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旁道 10

……要天亮了【。

我又把原本打算一章完结的内容分成两章来写,爆字数爆得简直想把自己原地摔死…

关键剧情依旧推到下一章【哭着跑了

09




【J】

 

第十二赛季季后赛末尾,兴欣战队宣布乔一帆接替苏沐橙担任战队队长一职。

 

当晚的记者发布会上,身穿红白相间夏季队服的乔一帆坐在苏沐橙身边,脸上洋溢着腼腆又略带紧张,但无比真实的笑容。

他自然是今晚的重点采访对象,任何一家媒体的记者都争先恐后举手发言,机关枪一般接连不断的提问让一旁的陈果都替乔一帆感到汗颜。

然而这位素来低调内敛的新人队长在现场却表现出了让人眼前一亮的稳重与可靠,发言的态度谦逊有礼不说,对于记者的提问也在允许的范围内尽心尽力回答。与兴欣某位姓方的副队以及前任那位姓叶的队长比起来,简直是天上掉下来的良心。

 

相隔着荧屏的这一头,邱非静静坐在自己房间的电脑椅上,目光平静而专注地看着这一场在网络上直播的发布会。

让人眼花缭乱的闪光灯之下,他目不转睛地看着乔一帆脸上那和煦的微笑。那一心一意的模样,仿佛在漆黑一片的世界之中注视着唯一的光。

 

那个人,终于像跨越光年的星辰一般,彻底发光发亮了。

 

清楚地意识到这一点,邱非不由自主弯起嘴角笑了。

作为乔一帆的挚友,他由衷为对方今日的成就感到高兴。

而作为邱非本身,作为拥有“喜欢着乔一帆”这份感情的普通人,此时此刻他发自内心地为自己最心爱的人而感到骄傲。

 

明明没有名正言顺的身份,却以对方为傲什么的,有点自我意识过剩吧。如此想着的他感到有些心虚,但这份心情却是切切实实存在的。

邱非将胳膊支在书桌上,一手托着侧脸,目光依旧追随着荧幕中乔一帆温和的笑颜,脸上浮现出如稻草人默默守护稻田般的温柔微笑。

 

也许沉默不言,但必定一心一意地看着,寸步不离地守着。

 

 

 

再一次,夏天来临。

 

第十三赛季正式开始前的夏季,乔一帆打算将夏休大部分的时间都用来留守兴欣,毕竟他是新晋队长,还有许多东西需要学习。

如此一来距离近了,一起玩的时间反倒变少了。对此,夏休依旧呆在家中度过的邱非除了理解,还感到了些许郁闷。

毕竟每天晚上QQ微信一起敲对方小窗时经常会得到“等下哈,还在看资料”之类的答复,这时候邱非的表情就和他3DS屏幕上那背着充能斧的猎人一样板得死气沉沉的。

 

“再半个钟,待会就和你去打丝瓜啊。”

“七点半问你的时候也这么说。”

“真的就半个小时啦。”

“不止丝瓜,还要打大轰。”

“好好好。”

“你还剩下二十七分钟。”

“……”

 

到了这个夏天,已经相识两年多的邱非与乔一帆已经熟得可以互相敲诈对方的时间来陪自己玩耍了。当然双方都是知道轻重的,乔一帆也明白邱非只是不希望自己一天到晚都埋头工作个不停,更何况这可是职业选手宝贵的假期时间。

当然,只有邱非自己知道,这其中到底还是私心居多。

 

明明好不容易又等到了夏休……

即使清楚地明白这种想法有多不成熟多孩子气,邱非却依旧禁不住这么想。

但连他自己都没注意到的是,他开始变得越来越渴望与乔一帆呆在一起的时间,心底里更是希望对方更多地注视自己。

 

“二十七分钟到了。”

约莫半个小时后,邱非的小窗又亮了。

 

“……你居然计时了。”乔一帆找了自认比较关键的地方吐了个槽。

“房间开好了。”邱非干脆得很。

“知道了,这就来。”心知让对方久等了的乔一帆最后扫了一眼资料文档,最终按下了关闭键。

回到QQ的会话框里,乔一帆直接发了个语音邀请过去,刚嘟嘟响了两声便被接通了。对方速度之快让乔一帆有些惊讶,他连忙拿起耳麦戴上,同时开口问道:“邱非……你就那么想刷丝瓜吗?”

 

“无所谓,你想刷别的?”

邱非一如既往平淡的声音从耳机里传出来。

 

“这个倒不是,只是看你很着急的样子。”

“那就丝瓜。”

“嗯……”

“快点。”

“来了来了。”

 

集会所碰头,邱非接下任务,两名猎人出发进入地图。

由于是上位任务,没有任何补给品的猎人将会随机出生在地图的不同区域。乔一帆看了看自己背着长弓的猎人站在冰原之上,瞄了一眼屏幕右上角,邱非的出生点正好与他形成对角,横跨整个地图。

 

操作猎人掏出弓箭并挂上染色瓶,乔一帆听见耳机那头的邱非突然打了个喷嚏。

“你鼻炎又犯了?”他问道。

邱非吸了吸鼻子:“稍微有点吧,这几天都呆在空调房里。”

“严重吗?能不能出门?”

“……虽然是过敏性的,但一直都没有说不能出门啊。”

 

话音刚落,嘉世的队长敏锐地察觉到了什么,并不自觉地挑起眉。

“怎么了,想去哪?”他问。

“也没什么……你后天周六有空吗?”不知为何,乔一帆的语气听上去有些小心翼翼的。

 

“有。”得到了对方不假思索的回答。

“那就好。”

“去买东西?”

“不是啦,到时候你就知道了。”

 

眼看乔一帆极其罕见地卖起了关子,邱非感到茫然不解,结果一个不留神,屏幕里的猎人就被广大玩家昵称为丝瓜的恐暴龙一个甩尾抽得倒飞出去。

 

“……”

“噗。”

“……笑什么。”

“没笑啊。”

 

平淡的日常,安分的玩伴关系。

邱非并不认为和乔一帆这样相处下去有什么不好。占据一个有限的身份呆在对方身边,两人互相竞争,共同进步,分享生活中无关紧要的点点滴滴,最终一起欢笑。

能像这样看着他,陪着他,占有他一部分的时间,成为一个相对他人来说足够接近的存在。

邱非已经感到很满足了。

 

 

 

约定的周六午后,乔一帆离开上林苑,乘上出租车来到与邱非约好碰头的地点。

顶着八月酷夏的炎炎烈日,他推了推架在鼻梁上的墨镜,在一片对比镜片之外明显暗下去的阳光底下,依旧一眼就发现了倚着墙站在街边的邱非。

 

有过上一次在购物中心被粉丝认出而一通狂奔的经验,显然不管是乔一帆还是邱非,都变得异常重视出门乔装的必要性了。

今天的邱非穿着一身蓝底白边的拼色衬衫,剪裁贴身的七分裤,脚上套着一双休闲的高帮匡威。一头自然的黑发上戴着一顶藏蓝色的圆顶帽,帽檐压得低低的。

只见站在路边的嘉世队长一手抄在裤袋里,一边颔首摁手机,低调而沉默的色彩与气质,让他整个人看上去好似与墙角边的阴影融为一体。

 

乔一帆顿了一下,心里忖度要不要摘下墨镜再上前打招呼。然而不知何时察觉他的到来的邱非却已经迈开步子走了过来,在他开口之前就率先递出自己的右手,神色淡然,口吻无波无澜:

“乔队。”

 

他一愣,反应过来后连忙也伸出手,与邱非的紧握:

“邱队。”

 

对各自来说都足够陌生的称呼自嘴中说出,邱非与乔一帆维持着握手的姿势,与对方对视一眼,随后齐齐笑出声来。

 

“哈哈哈……你这是在搞什么啊?”

邱非像这样开玩笑是很少见的,如此一来笑点偏低乔一帆更是笑得停不下来。

 

“新称呼,稍微习惯一下。”

已经恢复为往常那副平淡脸色的邱非坦诚。

的确,这是乔一帆成为兴欣的队长后,他们第一次见面。

 

“说的也是,以后在正式场合就得这样互相称呼了。”

渐渐收敛了笑声的乔一帆赞同地点点头。

 

“嗯。”

即使戴着墨镜,邱非却依然能够看见余留在乔一帆脸上尚未褪去的笑意。

他略作沉吟,最终语气真挚地开口言道:

“恭喜你。”

 

乔一帆闻言,微微抬起头来直视邱非,他这才注意到原来邱非戴了帽子之余,还格外谨慎地戴了亮黑色的细框眼镜。隔着平光镜,他看见了那双漆黑如深潭的眸子,湖光似的璀璨在他的眼中涌动,仿佛深深沉淀着让人读不懂的感情。

“谢谢。”

同样由衷地道出此时此刻内心的情感,乔一帆冲邱非笑了笑,便看见那湖面上的光一通流转,细小却灿烂。

 

由乔一帆领路,两人肩并肩走在路上。

 

“今天到底打算去哪?”邱非问,“现在可以说了吧。”

“嗯……”乔一帆答道,同时从裤袋里掏出了一张折叠好的传单,递过去给邱非,“你看。”

有些好奇地接了过来,邱非打开那张彩印的传单,然而光是瞄了一眼上头最夺目的标题,他就感觉自己的眼角不可遏制地跳了一下。

 

“……你在跟我开玩笑吗?”

邱非的口吻变得严肃起来。

 

“没有啊,很认真的。”

过分熟悉让乔一帆对邱非的反应丝毫不惧,他用一如平常的温和态度回答,表情却变得有些不好意思。

“因为感觉如果跟战队里的人说我想来看这个的话,他们肯定会阻止我的,所以……”

 

“如果你提早告诉我,我肯定也会阻止你。”

邱非严厉又无奈地说着。他将传单折好,并轻轻用它拍了拍乔一帆那蓄着柔软黑发的脑袋。

“你的胆子什么时候变得这么大了?上次的教训还不够?”

 

那张传单上所印着的,赫然是本年度在H市举行的最隆重的电玩节。

不光是荣耀,其他机种平台的热门游戏也会逐一登场。像生化危机或是最终幻想这样的人气巨作,更是会划出特定的区域供爱好者切磋交流。

而乔一帆想看的,邱非用膝盖想想都知道,肯定不会是最高危的荣耀地带,而是怪物猎人专区。

 

然而不管是去哪个区,职业选手到这种地方来,无异于羊入虎口。

邱非就搞不懂了,那个平时谦和腼腆的乔一帆怎么有时候会做出这么大胆的举动呢?莫非是仗着自己对他诸多包容,心知这个要求不会被拒绝?

 

“我知道很不应该啦,但真的特别想来看看。”

明白自己要求有些过分的乔一帆挠了挠脑袋,模样看上去无比温顺。

“如果邱非你觉得实在不行的话……我们就去别的地方吧。”

 

昂首望了一眼就坐落在马路对面的巨大展馆,又回头看看眼前略显沮丧,脑袋垂低好像任凭发落的乔一帆,邱非在心中暗骂自己不争气。

“……只能逛一会啊。”

他妥协了。

有什么办法,谁让他喜欢这个人呢?

 

闻声乔一帆连忙抬起头来,脸上布满惊喜的神色,纯黑的双眼看上去亮晶晶的,像一小片被封存起来的星空。

下一刻,邱非听见了那清晰回响在耳畔的心跳声,心脏的跳动再一次不可控地失速了。

 

“嗯!好。”乔一帆看上去很是满足。

强迫自己转移注意力不去在意耳边躁动的心跳声以及逐渐升温的耳尖,邱非撇开头避免与乔一帆对视,低声嘟囔道:“你绝对是故意的……”

“什么?”

“打比赛的时候可不会这样迁就你了。”

“比赛的话当然不一样了,那……下次我陪你去你想去的地方?”

“好,说定了。”

“嗯,说定了。”

 

看见乔一帆诚恳地点着脑袋,前一刻还在害羞的邱非情不自禁地扬起了嘴角。

将传单还给对方,邱非伸手将他的墨镜取了下来,然后摘下自己所戴的圆顶帽,轻轻扣到乔一帆的脑袋上。

“去那种地方,戴着墨镜反而引人注意。”

将一头自然柔软的黑发曝露在阳光下,此刻单单戴着一副黑框眼镜的邱非将墨镜收好塞回乔一帆兜里。

乔一帆不甚习惯地扶了扶那顶被突然按在自己头上的帽子,在开口说话之前便被邱非握住了手腕。

 

“走了,要是暴露了的话就分开跑,手机联系,明白吗?”

听见对方细心又耐心的交待,乔一帆觉得有些想笑。他准备又一次提醒邱非自己不是小孩子了,但所有话语却在感受到对方握着自己手腕的力度稍稍加大后滞留在嘴边。

 

邱非是认真的。

乔一帆突然想到。

很认真地关心着自己,为他担心,为他考虑,并无微不至地照料着。

 

就像肩并肩行走在路上的时候,邱非总是选择走在他的左手边一样,这个人总是有意识地给予他照顾,无意识地给予他包容。

如同港湾守候轻帆,自然而为之,不必理由,不计付出。



-TBC-




11

总之,先来约个会吧【。

对不起邱队…其实犯鼻炎的是我TAT


*文中提到的丝瓜=恐暴龙,大轰=大轰龙(即轰哥稀少种)

感觉怪虐厨的属性又侧漏了【X】最近被丝瓜虐的有点惨…忍不住让小队长和小阵鬼去揍揍它【你多大

评论 ( 33 )
热度 ( 344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