵和人的关系之类的想法,不过本质上还是一篇邱乔没错。

大概有收阿日本子的琴都已经看过了,不过还是很想很想很想要感想,请不要大意地来吧≡ω≡

评论
热度 ( 205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