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旁道 07

说要写就要写的07。爆字数了…吃个饱吧

PS可爱的姑娘们别再私底下问我啦,PM本的链接就是这个没错:《Capture Time》【别被白皮书吓到,大概还会再挂到六月底吧

韩顾韩本也提上了日程,就快发一宣了

06




【G】

 

莫大的担忧,苦涩的后悔。

复杂的感情纠结在心头,像凝在河面上迷雾般弥漫不散。

 

邱非定了定神,随后滑动鼠标打开了乔一帆的微博主页。最新一条微博赫然是今天早上发出的,大致内容是说自己已经无大碍,让同僚和广大粉丝们都不必担心。

看着那贴近五位数的转发量,邱非没有多加思量,轻击鼠标也点下了转发,然后双手覆上键盘,敲下一行字:“注意身体健康,感冒了就多多休息,不要玩游戏了。”

 

这里所指的当然不是荣耀,而是各种掌机游戏。邱非自认还是比较熟悉乔一帆的,放假闲来无事,他多半会玩游戏机打发时间。

如果病了都还这么没自觉,一定得好好说他才行。此刻邱非如此想着,全然将对方比自己年长一岁,还是职业圈内的前辈这一事实抛到了脑后。

 

转发了微博,邱非依旧安不下心来。他忧心忡忡地拿起手机准备拨个电话给对方,却又顾虑乔一帆也许在休憩养病。自己突然打个电话过去,要是把病患吵醒那就不应该了。

还是先发条短信吧?邱非想了想,打开短信箱打算先给乔一帆发条信息。但就在这时候,他的QQ响了。

 

邱非闻声抬头,一眼瞄见屏幕右下方一闪一闪的群头像。他迟疑地将鼠标移了上去,发现是新生代群在响。

或许可以在QQ上先看看他在不在线,邱非心想。当然,如果乔一帆真的在线的话,他下一个举动一定是将对方赶下去乖乖休息。

 

边想边点开了新生代的交流群,邱非只看了一眼,就被群里刷屏的速度给闪花了眼。

 

“真不愧是小乔啊,人缘一流,连邱队都转了微博。”

“而且那说话的语气……啧啧,你们感受一下。”

“诶,不过小乔和邱队的感情这么好嘛?”

 

……好像,在谈论他和乔一帆?

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的邱非揉了揉眼睛,再一次盯着群聊看了一遍,最终确定自己没有看错。

 

“必须啊,上次全明星开幕式我还听见一帆前辈和邱队在讨论怪物猎人呢!”

卢瀚文肯定地说。

 

“哇邱队也打怪物虐人?”

郭少兴致昂扬。

“快快,谁知道内幕,报上邱队的HR段数和常用武器来!”

 

“小乔一定知道!”

“对对对,快把一帆炸出来。@乔一帆”

“安点好心吧,人家病人还在感冒啊,顺手@乔一帆”

“哈哈哈哈哈你们太坏了@乔一帆”

 

职业选手那手速是假的吗,不出几秒邱非就被刷了满屏的@乔一帆。

混乱之中,他还敏锐地捕捉到了这么一条:

“邱队你看看这群人啊邱队,都在欺负小乔呢邱队,你能忍吗邱队!以及@乔一帆”

 

“……”

邱非无言以对。这群人明显在拿自己和乔一帆开玩笑,他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

 

不过……

稍微有点高兴啊。

邱非抬起手摸了摸鼻子。

 

群里热闹非凡,一条条发言刷得飞快,任邱非眼力再好,也没能及时把信息都读完。

然而就在那个被人@了半天却一直保持潜水状态的名字突然冒出来的时候,他轻而易举地就将对方锁定了,即如他最近每一次敏锐地捕捉到那个人出现在自己生活中,几乎无处不在的痕迹。

 

乔一帆 15:26:29

邱非是HR6的猎人,惯用充能斧和双刀哦

 

邱非愣住,盯着那行字看了半天,最后紧紧皱起眉来。

他还真在啊。

生病了还上QQ,还有空在群里和大家闲聊,这人到底在想些什么?

 

“哇小乔真的出现了!”

“而且一上来就给大家答疑了,小乔你和邱队到底是什么关系啊?”

“邱队居然用亲儿子斧!吃我大榴弹瓶啦!”

“都别闹啦,一帆身体好点了吗?”

 

没有理会还在叽叽喳喳吵个不停的新生代群,邱非翻开好友列表找到乔一帆的头像,显示手机在线。他连忙打开会话框,手指在键盘上飞快地轻敲:“在?”

发送出去后,邱非又立刻补上一句:“方便给你打电话吗?”

再次按下Alt+S,他坐在椅子上静静地等待乔一帆的回复,目光落在对方的头像上发呆。邱非并没有意识到他最近究竟发了多少呆。

 

结果没等来乔一帆的回复,手机却率先响了起来。邱非微微一顿,连忙伸手将桌面上嗡嗡震动个不停的手机拿了起来。

扫了一眼屏幕上的来电显示,他将手机放到耳边并接通电话,眼睑不由自主地垂低了。

“怎么不好好休息?”邱非率先开口发问。

 

“昨天已经睡了一天了……”

与平日那把温润干净的嗓音截然不同,此时带着浓重鼻音的乔一帆的声音从电话里传了出来。

“今天已经退烧啦。”

 

“退烧不代表痊愈了。”嘉世队长语气中的严肃不改。

“我知道,所以现在也有在注意休息,没事的。”乔一帆连忙说。

“病了几天?”

“大前天开始的,吧……”

“吧?”

“记不清了。”乔一帆吸了吸鼻子,发出一声闷笑,“因为发烧的缘故一直睡睡醒醒,好像都没有时间概念了。”

 

邱非闻言,感觉自己的心脏好像在一瞬被揪了起来。

“……好好照顾自己。”他收紧了握着手机的力度,喉咙深处传来一丝压抑的苦痛,“还有,为什么不告诉我?”

“抱歉……前两天烧的比较厉害,没顾得上跟别人联系。英杰刚好有事找我才知道的,估计也是他事后在群里透漏了吧,不知怎的大家都知道了。”

 

“……”这么听起来,好像反而是没有主动找乔一帆的自己的错?邱非靠上椅背纳闷地想着,自责的情绪又一次涨潮。

“好啦,别担心。”不知为何,但的确仿佛察觉到了邱非此时心中所想,乔一帆又笑了,鼻音让他的声音听上去平和得不真实,“估计你这几天很忙,就没给你说。是我不好,抱歉啊。”

“下次一定要告诉我。”

“嗯,好。”

 

而且要第一时间告诉我。

要在高英杰之前告诉我。

这两句话涌到了嘴边,却无论如何都没有办法说出来。邱非为自己的受限于朋友这个身份而感到泄气,但为了对方,为了自己,也为了这段关系着想,他无法开口。

 

“现在感觉怎么样了?”

“好多了。”

“说实话。”

“……喉咙发炎,还有点头痛和咳嗽。”

 

两人静静地说着话,除了对方和自己的声音,就听不见其他声响。

邱非都不知道自己居然可以这么啰嗦,连乔一帆每一次测体温量得多少度都被他问得一清二楚。

得知对方现在是真的无大碍,邱非终于松了一口气。但心底里的担忧到底没能散去多少,毕竟乔一帆还没彻底病好,而且他发现,对方似乎并不如他所认为的那般懂得照顾自己。

 

晚上玩掌机游戏玩到睡着,忘记盖被子了。

因为这种一般只会发生在小孩子身上的理由而患上重感冒,邱非不禁思考自己是不是有些高估乔一帆了。

没错,他为人含蓄有礼,富有大局观,考虑周到,总是率先为他人着想。但就是这样的人,年龄还不超过20岁,处在少年往青年过渡的时期,有着这个年龄段所有大男孩该有的毛病。有些贪玩,对待自身的事格外马虎,好像注意力都用到关心别人身上去了,反而对自己缺乏照顾。

完全不是外表看上去的那么可靠。邱非认真而严肃地想。

 

“邱非?”久久没有得到回话,乔一帆有些奇怪地唤了他一声。

“嗯。”邱非应声,然后在对方还没来得及说话之前抢先开口说道,“以后晚上一到休息时间,我就给你发个短信。”

“啊?”乔一帆茫然,“短信?”

“对,督促你睡觉。”邱非说得理所当然。

“……我不是小孩子了吧。”

“除了小孩子谁还会玩游戏玩得没盖被子就睡着?”

“这个真的是意外,回到战队里我不……”

“那就在春节假期间。”

“……”

“回答呢?”

“……好、好啦。”

 

不间断地聊了二十多分钟才挂断电话,邱非坐在椅子里,低头看着锁屏的手机,然后深深吸了口气。

虽然无法说出口,但至少可以以朋友的立场尽力照顾他吧?

暗暗下了决定的邱非握了握拳头。

 

又一次将手机放到桌上,邱非滑动鼠标启动已经进入待机的电脑屏幕。他拉开QQ看了一眼,满意地发现乔一帆的头像已经灰掉了。

心情变好不少的邱非回到微博主页,习惯性点了一下刷新,却有些惊讶地发现自己在不到半个小时的时间里被@了上百接近一千条提醒。

他有发表什么很劲爆的言论吗?邱非迷茫,然后点开了那八百多条新提示。

页面刷新,邱非发现所有转发提示都是转的同一条微博,就是他刚刚转发乔一帆的那一条。

而转发内容里,排头的赫然都是自己关心乔一帆的那句话。邱非不禁奇怪他说的有哪里不对,难道让乔一帆好好休息不要打游戏都能招喷?

拖动滚条,他的神色也从疑惑渐渐变为阴沉。直到最后翻到了这出突如其来的闹剧的始作俑者,邱非感觉自己的眼角跳了一下。

 

雷霆_戴妍琦V:哎呀哎呀,邱队真是好关心小乔啊~弓箭手小乔你还不赶紧好起来,双刀的邱队在等你一起狩猎呢!

 

邱非无语了,又一次。

而且戴妍琦居然知道狩猎这个词,还将他和乔一帆惯用的武器给说出来了,显然刚刚也在新生群里和其他人一并起哄他和乔一帆一起玩怪物猎人的事。

这事情闹起来还有完没完了。邱非有些头疼,好在乔一帆已经被他哄去休息了,暂时应该看不见这些乱七八糟的言论。

他在心里思忖着,右手食指滚动滚轮,漫不经心地看着其他围观群众转发戴妍琦的发言。

 

诶诶这是什么?!新世界的大门?

战法小队长与隔壁的阵鬼有一腿哟呵(ノ´∀`*)ノ兴欣和新嘉世的各位怎么看? 

没落豪强与新科冠军之间的爱恨情仇……快告诉我想到罗密欧与朱丽叶的我不是一个人!

啊,小乔,为什么你是小乔呢?

你们够啦哈哈哈哈哈o(*≧▽≦)ツ┏━┓[拍桌狂笑!]

 

……得,这下不止新生代群,连广大粉丝都在拿他们开玩笑了。

邱非感到有些羞愤。是他自己思量有失,忘了在微博这种公共平台上发言得更加注意自己的语气和态度。但谁让他那时候刚知道乔一帆病了,心里着急得不行,也没多加思考就转发了微博。

他一手托着侧脸,纳闷地看着各种调笑的微博。直到一条不起眼的转发陷入他的眼帘,邱非停住了转动滚轮的动作。

 

咱们一帆就交给邱队了~他是个温柔的人,请邱队一定要好好珍惜他。

 

转发这条微博的粉丝显然也是抱着调侃的心理说出这番话的,但邱非看在眼里,听在心中,心底那思绪的湖泊又一次泛起了涟漪。

是啊,温柔的人。

邱非心想。

温柔又强大。一旦到了他的身边,就想永远驻足,不再离去。

 

他颔首,任半张脸埋入掌心里。

黑色的发丝垂落在脸侧,遮掩了他的双眸,也遮挡了从窗外透入的光。

 

这样的人,他当然会好好珍惜。

所以才会像现在这样,小心翼翼地维持现状,止步不前。

 

 

 

时间继续往后推移。

短暂的春节假转眼间就放完了,各队队员也回到了俱乐部里,重新投入到紧张的训练与赛事中。

作为一队之长的邱非依旧忙碌,但三月还未临近赛末,新嘉世上下还是保持着一副平常心,算不上松懈,但也并非多么紧张。至少不像年前那样,忙得连和乔一帆开语音的时间都没有。

或者说,还要更乐观一些。

因为三月上旬的某个周末下午,邱非被乔一帆的一通电话约出去了。

 

一家Sunion店铺中,邱非一手压低了头上圆顶帽的帽檐,另一手抄在外套口袋里,目光不动声色地看了站在自己身旁,正全神贯注地挑耳机的乔一帆一眼。

微微颔首将半张脸埋入围巾里,邱非沉默不言。

 

想要买一副新的套头耳机,这是乔一帆今天约他出来的理由。

对方问得犹豫,担心自己会给职务繁忙的邱非添乱,而嘉世队长本人则欣然答应。于是他们相约一个两人都有空的时间,分别溜出自家战队,来到H市的某个繁华商业区碰头。结果抵达约定地点抬头望见乔装打扮的对方,不禁齐齐噗地一声笑了出来。

要在白天出没于H市人来人往的黄金地段,乔一帆终于不像全明星那次在G市夜游一样大胆了。他谨慎地戴上了平光眼镜,蓄着一头柔软黑发的脑后依旧垂着兜帽,和服务员说话的时候也尽量压低脑袋不让对方看清自己的长相。

邱非对各种电子产品了解有限。就像第一次与乔一帆隔着星巴克的落地玻璃相遇那时,他也是以听着舒服为标准挑的耳机。而此时此刻乔一帆显然是做过功课出来的,认准了几款牌子和型号,顺着一间间官方代理店找过去。

 

“抱歉啊邱非,没想到这么花时间……”

出了Sunion,两人到附近的一家COSTA里买了两杯热饮。乔一帆握着盛有姜饼拿铁的红色纸杯,有些不好意思地说道。

 

捧着同样纸杯的邱非正就着白色杯盖上的小孔饮热巧克力,闻言不禁将视线转了过来,目光落在只比他矮一点儿的乔一帆的脸上。

“没事,像这样走走也不错。”他说道,嘴角愉快地弯起,还伸手拍了拍乔一帆略微垂低的脑袋,“慢慢挑好了,不着急。”

 

感受到那只手收了回去,乔一帆随之昂首,对视的刹那邱非便转过了头,恰好与他错开视线。

但他却看见了留在对方嘴角的那抹弧度,于是不由自主地一起微笑起来。

“那待会再去电玩巴士的店里看看吧?”乔一帆看上去很期待,平光镜后的双眸立即变得亮晶晶的。

邱非奇怪:“你又要买新游戏?”

“年前到现在我都没买过3DS平台的新作啊,刚好把拉下的补上。”

“……”真是任天堂的忠实粉丝啊。

 

而且,果然很贪玩。

安静地站在一旁观察他的一言一语与一举一动,仔细得连那双黑色眸子里闪过的细小璀璨都不舍得放过,陪伴在乔一帆身边的邱非此刻由衷地笑着,原本充斥内心的那股压抑似乎消散了一些。

能这样看着他就很好了。邱非告诉自己,并且发自内心如此认为。

 

乔一帆并没有察觉到他那深邃而沉甸甸的目光。得知邱非还愿意陪自己去电玩专卖店,他显然非常高兴,也不打算再说些什么客气的话了。

“那么我们先去三楼那家……噗、咳!”

 

话还没说完就被咳嗽声打断了。邱非一愣,莫名其妙地看着抿了一口姜饼拿铁的乔一帆就这么把自己呛着了。

“你慢点啊……”邱非无奈,语气里甚至透着一丝不易察觉的宠溺,像在劝笨手笨脚的小孩子。他从口袋里掏出纸巾替他抹掉嘴角沾上的咖啡,丝毫没有意识到自己的举动有多亲昵。

乔一帆狼狈地咳了几声,眼镜顺着鼻梁的轮廓往下滑:“不是啊,这个,味道好奇怪……”

“不是你自己点的吗?”邱非低头看着他手中的姜饼拿铁。

“就是有点儿好奇,所以……”

“原来你没喝过?”

“没有。”

“……”

 

看着乔一帆扶好眼镜后露出一副认错的表情,邱非感觉血液沿着动静脉不断往上涌,下意识捏紧了自己手中的杯子。

他强迫自己冷静下来,大不了移开目光不去看。避开了对方朝他投来的视线,邱非略作犹豫,最终一鼓作气将自己装有热巧克力的纸杯塞进乔一帆的手里,自己则取而代之拿过了那杯姜饼拿铁。

 

“可可你喝吧?”邱非故作自然问了句。

“……呃,喝是喝,可是邱非你?”乔一帆后知后觉地说,“那个味道真的很奇怪啊。”

“没关系。”他摇了摇头,“我之前喝过。”

 

又说谎了,还说得脸不红心不跳。对于这种不学好的见长,邱非不知该高兴还是该纳闷。

结果看见乔一帆毫不介意地就着他喝过的小孔饮杯里热可可,邱非感觉自己瞬间就没有闲情去理会撒谎那点小事了。

都是男生,这又没什么。心中不断给以自己心理暗示,邱非狠下心和乔一帆采取了一样的举动,心中翻涌的紧张与羞怯让他都没心情去在意这拿铁的诡异滋味了。

 

“是不是很奇怪?”抿着热巧克力的乔一帆面露懊悔地观察着邱非的神色,“喝不下的话换回来也没关系,我不是很渴。”

“不会。”邱非看似淡定地摇摇头。这句倒是实话,因为此刻他压根食不知味。

 

他们站在街边,一边喝东西一边低声交谈。大概是太过专注于和对方说话了,因此不管是邱非还是乔一帆,都没有注意到旁边渐渐有路人驻足,并观察了他们好一会儿。

直到一个高中生打扮的女孩怯生生地走上前来,握着手机害羞又兴奋难耐地问“是兴欣的乔一帆吗?”的时候,两人方才产生了一丝危机感。

 

糟糕,被认出来了。

不约而同地意识到了这一点,邱非与乔一帆互视一眼。

然后还未被认出的邱非故作自然地将帽檐压低,乔一帆则勉强地笑着开口道:“不好意思,你大概是认错人了?”

 

“不不,我觉得我没认错……你是小乔吧?我和我的同学在旁边观察了你们很久了。”

说着,女孩伸手指了指自己站在一旁没敢上前的同伴。

邱非和乔一帆随之望去,却被不知何时在远处积累起来的小群体吓了一大跳。

 

“果然是本人吧?”

女孩的双眼闪闪发亮,布满惊喜与期待。

“小乔你是我最喜欢的选手,我看过你所有的比赛,真的非常精彩!如果可以的话能不能给我签个……对了,不知道这位是?”

 

说着她的视线便投往了乔一帆身边的邱非。

但这还不是最糟的,最糟糕的是两人注意到了不远处聚集起来的松散人群有往这头靠拢的趋势。

若是被粉丝围住就麻烦了,姑且不说兴欣的选手和嘉世的队长结伴出现在购物区这条新闻明天会不会上报,如此一来乔一帆的耳机是绝对别打算买到了。

 

怎么就这么不小心呢……还以为乔装做得足够了。

乔一帆不禁自责起来,他更担心连带邱非也要被粉丝围堵在这里。好好的假日因为这种事而泡汤,说不纳闷那绝对是不可能的。说到底都是他自己不够谨慎,以为一副平光镜就能抵挡住群众雪亮的双眼。

 

正当懊悔与内疚涌上心头,乔一帆却感觉到自己垂在衣摆边上的手蓦地被人抓住了手腕。

他一愣,抬头正准备望向垂首望着地板的邱非,然而对方的侧脸却在他的视野之中骤然放大,同时那把熟悉的嗓音在耳边仓促地响起:

“跑。”

 

邱非拉着乔一帆,二话不说转身就跑。

还站在原地的粉丝们看见两人突然就跑了起来,不禁一怔,反应过来后连忙追了上去。

 

事后乔一帆向邱非坦言,这绝对是他成为职业选手后被粉丝逼得最尴尬的一次。

H市本来就是两人的主战场,即使邱非还未被人认出来,但一大群嘴里喊着乔一帆名字的狂热粉丝到底成功地吸引了众多路人的注意力,并有越来越多的荣耀爱好者加入到这场追逐当中。

最终那场面的荒唐程度远远超过邱非与乔一帆的想像。兴欣这只创造了奇迹的冠军队毫无疑问是H市荣耀粉丝的骄傲,而乔一帆作为一名新生代选手,年纪轻轻就为兴欣的夺冠立下了众多为人传颂的汗马功劳。他在H市的人气有多高,用脚后跟想都知道。

被粉丝当街认出,还是在H市的CBD,乔一帆不知道还会不会有比这更糟的了。

 

如果他是一个人的话,也许早就被围堵了。

可是现在,他的身边有邱非。

坚毅不屈,锐气凛然,一旦前进便锐不可当的邱非。

 

拉着乔一帆在购物中心里跑了个九转十八弯,邱非感觉到身后的人跑速明显下降了,连忙带他躲进了一个拐弯处的隐蔽角落里。

好在一路狂奔下来,已经差不多将粉丝都甩干净了。邱非与乔一帆面对面而站,纷纷喘着粗气。

邱非倚着墙努力抚顺自己的呼吸,稍稍缓过来后方才抬起手将头顶上的帽子扶正了一些。乔一帆的体质明显没有他好,此时还微微俯下身,一手撑着膝盖,小声地喘着气。

他另一只手中拎着装有热可可的纸杯,只是看上去手指也没有多少力气了。而邱非嫌杯子碍事,在奔跑的过程中就顺手扔掉了。

 

“没事吧?”已经恢复了平稳呼吸的邱非关心地问道,并伸手扶住乔一帆的肩膀。

呼吸依然偏快的乔一帆摇了摇头,最后深深吸了口气,平复下来。他面色有些泛红,大概是突如其来的剧烈跑动引起的。

“对不起,邱非,都怪我……”

他缓过气来后的第一句话就是道歉。邱非低下头,看见乔一帆透着红的苍白脸色上布满自责与内疚。

 

“只是意外而已。”邱非看着,心生不忍,“而且我也没有注意到周遭的情况,也是我不对。”

“没有,都是我,以为戴了眼镜就……”

“算了,没事。”

“可是,真的——”

“别说了。”

 

话语被骤然打断,刚刚抬起头来想要与邱非对视的乔一帆却惊讶地发现自己的兜帽被对方突然拉起,然后套在了自己的头上。

兜帽的布料压在黑色的短发上,乔一帆对忽然发生的一切感到茫然无措,疑问还未问出口,他就感觉到一道力度从背后传来,自己顺势被压着贴往邱非的身前。

 

“别说了,有人。”

邱非刻意压低嗓音在他身边说了一句。那原本属于少年的声音突然变得如磨砂般,极具磁性,熟悉又陌生,非常不真实。

头上戴着兜帽的乔一帆感受到邱非一只手按在自己的后脑,另一手则绕过他的手臂揽着自己的后背。他垂低脑袋站着,不敢抬头,因为他与邱非此刻的距离是那般接近,近得乔一帆能够感受得到对方喷洒在自己额顶的温热呼吸,渗入柔软的发丝,蔓延过皮肤的表层,细腻的接触。

 

听见他的警示,就真的乖乖地一动不动了。邱非低头看着被自己圈在怀里的乔一帆,突然觉得有些想笑。

将对方的兜帽拉紧了一些,邱非突然产生了一个荒唐的想法:如果可以的话,真想就这样一辈子把他关在自己的臂弯里。

 

当然也只能想想罢了。

低头将额头抵在对方的额顶,邱非有些自嘲地想着,那双此刻乔一帆无法看清的眸子缓缓变得深邃而幽暗,流光化作极细的一条丝线,纠缠在沉甸甸的感情里,如有滚烫的暗流在涌动。

 

感受到乔一帆落在自己颈间的呼吸,邱非感觉头脑开始变得温热。苦涩的心情没由来地自某个深处冒出,仿佛油井被人凿开,渐渐填满了心脏的底部,沉重得几乎让人无法忍受。

同时,对这个人所产生的莫大的喜欢如同气体加热膨胀一般溢满他的身心,几欲要占去他思考的空间,让他克制不住想要向对方道出自己真正心意的冲动。

 

我喜欢你。

他听见自己的声音在心底里无声地回响。

我真的,真的,非常喜欢你……

 

静默的角落里,邱非紧紧抱着乔一帆。心中苦涩与喜欢的情绪纠缠得难分难舍,无法否认,也无法释怀的矛盾。

 

为什么?

发自内心地,深深地喜欢着一个人。这明明是非常温柔的感情,为什么却又像现在这般让人难过?

脑袋抵着脑袋,心腔贴着心腔,明明前所未有地靠近,却触之不及。

就算心脏紧紧贴在一起,这份心情依旧没有办法传达给你。

 

“……邱非?”

怀中传来乔一帆不大的声音。

“他们还没走吗?……我们被发现了?”

 

“没有。”

邱非应声,低下头,几乎隔着兜帽的布料埋首在他的颈间。

“没有被发现。”

 

放心好了。

一切都没有被发现。



-TBC-




08

8000+,爽不

少年求而不得的苦恋,花再多笔墨都写不腻啊

炫迈嗑完了,接下来请耐心等等吧,又要构思剧情了

近期可能会和机油咔叽合写一篇双视角短打邱乔当练笔,邱乔无料则是三视角,好多稿子…

评论 ( 90 )
热度 ( 535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