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Hands up, sugar

*军兵AU,与 Praise the Lord 同世界观

*想看老叶打儿子,也想看两个儿子打架(

 

 

 

 

 

《Hands up, sugar》/昨日未完

 


 

 

 

“听沐姐说,邱队你以前跟叶局长练过如何使矛?”

 

听见这句话时,邱非刚从搏击场上下来。他穿着黑色的背心和亚麻色的军服裤,正用挂在颈子上的毛巾擦汗。一头柔软的黑发因方才的剧烈运动而略显凌乱,汗淋淋的额头和颈间散发着夹杂荷尔蒙气息的热量。

邱非抬头看向一旁给他递运动饮料,同样一身训练服打扮的乔一帆,随后扬了扬眉。

 

“是啊。”

“好厉害,那为什么现在不练了呢?”

 

话一出口乔一帆就有些后悔,因为他发现邱非正不遮不掩地用看蠢蛋的眼神盯着自己。

 

“因为子弹杀人比较快。”

“……”

 

“你想看?”

邱非一边问一边拧开运动饮料的瓶盖。他又怎会不懂对方提起这个话题的意思。

 

果不其然,闻言乔一帆眼前一亮。

“想看想看,特别想看!”

 

看见他兴致勃勃的模样,执行局最年轻的支部队长若有所思。

最后,邱非颔首同意了。

“可以。要不我们来对练一场?”

 

“对练?”

“嗯,你会用长刀吧?”

“你怎么知道的……”

“沐姐说的。”

“……”沐姐!!

 

乔一帆颇感犹豫。

和邱非做冷兵器对练?

他还记得自己毕业考核成绩单上自由搏击的分数貌似比邱非低了8分。横看竖看,这根本就是找虐。

 

“怎么样,来吗?”

此时反而是邱非反过来催促他了。只见那双素来平静无澜的黑色眼睛眸光明亮,轮廓分明的脸庞透露着一股跃跃欲试的兴奋。

 

哇,看起来简直迫不及待要揍他的样子。

 

乔一帆在脑中做了一番激烈的思想斗争,最终视死如归地点点头。

“好,来吧。”

 

 

 

邱非狠厉的身手在执行局里可谓无人不晓。

这位雷厉风行的第一支部部队长兼一分队队长屡次在会上被叶局长点名批评“下手不知轻重”。虽然分队长级以上都拥有当场击毙权,但正常人握枪的时候都会悠着点不是?

邱非倒好,遇到任何问题,能开枪就绝对不开口。

 

搏击场边上放着一排木制兵器,平日里被执行局的士兵们当做增添娱乐的玩具使用。邱非从中挑了一根适手的长棍,而乔一帆则选了一把木刀。

邱非擦完了汗,将毛巾随手扔到自己的运动包边上。乔一帆拉开运动服的拉链,脱下外套后单穿着一件白色短袖T恤。

两人赤着脚,面对面来到场上。乔一帆依然低着头度量自己手中的木刀,顺手还挽了几下刀花。邱非一看,神色有些好奇。

 

于是乔一帆抬头便对上了邱非兴致高昂的神情,他不禁感到有些哭笑不得。

“还请邱队手下留情啊。”

他半开玩笑地说道。

 

谁知邱非却认真地问道:

“真的?要让你吗?”

 

你??

那份正直令乔一帆一时怔住。

就这么问出来?当他不要面子的啊?

 

“……真的,让吧。”

“好。”

 

于是在点头示意后,两人正式拉开架势,进入备战状态。

邱非转动手中的长棍,脚下轻挪步子,目不转睛地观察着乔一帆细微的动作。他深知这位第一支部二分队队长有多沉得住气,选择先攻看起来不像对方的作风。

 

然而这个念头刚在他的脑海里浮现不到一秒,乔一帆就动了。

长刀毫无预兆地以一个极其刁钻的角度由下往上劈来。

 

不论是出手时机还是手法都叫人猝不及防,即便是邱非也不由得一愣。好在出色的反射神经令他本能地采取防御姿态,长棍一甩迅速横在身前,甚至在意识跟上之前就勉强挡下第一击。

这反应速度,连出手的乔一帆都有些惊讶了。

 

“你反射神经也太好了吧?”

乔一帆颇感震惊。

 

“你这找的角度也太阴了吧?”

邱非忍不住回嘴。

 

素来平和温顺的年轻人嘿嘿地傻笑了两声,第二刀随之而来。

有了前车之鉴,邱非也不再轻敌。他谨慎地躲过一次又一次的横劈竖斩,终于看准了适当的时机,长枪出手。

 

木棍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捅出,第一下便精准地敲在了刀背上。

落点虽小,带来的冲击力却不容小觑。刀身震得颤抖不止,连带乔一帆的手腕都受到了不小的冲击,木刀险些自手中滑落。

然而,不待乔一帆调整好身姿,穷追不舍的长棍已如暴雨般落下。

 

好快!

 

乔一帆心下一惊,动作却不敢怠慢。他不得不转成双手握刀,来抵御邱非步步紧逼的攻击。

长棍带着虚影,速度极快却节奏不乱,接连不断地往他可能出现的破绽处袭来。

邱非舞棍的动作干脆极了,姿势流畅而精确,棍尖又快又狠,好几次乔一帆都是依赖条件反射才勉强躲过他的强袭。

 

上挑,侧击,甩棍,下劈,收棍,回身,抬脚踢枪,刺出!

 

这一下来得太快,乔一帆不得不往后迈开一大步借以躲过邱非的追击。

谁知下一刻,邱非手中的长棍却猛地改变了攻击角度,转而用另一头由后往前收。乔一帆在动态视力捕捉到这一动作的瞬间便在心中暗叫不好,然而身体却跟不上反应。

下一刻,长棍击中他的膝后,乔一帆立即半跪在搏击垫上。

 

没有给他多余的反应时间,乔一帆抬头便迎上收棍后再度出手的邱非。对方漆黑的双眼正闪烁着明亮得近乎刺眼的焰火,目光灼灼,锐气逼人,仿佛要切割开一切阻挡在他眼前的障碍。

他的额间再次淌下汗水,肌肉匀称的手臂冒起青筋,一切彰显着眼前的年轻军人正处于极度高亢兴奋的状态。

 

太漂亮了。

虽然这样下去他会输得很狼狈,但乔一帆不得不承认,邱非使用长矛进攻的身姿,好看得让人挪不开眼睛。

这就是叶修一手教出来的弟子。

 

“还有时间走神?”

熟悉的声音染上了兴奋难耐的战意,邱非挑眼看他,嘴角泛起一丝挑衅的弧度,攻势却一刻不停。

“让你一把匕首也可以。”

 

年轻,英勇,好战,无所畏惧。

乔一帆也很佩服自己这种时候居然还有闲心去称赞邱非。这个人刚刚不是答应了要让他的吗?现在呢?他管这叫让?

 

尽管如此,乔一帆也不是不能理解邱非的心情。

因为他自己也被挑起了好胜心。

 

在棍尖即将落到肩上的瞬间,乔一帆倏地一个翻身向后,就地一滚后顺势往前突进。

长刀紧握在手,迎上再度甩出的长棍,脸色略显苍白的少年敏捷地压低上身,刀锋一转,划破空气。

 

哪怕要输,那也要输得光彩一点儿,对吧?

 

 

 

“作死吗你们!”

 

叶修气急败坏的模样堪称罕见至极。不仅如此,他还往自己引以为傲的两个学生的脑门上一人赏了一个爆栗。

被打了的邱非和乔一帆大气都不敢出,连脑袋都不敢摸,只能低着头默默挨训。

 

“论格斗技小乔能和你打吗?!”

叶修取下嘴上的烟,目光严厉地看着邱非。

“还较真上了你?说过多少次,懂不懂轻重,懂不懂?”

 

眼看这样下去,邱非恐怕要被骂个狗血淋头,乔一帆连忙着急地开口解释道:

“前辈,这不怪邱非,是我说想看他用矛的。”

 

闻言叶修看了他一眼。

然而下一秒,他的掌心又一次毫不留情地拍在邱非的后脑勺上。

“他说想看你就让他看啊?!豪龙破军都用出来了,真想要小乔的命吗?”

 

邱非自知理亏,挨了老师的揍也不敢反驳。

反观乔一帆又惊又急。为啥他明明是帮邱非解释,结果反而害邱非又挨打了啊?

 

叶修是真的生气。如果不是其他队员发现两位队长的对练凶狠得不同寻常,继而慌慌张张地来找他报告,这事还不知道会怎么收场呢。

放眼看向他的两个得意门生,邱非还能理解,虽然他平常看起来还算听话,但打起架来就跟小孩子一样没轻没重。问题是怎么一帆也陪着他闹?

 

总之这种事上,邱非可以说是惯犯了,但看在乔一帆是初犯的份上,敲两下训两句也就算了。

叶修深深地吸了一口烟,一边平复情绪,一边将烟头按熄在烟灰缸上。

“下次不准再犯,你俩要对练的话必须找另一个军衔在少校以上的人在场盯着。要是把小乔打残了怎么办?你娶他啊?”

 

在真正生气起来的执行局局长面前,两个平日在局里叱咤风云的年轻人头都不敢抬,一句话也不敢说。

叶修看着他俩,最终无奈地叹了口气。

“听明白了吗?”

 

“明白。”

犯了错的两人低着头应声。

 

“还有什么想说的?”

叶修也只是顺口问一句,本想着不再啰嗦把他俩放了。

谁知邱非却默默抬起头来,神色恢复了一贯的淡然,眼底里甚至带着一丝认真。

 

“前辈。”

邱非说道,语气平淡而理所当然。

“其实不管怎么样我都会娶他啊。”

 

“臭小子还敢顶嘴!”

 

 

 

-Fin-






小蓝快来啊老叶打儿子了!!

邱队的战斗描写有参考2B小姐姐的枪姿


我是不是特别勤快 是不是值得表扬!(滚

评论 ( 22 )
热度 ( 334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