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韩顾韩·Arrhythmia番外一】《见暖》

吓,一晚上在做本子的校对修改,居然都到这个点数了……

而且忘记发文惹TWT 现在补上。这是将会收录在心律本里的番外一

*暂定星期五晚(6/27)晚上八点半放出网近韩顾韩本《Arrhythmia》的一宣




《见暖》/昨日未完

《Arrhythmia》番外一

CP:韩顾韩(顾飞×韩家公子)

 

 

二月中旬的某一天午夜,顾飞所住的公寓的暖气突然停止工作。

 

感觉向来很敏锐的顾飞睡到半夜就发现了不妥。原因并非被冷醒,而是睡在自己身侧的人有了动静。

 

与从小习武的顾飞不一样,尽管度过了实习期,韩家公子已正式成为一名社会医生,但这对他自身的身体素质是没有任何帮助的。

 

因此暖气一坏,首当其冲,公子在半夜冷醒了。

 

尽管为了照顾家里的新入户,顾飞已经将被层加厚,但在这个冬季会下雪的城市,没有暖气供应还是难以入眠。公子醒了之后便睡不下去,只是尽可能地卷紧身上的被子,稍微往顾飞那头挪了一点。

 

然而却没有像往常一样轻轻靠上了与自己背向而睡的顾飞的脊背,公子还未完全冻醒,意识模糊间有些奇怪地正准备扭头扫一眼,却听见被褥与衣料摩擦的声音,然后自己被拥进某个温暖的怀抱里。

 

“醒了?”

 

听上去比自己还要清醒的男声从耳边传来。

 

“睡着都被你折腾醒了。”公子说。

 

顾飞纳闷,心想这家伙被冻醒了不说,自己开口问还要中枪。 

 

“暖气好像坏了。”顾飞把脸埋进公子颈后的发丝间,闷闷地说。

 

此刻已经完全醒过来的公子翻了个白眼:“你能不能少说些废话?”

 

“我去看看。”顾飞作势要起身。

 

原本一直将手脚蜷缩在被子里的公子却忽然伸出了手,将半个身子已经探出被窝的顾飞重新给拉了回来,同时转了个身,与被自己扯了下来,一脸莫名其妙的顾飞对视。

 

“别去了。”公子说,“坏没坏不就个遥控器可以测测。”

 

说罢,伸手去摸过了一旁床头放着的遥控器,随手一按,毫无反应。

 

“坏了。”公子判断。

 

顾飞在黑暗中无语地看了他一眼:“搞不好是跳闸。”

 

“跳个毛,灯还能开。”

 

顾飞青筋:“不想好好睡了是吧?”

 

韩家公子挑眉:“不睡的话,你想干什么?”

 

“什么?”顾飞一愣,一时间居然没反应过来。

 

待他已经适应了黑暗的眼睛瞄见公子嘴角那若有似无的弧度时,一下子全懂了。

 

“你还有这个心情?”顾飞黑线。

 

公子冷笑:“本公子想做什么你管得着?”

 

然后是一阵沉默。

 

黑暗中四目相对。

 

顾飞看着近在咫尺的公子的双眼,那永远像是流动着什么让人看不清究竟的感情的黑色眼底此刻有着零星的光泽。顾飞伸过手,撩开他额际的一缕垂落的发丝,然后指尖轻轻点在公子的脸侧。

 

“睡觉。”顾飞老师用布置功课般的口吻道,“不然明早没法早课了。”

 

韩家公子在黑暗中也不忘对那武夫投去鄙夷的眼神。

 

身子突然用力往身旁一滚,公子卷起所有的被层与自己一起滚向KING SIZE的大床的另一侧。

 

身上的被子被如数卷去的顾飞气结,看着那用被子将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社会医生,险些没克制住扯起那被层猛地一掀,将人掀倒下床的冲动。

 

将那裹着被子的成虫重新拨回到自己身边,顾飞扯开被子陷了进去,不让那人精做其他小动作,两手把人一拥,整个禁锢在怀里。

 

“靠……”公子正准备发作。

 

“别吵,还不是看你冷。”顾飞说,将人抱紧了一点,“都说你该跟我学功夫,看你那身子板。”

 

“都已经有你这样一个武夫了,要是连老子都堕落的话那不完了?”公子不屑。

 

“将就一下,先过了今晚。”无视了那带刺的鄙视,顾飞抚了抚怀中的公子的长发,再摸摸他的头,“还是冷的话我再加被子。”

 

韩家公子抬头瞥了他一眼,看白痴似地:“别没冻死,反而被压死了。”

 

顾飞在黑暗里蓦地一笑,眼底带着熠熠的几点光芒。

 

 

 

翌日清晨,顾飞醒过来的第一件事就是伸手去抓公子的手,发现尽管比较凉,但至少被自己圈了一宿,些许暖意还是有的。

 

好不容易才睡下去,却被他这一举动弄醒的韩家公子黑着一张脸,再次上演卷被成虫的戏码,冻得顾飞立即打了个喷嚏。

 

起身,洗漱,入厨房里准备了二人分量的早餐。顾飞端着两杯牛奶放在餐桌上,疑惑怎么公子还未出房间,踱回去一看,那家伙站在衣橱前,正不断地往自己身上套衣服。

 

顾飞看着觉得好笑:“要温度不要风度了?”

 

韩家公子正在穿无袖毛衣,一边扯下摆一边冷眼看向顾飞:“本公子无论穿什么,永远都风度翩翩。”

 

“你这话都说出来了还好意思说风度。”顾飞讽刺。

 

公子瞥他一眼,鄙视:“武夫。”

 

顾飞捏了捏拳头,强迫自己转过身,离开房间,否则一个没忍住真的就出手把人往死里打了。

 

昨天落了雪,今日的温度依然很低。即使是在室内,没有暖气也依然是一件非常难熬的事。

 

吃过早餐,顾飞在落地窗前完成了早课,正准备进浴室洗个热水澡,便看见戴着银丝边眼镜的公子拿着一本书,抡着一瓶轩尼诗,慢悠悠地挪向起居室。

 

随后顾飞回房间里找手机,给维修公司打了个电话。刚洗过晨澡,身体还暖和,顾飞便找出了一条平时很少使用的黑色围巾裹上,像是想尽量把此刻的体温留住,虽然不知道到底管不管用。

 

出了房间,顾飞来到起居室,便看见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的祸害正坐在沙发上喝着酒看书。

 

“你就这么坐着,也不怕冻啊?”顾飞郁闷,一边走上前一边解下围巾,将一半缠到公子的颈上,余下一半连在自己这里,然后挨着公子坐了下来。

 

公子呷了口酒,隔着镜片瞟他:“怎么,嫉妒啊?”

 

顾飞一愣:“你有什么能让我嫉妒的?”

 

“嫉妒我的才华,嫉妒我的美貌,嫉妒我的智慧,等等等等,你自己选一个或多个吧。”公子又饮了口酒,手上翻了页书。

 

顾飞黑线:“你信不信我踢你出去。”

 

公子停下了手上的动作,侧过头去看他,原本面无表情的脸上忽然放开一个笑:“我实习那时的宿舍还空着,而且有暖气。”

 

这话一出口,顾飞又气又无奈。敢情这屋子的暖气坏了还是他的错不成?

 

但对方的话也说得没错,尽管公子已经搬进来快一年了,但顾飞对他刚来到这个城市实习时所住的宿舍还有印象。单人房,不大,即使拉开窗帘也会在很多时候显得过于阴暗。虽然诸多条件都比不上自己的公寓,但至少那里有暖气。

 

顾飞沉默了,一时也没有回话。公子饮了口酒,扫了他一眼:“被冻傻了?”

 

“不是,我是在想你刚刚说的话……”顾飞挠挠头。

 

公子疑惑了一下,但很快也反应过来,扔出一大把鄙视:“靠,你是白痴啊,随便说说也当回事。”

 

“喂,我是怕你呆在这受不了。”顾飞说。

 

“就这点破事,老子会受不了?”公子不屑。

 

顾飞不言,二话不说伸手扯过他正准备翻页的手。落入自己还暖和的掌心的是冰冷冷的指尖,握在手中居然有些刺骨。

 

顾飞微微一愣,连忙拉过公子刚放下酒杯的另一只手,裹在自己的手心里头,发现冰得可怕。

 

“这还叫没事?”顾飞瞪了那有着惊世容颜的社会医生一眼,“怎么会冰成这样?你不是在喝酒吗?你身体的能量都燃烧到哪去了?”

 

连续四个问号让韩家公子一时不知道该如何回话才好,索性撇过头懒得去理那武夫,继续看自己的书。然而顾飞却是比他还在意,一手搓着公子的手,另一手抬起摸了摸他的耳朵,又是连续几个问号。

 

“你很闲啊?”实在受不了对方的大惊小怪,公子翻了个白眼,“你可以去找水深玩玩啊。”

 

顾飞无语,半晌,终于决定开口问道:“水深到底做错了什么?”

 

“他是个白痴,这就是他最大的错。”公子从顾飞的手中抽回一只手,先是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随后端起放在一旁的酒杯,喝了口酒,“当然,除了本公子外,这个世界上的人几乎都是白痴。”

 

顾飞青筋:“你怎么还没被雷劈?”

 

“你舍得?”韩家公子盯着顾飞看,勾勾嘴角。

 

微微一愣,随即不当回事似地撇开头,顾飞扯回公子的手,用自己的两手帮公子搓着暖手。公子瞅着他那似乎若无其事的表情,觉得有些好笑。

 

“反正呆在这也是挨冻,干脆出去吧。”公子忽然说道。

 

“去哪?”顾飞问。

 

公子从他暖和的掌心里抽出一只手,抬起,理了理两人同裹的一条围巾,再一边撩顾飞的鬓发一边说:“去哪都可以,叫楼下的物业管理帮忙看着房子,让维修的人来折腾暖气就行。”

 

“别乱动啊,怎么抓都动。”顾飞不满,抓回公子那只疑似在玩自己头发的手。

 

不以为意地白了他一眼,公子打了个呵欠:“去那个购物广场吧,不过今天应该看不到电影了。”

 

“为什么?”顾飞头也不抬地问,专心地低着头给公子搓手。

 

“今天过节啊。”公子眯起眼,“你该不会不知道吧。”

 

“过节?”顾飞奇怪,“元宵还没到吧?”

 

很少有的,公子沉默了。不知为何,顾飞突然就想到了“在沉默中爆发”这句话。

 

韩家公子深深地盯着顾飞看,目不转睛。

 

顾飞被他看得莫名其妙:“干啥啊?”

 

“武夫!”

 

“……你是不是想陪我练午课?”

 

“白痴!”

 

“靠!”

 

待顾飞从韩家公子一把甩到自己脸上的晨报上知道这二月中旬的某一天到底有何意义的时候,公子已经松开了他们俩齐裹的围巾,拿着书回到了卧室去,随后再出来,已经是摘下了银丝边眼镜,颈上缠着啡色羊毛围巾的公子。

 

已经知道了对方坚持要出门的理由,顾飞坐在沙发上,将自己的黑色围巾戴好,面对韩家公子站了起身,将晨报丢到一旁。

 

韩家公子看了他一眼,二话不说走到门边去换鞋。顾飞连忙跟了上去。

 

“这节怎么过的?我还没过过。”

 

“你能不能问点有含量的问题?”

 

“那就来个有含量的,你这是招揍?”

 

“这就是武夫的含量?”

 

顾飞觉得自己一瞬间就感觉不到寒意了,反而有一股多余的热量直冲脑门。

 

走在稍前方的公子懒得理他,自顾自按了电梯的提示键。再侧过头,见那武夫还立在原地目不转睛地瞪着自己,眉一挑,朝他伸过手。

 

“蠢在那干什么,手冷了。”公子说。

 

顾飞青筋:“你能不能不要那么无耻……”

 

嘴上这么说着,却是上前握住了那朝自己伸来的手,裹在自己的掌心里。

 

韩家公子侧头看他。从过道上的窗户投来光色,公子浸在一片金芒之中,朝顾飞微微一笑。

 

顾飞看了他一眼,手上轻轻扫了一遍掌心中那指尖,不着痕迹地将那形状记下,往前一步。

 

公子抬起另一只冰透的手,落在顾飞的脸颊侧边。顾飞却像是毫不在意那温度,身子往前俯了俯,正好落入了一片光色中。

 

似乎不冷了。

 

当然,这么没有建设性的话,这两人到最后都没有说出口。

 

而那一天对他们来说,其实也并无特别。也许只是比平时暖和一些而已,然后,天气不错。

 

 

-Fin-




累die啦TAT 我要爆睡……【。

评论 ( 6 )
热度 ( 178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