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旁道 12

来啦

抱歉呐,说好要进入告白的剧情,结果因为爆字数又要推到下章了【剁手

时光我也记着呢放心

11




【L】

 

九月来临,荣耀第十三赛季正式开始。

 

这是属于新嘉世的第三个赛季,再也没有什么新战队可以满足于止步季后赛的借口。邱非对此再明白不过,而他的目标也理所当然定在更高、更远之处。

因此众队员夏休归来后,等待他们的便是邱非准备好的一系列战术拟定会议以及针对性训练。

 

刚放假回来就得到这种星级待遇的新嘉世队员自然是一片哀嚎,然而不待他们向邱非下跪痛哭陛下饶命臣妾做不到啊,另一个新发现却让所有人都屏住呼吸,一时间居然忘记了加训的悲痛。

只见身穿嘉世队服的邱非在众人的目光中最后一个走进会议室,手中握着一只玻璃杯,杯身印着一只非常可爱的猫咪大脸。

……

 

队长换杯子了!

杯子上面有只猫啊!!

 

嘉世队员们不约而同在心中捧脸呐喊,毕加索画风。

如果说新赛季刚开始就加训这件事闻者落泪,那么邱非换了一只如此讨人喜欢的猫咪杯子则说得上让人惊恐了。

毕竟邱非一贯的风格喜好还是很鲜明的,干练大方的简约主义,衣着也倾向于选择大片的纯色,给人以清冽与锐气并存的印象。而这样充满冷感、不易亲近的嘉世队长突然捧着一只印有卡通猫脸的杯子出现在会议室里,这画面的突兀感还真不是一星半点。

但惊讶归惊讶,一旦接受了这种设定好像……也有点儿带感啊?

 

察觉到自己进来后一屋子的人都像按下暂停键一般傻愣住了,邱非不禁感到有些奇怪。

他走到属于自己的位置前,在桌面上放下了那只新换上的玻璃杯。比起夏休前修短了一些的头发显得更加干净清爽,清隽英俊的脸上倒是一如既往的冷漠寡淡,漆黑如深潭的眼底依旧无波无澜,但透过那股生人勿近的气场,能够触及他眉宇间沉淀的坚定与英气。

尽管很细微,但在场的嘉世队员们却依然能够察觉到:那与他们朝夕相处,并肩作战的小队长,变得有些不一样了。

 

坐下来后发现众人依然保持那见鬼般的表情瞪大眼睛看着自己——或者说,盯着他放在手边的玻璃杯,霎时明白过来的邱非哭笑不得。

那是与乔一帆在电玩节上参加怪物猎人的官方活动所得到的杯子,上头印着的是随从猫的大脸。这是他特地带回俱乐部里来的。

当然,不只是杯子,那枚随从猫的钥匙扣也被邱非格外珍惜地扣进了钥匙串里,几乎到哪儿都随身携带着。

不论是否与他的喜好相符,光是和那个人拥有相同物件这一点,就足够特别了。

 

直到邱非开口用冷淡又有些好笑的语气将他们唤回神,一众队员方才反应过来自己的失态,一旁的闻理轻咳两声,用眼神示意这群一惊一乍的家伙安分一些。

会议与训练都按照邱非的计划稳步进行,嘉世的队员们也逐渐发现他们的队长的确有些改变了。尽管表面看上去淡漠依旧,日常相处之中却能够无意间感受到他独有的体贴,为人处事更为沉稳,几乎不会有慌乱的时候,好似一切都尽在他的把握之中,不论场上场下都值得信赖。

以及……

 

“队长的钥匙扣也有猫啊!”

 

又是某日饭后,除了邱非以外的嘉世队员们坐在饭堂里头开起了小会。

他们当然不是为了八卦邱非最近特殊的喜好才聚在一起的,而是他的生日快到了。就在大家提前讨论该给自家队长准备什么生日礼物的时候,猫咪这个词又一次被提到了话题的中心。

 

“对啊那个,我也有看到,是黑色的吧?好像是怪物猎人的周边随从猫。”

有同样玩怪物猎人的队员表态。

 

“队长真的很喜欢那个啊,连杯子也是。”

“是啊,天天捧着那只杯子到处走呢。”

“……到底是有多喜欢啊?!”

“虽然很可爱,但总觉得和队长的画风很不搭啊……”

 

此话一出,有队员不满了。

“你们够了啊!管他搭不搭呢,咱们队长喜欢不就好了?”

“没错,这都是队长自己的事,我们就别管那么多了。”

 

“嗯……”

再一次,依然是心思细腻的女队员提出了惊人的发现。

“不过,貌似邱队还给那只钥匙扣上的猫起了名字。”

 

于是这句话成功让在座所有人惊呆了。

 

“卧槽不是吧,起名字?!”

“给钥匙扣起名字是个什么状况?!”

“不不,不是给钥匙扣……是给钥匙扣上的猫起了名字吗?!”

 

“妈蛋敢不敢不要那么大声,怕队长听不见是吗?”

旁听许久的闻理终于忍不住出声呵斥这群毫无自觉的人。他就不明白这些家伙怎就不懂得吸取教训呢,私底下议论自家队长很好玩吗?很爽吗?明明怕邱非的冷脸怕得要命,却偏要作死。

 

被副队长一责备,因邱非给钥匙扣上的猫起名而激动得几欲拍案而起的众队员总算消停了一些,至少音量乖乖地降了下去。

但仍有不死心的人将话题继续深入探讨:

“话说邱队给它起了什么名字?”

“好像是叫丸子……”

 

“丸……子……”

 

艰难地在嘴里重复了一遍这个可爱得几乎可怕的名字,众人只觉得自己的喉咙干涩无比,好像炎炎烈日下被蒸发得一滴水分都不剩的沥青路。

饭堂里骤然间弥漫一股死一般的寂静,好像所有人都在心里默默回味这个神奇的名字。

 

“……队长还小啦!”

半晌后,一把声音终于打破了这诡异的死寂。

这句话也立即得到了所有人的呼应。

 

“对,没错,队长年纪还小嘛!”

“就是就是,队长还小!给玩偶什么的起名字都是……都是可以理解的!”

“能理解!”

“能理解的啊!”

 

“反正队长高兴就够了,对吧大家?”

“对对对!”

 

嘉世的队员们又一次愉快地得出了共识。

在旁边围观了全程的闻理表示心好累。他也不指望这群人能让邱非省心点儿,但至少不要给他们年轻的队长增添太多负担不是?

 

于是嘉世队员们开小会商讨的结果,就是邱非在生日的那天,收到了十几份不同样式,但主题通通为猫咪的礼物。

甚至其中一位男队员还在送礼物时对他说了一句“队长生日快乐喵~”,邱非觉得这辈子没像今天这样冷颤打个不停,某方面来说的确是一个难忘的生日。

 

……他们是不是误会了什么?

邱非纳闷。

 

事后他在开语音时将这个情况告知乔一帆,对方的笑点本来就低,光听了个大概就在屏幕那头笑得根本停不下来,邱非都担心这样下去他会笑岔气。

 

“哈哈哈哈……”

乔一帆连话都说不太清了。

“不行了……本月最佳,哈哈哈!”

 

“别笑了啊。”

邱非有些无奈,同时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就不应该告诉乔一帆这件事。真的有这么好笑吗?还拿了本月最佳?

“肯定是因为那杯子和钥匙扣,我明明就……”

 

“明明就和猫挺搭的。”

特别不给面子地和对方唱反调,好不容易缓过来的乔一帆长出一口气,邱非却依然能够听见些许止不住的笑声从他嘴边漏出,透过耳机传入耳畔里。

“嗯不过啊,果然嘉世的大家很关心邱非你……噗。”

 

“笑够了吗。”邱非压低了声线。

“咳,笑够了。”乔一帆乖乖应答。

 

“不要连你也这样啊……”听见耳麦那头终于真正安静下来了,邱非叹了一口气。

“啊,这个,怎么说呢,并不是取笑你啦。”乔一帆连忙解释道,“我觉得嘉世的各位也没别的意思,是真的以为邱非你喜欢才特意准备的吧。”

“……虽然我明白,但收到那么多和猫有关的东西,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

“都送什么了?”

“笔记本,毛巾,护腕之类的。”

“……然后都是猫的啊。”

“……都是猫的。”

 

下一刻,那细微的,像是被刻意忍住的笑声传入了耳朵里,邱非愣了一下,反应过来大概是乔一帆在那头拼命忍笑呢。

这人的笑点到底是有多不争气啊……邱非暗自叹息一声,嘴角却不由自主微微上扬了一些。

 

很真实吧?他不禁在内心反问自己。

像这样真实的乔一帆,除了他之外到底还能有多少人看见,邱非不得而知。

但现在的他已经想明白了,自灯光展的那个夜晚以来,邱非在心中想了许多许多。乔一帆的人生轨迹不会因为他的存在而发生改变,邱非也希望对方能够继续像这样平和快乐地走下去,不论他为谁而驻足,亦不计较时间、精力的付出。

 

这不就是喜欢一个人所应该做到的地步吗?

哪怕他这一世,也许都无法成为对这个人来说最特别的存在。

这就是他的选择。

 

已经不想再逃避了,也绝不希望那副狼狈不堪的模样被乔一帆看见。

如此下定决心的邱非柔和了眼眉与角,属于一个人的房间内只回响着他的声音,显得更加祥和宁静。并不刺眼的灯光之下,邱非将戴在头上的耳麦扶端正,继续话题。

 

“而且不知道为什么,他们还知道我那只钥匙扣上的是丸子,那天还提醒我说我把丸子漏在训练室了。”

“……噗!”

 

“……别笑啊!”

“那你别逗我笑啊!”

 

 

 

东拉西扯聊了大约半个小时,邱非表示自己要去洗澡,QQ上与乔一帆连接的语音依然挂着便离开了。

少了说话的对象,乔一帆觉得有些无所事事,但他没有摘下耳机。挪动鼠标打开好友列表,乔一帆发现邱非的头像即使在他离开十多分钟之后也未挂上离开状态。

 

果然是给他开了可见吧?

很早就得出这个猜想的乔一帆再一次肯定了自己的想法,他知道邱非在新生代的选手之中和自己最亲近,或者说最开始的确也是他主动向邱非伸出了手。尽管这已经是新嘉世加入职业圈的第三年,但乔一帆发现邱非好像并没有和其他人培养出类似挚友的交情,本人似乎也没有这种意愿,更别提像他俩这样两三天开开语音,动辄跑出去玩上一整天的关系了。

虽然这其中大概存在地域的原因,但更多的恐怕还是邱非性格的关系吧?

 

思及如此,乔一帆的脸上露出了一个浅笑,仿佛在无声地说“真拿你没办法”。

头上依旧戴着套头耳机,耳边却因语音的其中一方暂时离开而空荡荡的,偶尔有电流的声音擦过,这让乔一帆有种错觉,仿佛这条耳机线连接着二十公里外邱非的房间,他甚至能够听见麦克风过滤而来的空气流动的声音。

 

心情没由来地彻底放松,经过一整日的训练而积累下来的疲惫好像都在这一刻得到了释放。乔一帆自己也说不清楚为何光是这样和邱非挂着语音就能有这种效果,但好像只要意识到邱非的存在,他就可以安下心来。

比自己小一岁却异常成熟的邱非,不善言辞却不吝啬表达与付出的邱非,可靠,体贴,懂得为他人着想的邱非。

只要有这样的他在,任何事情好像都会迎刃而解,没有什么是不可能的。心脏得到了一个适当的重量与温度,有点沉,很温暖,前所未有的安心。

乔一帆认为自己大概是这么想的。

 

但这是否说明,他有点儿太过依赖邱非了?

他是一队之长,本不应该抱有这种称得上是软弱的想法。但好像只要多呆在邱非身边一日,这种倾向就会越发明显。依靠与信赖的感情居然会变得让人避无可避,这对他来说简直前所未闻,更别提亲身体会了。

这是乔一帆最近一直在苦恼的事。

 

摇了摇头将得不出结论的难题暂时抛诸脑后,乔一帆拿起放在手边的随从猫玻璃杯饮了一口麦茶,这时一声嘀嘀响自耳机里传了出来。

咽下嘴里的茶,乔一帆将目光投往显示屏的右下角,果不其然一个熟悉的头像正一闪一闪地刷着存在感。

 

瞄了一眼时间,乔一帆就心知对方大概是找自己闲聊来了。于是他按下快捷键打开对话框,那头发来的墨绿色字体便陷入眼帘:

“这几天怎么样?”

再平常不过的问候,熟稔的态度显而易见,是高英杰发来的信息。

 

“还是老样子啊。”

乔一帆打字回复。

“你那边呢?”

 

“挺好的,比起之前轻松了一些。”

高英杰的回复来得很快。

“空着吗,要不要下竞技场来一盘?”

 

“现在吗?”

嘴上反问了一句,乔一帆下意识又看了一眼时间。按照邱非平常洗澡的习惯,他估计对方快要回来了。

“唔,还是算了,下次吧。”

 

“还在忙?”高英杰好奇。

“也不是啦,和邱非开着语音,他快回来了。”

“邱队啊……”

 

高英杰发过来一句感慨般的话,但不待乔一帆回复他一个问号,提示音又嘀嘀地响了。

“一帆和邱队真的很玩得来啊,大家私底下都在议论,说你攻略了难度最高的隐藏线。”

 

“什么啊……”

这诡异的说法让乔一帆哭笑不得。

“这也太夸张了,其实邱非很好相处的,想和他熟悉的话你们也得主动一点啊。”

 

“是吗……可是我一对上邱队,就不知道说什么好。”

他的话让乔一帆仿佛看见了自己的好友在屏幕那头挠挠脑袋的模样。

“还是因为一帆的性格好啊,换做别人可不一定做得来。”

 

“不是的。”

不假思索地敲下了否定的话,乔一帆愣了愣,继而再次抬头将高英杰发来的信息看了一遍。

 

在外人看来是这样的吗?

如果要说对于维持这段关系谁更努力的话,乔一帆可以笃定,答案必定是邱非。

明明一直以来,受到诸多照顾的那方,依赖的那方,站在原地等待靠近的那方,由始至终都是他。

 

“一帆?”

大概是看他迟迟未回应,高英杰那墨绿色的字体唤了他一声。

 

乔一帆回神,连忙敲了一句“我在”,然而他的满腹心思却全然不在与高英杰的对话上了。

因为一个早有察觉的自我提问,在此时变得前所未有的深刻起来。

 

他是否太过依赖邱非了?

 

在他人眼中清冷寡淡的邱非惟有对着他的时候会展露出各种不一样的神情,无私地给予他照顾,体谅以及包容,不求回报一般待他好。

也许随着相处的时光一点一滴积累、沉淀,对方所付出的这一切渐渐被他视为理所当然,因此心安理得地享受着。换一个角度而言,这无异于视而不见。

 

别人也就算了,就连他自己都变得盲目起来,这怎么说得过去?

仗着那个人亲近自己,像这样毫无自觉,不知节制地占据邱非的包容与体贴,消耗对方的精力与时间,他又凭什么呢?

他的回报在哪里?

 

主动换了一个话题,心不在焉地与高英杰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乔一帆感觉自己原本还算愉快的心情像暴跌的股票一般绿得刺眼,心中的质问却终究没有得出答案。

原本安静了许久的耳机里头突然传出了脚步声,然后是椅子被拉开,耳麦被挪动的声响。

 

“还在吗?”

邱非的声音传了出来,同时乔一帆听见他细不可闻地吸了吸鼻子。

 

鼻炎又犯了吧……他到底有没有乖乖用药啊。

乔一帆在心中嘟囔了一句,嘴上回应:“在啊。”

 

“我刚刚想到了一件事。”

没有察觉到任何不妥,邱非的语气听上去有些雀跃。

“你快生日了吧?”

 

“我?”

乔一帆没想到他会突然说这个,一时间居然反应不过来。

邱非的生日是9月21日,与乔一帆的10月7日相隔两周左右,如此算来,他的生日的确快到了。但实话说,撇开职业选手的身份,乔一帆就是一个再普通不过的男孩子,该说还有点宅,平常还真不会花心思去记自己的生日。

因此他脱口而出便答道:“嗯……好像是吧?”

 

“‘好像’是什么情况啊。”

那头的邱非笑了一声,光是这样,就让乔一帆觉得他鲜活而富有生气,和他人口中那个冷淡寡言的少年截然不同。

 

“不记得了……”乔一帆老实回答。

“猜到了。”邱非恢复了毫无起伏的口吻。

 

若是换作平常,乔一帆必定会开口反驳他自己不过是一时记性不好罢了,然而此时的他却一言不发,好像等待邱非接着说下去。

扶了扶耳麦,对方的沉默令邱非感到有些奇怪,但他还是继续说道:“那天没有安排常规赛,你有空吗?要不要出去庆祝?”

 

由邱非发出的邀请,这是很罕见的。难得提出一次居然是为了给他庆生,这让乔一帆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然而不待乔一帆给出答复,邱非又追加了一句:“你来决定去哪,平常不让你去的地方也可以破例。”

 

看,很温柔吧?

比起提问,更像在陈述一个既定的事实,这些话语在乔一帆的心中无声地回响着。

只有他知道,这个人,一直以来都是这样子的。

 

但谁可以来回馈他呢?

他的付出,他的好,他的时间,他的专注,谁能够给这一切一个最好的答复?

 

如果邱非的选择,并不是他的话……

 

“听着吗?”

耳麦里久久没有传来对方的应答,邱非不禁问了一句。

 

“啊……听着。”

乔一帆连忙抬起手扶正了嘴边的麦克风,内心踌躇了半晌,最终开口说道:

“那个,生日的话……现在还不能确定,兴欣这边也许会有活动。”

 

话说出口,比起邱非的回应,更快传到耳畔里的却是自己的心跳声。

双手不知何时紧紧捂住两侧的套头耳机,连掌心都冒出汗来,乔一帆觉得心里有点堵,准确的感受却又说不清道不明。

 

“说的也是。”

然后,他听见了邱非的回话。

“那我等你的消息。”

 

“好。”

看似平静的回答,乱作一团的内心却无法欺骗自己。

 

没有单方面的付出是理所当然的说法。

更不论心安理得享受一个人的好而不做回应的行为。

 

乔一帆觉得,他需要花更多的时间来好好思考这个一直以来被他忽视的问题。

至少为了邱非着想,这是他必须做的事。

 

 

-TBC-




13

笑点低的小乔简直可爱到没朋友

快要告白啦邱队你高兴不喵?【精神污染吗

下章保证一发入孕,不过估计我这爆字数的手…没个两三章写不完告白的部分,慢慢来吧

评论 ( 27 )
热度 ( 366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