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旁道 06

恢复更新啦。本子的稿写完,人就跟吃了炫迈一样活过来了!

考虑到《旁道》接下来的剧情节奏与字数…乖乖地改成按字母顺序做小节标题_:(´ཀ`」 ∠):_

*对了,暂定在7/26的虫爹O发个邱乔无料,丢个天窗断后路:《砂糖时计》

05




【F】

 

邱非阖上了酒店的房间门。

已经坐在床上玩手机的闻理正想向他们夜出归来的小队长打声招呼,就听见身体素质一贯很好的邱非没由来打了个喷嚏。

 

“队长回来啦,玩得开心……吗,诶,难道着凉了?”

闻理连忙问道。

 

邱非抬起手揉了揉被冻得有些发红的鼻子,摇头。

“没事,稍微吹了会风。”

 

作为一队之长,年纪轻轻就显得成熟稳重的邱非平常还是很注意照顾自己的。冬夜出门要注意保暖这种事,闻理不认为邱非会忽视。

他的视线略带探询意味地在邱非身上一番打量,最终将目光落在对方因鲜少接触阳光而肤色白皙的颈间。

“咦,队长你不是戴着围巾出去的吗?围巾哪去了?”

 

闻言,邱非原本打算摘下平光镜的动作猛地顿住了。闻理不明所以地看着他们的队长异常僵硬的背影,有些害怕自己是不是说错了什么。

结果不待他战战兢兢地等来邱非的回答,还穿着外套的少年突然又打了一个喷嚏。

 

“……”

“……啊,队长!你还是快点去洗个热水澡吧?要是感冒就糟糕了。”

 

邱非吸了吸鼻子,点点头。

 

步行回酒店的后半段路程上,他的围巾一直裹在乔一帆颈间。

光是想到沾有自己气息的私人物品与对方肌肤相亲,邱非就感觉血液直往上涌。生理违抗意志,让他在剩下的路途中一直处于浑浑噩噩的状态。

这份感情暧昧不清的时候还不会察觉,一旦意识到自己喜欢着这个人,一切似乎就会变得不那么纯粹了。并且作为刚刚理解自己心底里暗生的那点儿情愫的少年,邱非对此产生的反应更是过激,因为不甚理解,因为慌张无措。

 

察觉到自己的心意并不可怕,如何去面对才是最大的困难。

姑且不论这是邱非第一次清楚地知道自己喜欢上了某个人,对方可是和他一样,都是男性。是他在职业圈里的前辈,对手;也是他生活中为数不多的玩伴,挚友。

也许连乔一帆自己都不甚清楚,他到底给邱非带来了多少东西。一个特别的人,光是他的音容笑貌就足以构成珍贵的回忆。心情随着他的一举一动起伏,或喜或忧,都是他给予的宝物。

这样的,大概就是喜欢了吧?或者说,其中一种喜欢。

 

可是……

 

怎么可能说的出口呢?

放下了替换的衣物,邱非站在浴室里,静静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

 

且不说他们是同性,又是对手,邱非知道乔一帆是真正拿自己当好友看待的,他希望小心翼翼地珍惜这段交往。

因此,即使察觉到喜欢,即使感情透过认知的缺口化作无法抑制的暖流溢出,他既没有往前一步的立场,也没有这份勇气。

 

“好好冷静一下。”

抱着侥幸的心理暗示自己,邱非拧开水龙头接了把冷水扑打在脸上,感受着寒冷的刺痛透过皮肤,直抵大脑表层。

 

 

 

洗完澡出来,浑身散发热气的邱非穿着一身深色的睡衣,一边用挂在颈子上的干毛巾擦着头发。

闻理依然在玩手机。看见邱非从浴室出来,他连忙坐直了,并开口提醒道:“队长,刚刚你的手机响了,我想帮你接的,不过……”

话说还未说完他就止住了,并用有些复杂的眼神小心地打量邱非的脸色。

 

邱非被他盯得莫名其妙:“不过什么?”

“……呃,就是,”

闻理斟酌了一下语言,还是说了下去。

“是兴欣那个叫乔一帆的选手打来的。”

 

邱非的动作蓦地顿住。他的表情看上去很是错愕,看向闻理的漆黑眸子里甚至闪过一丝罕见的慌张。

这还是闻理第一次见到他们沉稳可靠的小队长露出这样的表情。好像什么不得了的秘密被人道破,毫无准备的,突然得让人手足无措。

但他并不清楚邱非的反应为何会如此强烈。这也没什么吧?除开一些性格奇葩的,哪个选手在别的战队中没有合得来的好友呢?

更何况新嘉世的队员又不是瞎子,他们队长和兴欣的阵鬼交情很好,这是任谁都看得出的。全明星开幕式的时候他们聊了很久,今天的活动过后邱非也是跟乔一帆一块离场的。两人穿着不一样的队服,手中拿着一样的饮料,有说有笑。

那画面太和谐,他们不敢看。清冷凛然的小队长终于也找到小伙伴了,闻理一行人心中倍感安慰。

 

“知道了。”

察觉到自己失态的邱非连忙说了一句,故作自然地走到床边,拿起放在被单上的手机,滑动屏幕解锁。

显示有一个未接来电与一条新短信。点开未接来电,上头显示的理所当然是乔一帆的名字。关掉后又打开了短信,姓名相同的发件人让邱非感觉自己的心脏倏地漏了一拍。

 

乔一帆发来的短信内容很简单,就是问邱非休息了没,自己方才忘记把围巾还给他了。

那条围巾,邱非想了想,是前不久入冬的时候老板送的。黑色的范思哲,还很新,嘉世战队人手一条,款式不一。

羊毛绒不止柔软,还保暖得很,颜色和款式也是他喜欢的。如果弄丢了,大概会觉得可惜,但如果是留在乔一帆那儿,意义就截然不同了。

 

耳边充斥着心跳声,并且有越来越响亮的趋势。邱非抬起左手握成拳压在唇上,好似这样就可以将心跳频率按下去。

他暗暗地深吸了口气强迫自己稳住情绪,然后右手在九宫键盘上一阵大爆手速,回复:

“不用了,你留着吧。”

 

能在对方身边留下一样属于自己的东西也好。

心里抱着这样的想法,无法对任何人言说。邱非觉得自己真的不太对劲,这怎么看都不像他会做出来的事。

但他的确这么做了。表面看似平静地开口,故作自然,心底里却由衷向往着。

因为除此之外,他并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做些什么。

已经满足了。

 

看着屏幕上显示短信发送成功,邱非并没有感觉到自己心底里的起伏因此平静下去。

相反的,心脏好像被拎着提了起来,抵在心腔的皮肤底下,震得让人无法安静思考。

 

“队长……你没事吧?”

一直在旁边小心观察的闻理突然出声问道。

 

年轻的嘉世队长这才回过神来。他颈上还挂着毛巾,半干的短发带着冰冷的湿意,手中依旧握着手机,邱非扭头望向闻理:“怎么?”

“你的脸好红啊,是不是刚刚洗的太热了?”

“……我?”

 

看见盘腿坐在床上的闻理忙不迭地冲自己点点头,邱非有些茫然,然后抬起另一只空出的手,迟疑地摸了摸自己的脸。

好烫。

他心想。

 

邱非转过身背对闻理,迈步,又一次进了浴室里。

水汽还未完全散去,邱非再次站在镜子前,看着里头满脸通红的自己。

手指与掌心顺着脸部的轮廓往上,邱非探了探额头,继而又往下,覆上了漆黑通透的双眼。

黑暗的视线之中,他沉默不言地感受着掌心发烫的温度,以及心底里汹涌起伏的感情潮汐。

 

 

 

全明星周末很快过去了。

嘉世与兴欣安排在同一航班返回H市,两队队员在机场一起候机,彼此之间互相交流打发时间,气氛倒也和睦愉快。

 

邱非自然和乔一帆坐在一起,一人背着一只运动包,有一搭没一搭地聊着。

兴欣的人对此一脸了然,显然都和乔一帆八卦过两人如此熟络的内情了。而嘉世那边除了闻理,其他人或多或少都有些诧异,遮遮掩掩地用余光去瞄他们与兴欣阵鬼低声交谈的小队长,心底里有个声音在呐喊卧槽。

 

直到登机,邱非发现自己的座位甚至是与乔一帆挨着的。两人独自占了一边靠窗的双人席,前面是嘉世队员,后面则是兴欣。

说不是故意安排的都没人信。邱非感觉自己的眼角跳了跳。

 

“邱非,你喝什么?”坐在靠近过道那边的乔一帆问道。

“茶。”

“那两杯茶好了。”

 

从空姐手中接过两只杯子,乔一帆将其中一只递给邱非。

看着黑发的少年一脸平静地接过,他继而又开口:“话说,我后来才发现……邱非你的围巾是范思哲。”

“嗯?”饮了一口热茶的邱非闻言抬眼看他,脑子里转了一圈才反应过来对方在说什么。下意识收拢了手上的力度,邱非握紧了杯身,努力摆出与平日一样的态度,“嗯,怎么了?”

并没有察觉到对方的异常,乔一帆挠了挠头,道:“那个应该很贵吧?就这样送给我会不会……”

“没关系。”邱非摇了摇头,“我还有一条。”

 

他说谎了。

邱非不动声色地移开目光,投往窗外。

明明前不久他还一直在苦恼自己因不擅长说谎而遭遇各种窘迫的事。而此时此刻,尽管依然算不上流畅,但他的确靠着扯谎遮掩了自己的慌张。

 

撒谎并不是什么好事,他却在为此而努力着。

因为没有别的办法了。将围巾留给乔一帆,是他自私的想法。没有合情合理的理由,只好找个不存在的事实作为借口。

他成功了,成功将那条原本属于自己的黑色围巾留在乔一帆的身边。心中有窃喜,邱非却同时感受到了无奈,还有点儿沮丧。

 



回到H市,常规赛继续进行得如火如荼。

邱非又一次忙得恨不得能分身,不过这次有他个人的意愿在里头——他想只要忙起来了大概就能将那件无法言说的事暂时抛诸脑后了吧。

无奈事与愿违。

 

邱非发现,乔一帆的名字越来越频繁地出现在自己的生活当中。

有时候是在训练室里听见队员们在评论兴欣的阵鬼越来越出色了,有时候是电子竞技杂志上出现了有关乔一帆的内容,甚至在邱非乔装外出的时候,他站在购物广场的门前,昂首便能看见挂在大厦外头的巨大显示屏上挥舞着太刀雪纹的一寸灰以及其代言的周边产品。

 

逃无可逃,无处可躲,这当中的理由连他自己都搞不清楚。

难道是他自己的意识发生了变化吗?

因为察觉到了那份心情,因为知道这是喜欢,所以目光总是不由自主地在人群里寻找那个人的身影吗?

 

浑浑噩噩地度过了一段时日,春节即将来临。

新嘉世在常规赛中的战绩不错,但按照目前的成绩来看,基本上无望进入季后赛。战队上下对此却并不感到多么失望,毕竟这只是他们的第一个赛季,他们已经拿出足够理想的表现了。

邱非从俱乐部回到家中。

已经大概能估算出本赛季嘉世的排名会去到哪儿,这或多或少都让这位联盟中年纪最轻的队长感觉肩上的担子暂时轻松了一些。因此回到家后他难得真正放松了几日,尽管过年也有许多杂事,但常规赛期间积累下来的疲劳到底得到了舒缓。

 

静下心来的时候依旧难免想到那个人。

距离全明星已经过去一段时间,邱非有足够的时间来梳理自己的心绪。是的,他是喜欢乔一帆。这份比什么都来得真实的心情骗不了任何人,他无从否认,也没有逃避的打算。

这一次,他不会再退缩了。

只不过,也没有办法前进。

 

春节假的一天下午,先前一直忙碌于外出拜年的邱非终于得了空闲,在电脑前坐下浏览网页。

习惯性点开微博扫一眼,他原打算看看嘉世的官方有没发布什么需要转发的新消息。结果主页读取完毕后刚看了几条,邱非就微微蹙起眉头来。

 

作为新生代的一员,又是嘉世战队的队长,邱非的加V微博账号理所当然与众多职业选手互相关注了。而此时此刻,就在他的微博主页上,源源不断地刷出各种转发一条关心乔一帆生病情况的微博。

转发人当然是各位职业选手,有黄金一代的选手如苏沐橙,也有新生代的成员如高英杰与卢瀚文。而他们的转发内容,无不是关心乔一帆的感冒如何,退烧了没有,等等。

对此事全然不知的邱非飞快地转动鼠标滚轮,一边快速阅览一边将页面往下拖。不出一会儿,他就从彻底的状况外转变到了解了事情的概况,脸上的神色也越来越凝重。

 

他生病了?

邱非心生疑惑,然而担忧却比其他任何感情都更迅速地填满了他的心腔。

他们平常依旧保持联系,只是过年这几天两人都比较忙,自除夕夜倒数至零点时通了个电话说声新年快乐,一直到今天都没有再交流。

乔一帆家住B市,邱非对此记得非常清楚。天知道寒冬时节在B市感冒发烧会有多难受,而且从其他选手转发的内容看来,乔一帆似乎烧得不轻。

 

心脏悬了起来,大脑被大片大片的空白占满。邱非突然埋怨起自己前几天都干什么去了,居然连乔一帆生病了这种事都会忽视。还说喜欢人家呢,难道他的喜欢就只有这种程度吗?



-TBC-




07

原本06和07合起来才是构思好的一章的,但我发现字数实在是…

所以剧情进展都压到了07,快的话今晚搞出来,慢的话明天吧【真的吃了炫迈好吗


哦对,虽然现在说有点迟了,但我不得不认个错。我由于专业缘故,写文有严重的翻译腔,英语和日语都有。这个实属无奈,有处理得不够自然的地方,希望各位抱着看逗比的心情多多海涵

而且基本不写黄暴,所以文章内容大概很寡淡?想在我这里看接地气or喜闻乐见的东西,那是没有的

虽然不排除后面会写肉渣和拉灯,但请不要抱太大希望。不然最后没吃到,又暗搓搓地说掌勺的心脏

作者是不会说“怪我咯”的【踹

评论 ( 24 )
热度 ( 311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