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乔队颜文字观察笔记

《旁道》番外——不记得几了…(

只是个有病的脑洞我为什么要爆这么多字qAq

 

 

 

 

 

乔队颜文字观察笔记/昨日未完

 

 

 

 

作为嘉世战队的一员,上至全明星下至替补,副队长闻理表示,有一项技能是必须学会的。

哪怕你背不出队训,说不准每日训练一共有几项,记不住队长的鞋号和喜欢的酸奶口味,你也要优先掌握这项性命攸关的被动技能。

 

那就是——

 

 

读懂兴欣乔一帆队长的颜文字背后的含义。

 

 

这话看着玄乎,却是所有嘉世队员心中的一句真言。

举个例子,乔一帆平时在聊天软件上发的最多的就是“^^”这个表情,中规中矩,亲切又不突兀,很是符合乔队平日示人的形象。

然而当这个表情和邱队的名字一起出现时可就不一样了。

这往往代表着两位队长之间的感情生活出现了点儿小矛盾,就像前几天的时候——

 

一寸灰  18:22:42

邱非^^

 

彼时正一边吃饭一边玩手机的闻理刚刷到这条消息。他连嘴里的白米饭都来不及咽下,便下意识抬头张着嘴看向隔着餐桌坐在对面的邱非。

显然邱非本人也注意到了群里的状况,当即就皱起眉头。一贯起伏不大的英俊脸庞上浮现出一副半是疑惑,半是无辜的神色。

随后闻理便看见自家队长放下餐具站起身来,和自己打了声招呼后,握着手机出食堂打电话去了。

一看邱非离开,闻理便立即翻开他们背着队长偷偷建了三年有余的关爱嘉世小队长群,果不其然发现里面已经因为乔队的颜文字而炸开了锅。

 

“卧槽乔队这是怎么了?!”

“小队长又闯了什么祸啊……”

“喂喂怎么说话的?一上来就怪咱队长,胳膊向外拐吗你?”

 

“队长呢队长呢?快通知邱队啊大事不好了!”

“队长已经出去打电话了……”

 

“闻副!队长和乔队又咋了啊?”

“我也不知道……唉,害怕。”

“害怕+1”

“害怕+2”

“害怕+10086”

 

情况大概就是这样。

 

 

 

总而言之,由乔队的颜文字所引起连锁反应实在太过强烈。加上邱非本身的性格以及他们无孔不入的细心观察,这两人闹矛盾起来往往吃亏较多的都是他们小队长。

好吧现在已经不能算小队长了,毕竟自家队长全明星都连续进了三年了。

但他们乐意啊!

 

不论是身为战队的副队长,还是私下交情不错的朋友,闻理都认为自己有责任去关心一下邱非的生活状态。

毕竟这两人谈恋爱起来那可不是一般的恋爱啊。要知道,这可是队长级、全明星级、电竞国家队级的恋爱关系啊!就算是为了两位队长的竞技状态着想,他们也要蹚这趟浑水不是?

 

或者其实还有一个原因,他们费尽心思,恨不得用尽全身上下每一个毛孔去分辨颜文字后乔一帆的情绪,其实是因为……

 

他们实在不想和心情糟糕的乔队刚正面。

 

什么?你们觉得这种想法太怂了?

 

不。

闻理严肃地表示。

这他妈是求生本能啊!!

 

往严重点儿说,和乔一帆的“=w=”比起来,这个“邱非^^”就压根不是事儿。

这可是一次又一次血的教训积累起来的宝贵经验。如今嘉世战队的队员瞧见这个颜文字,都免不了都上两抖。

而当乔一帆发“邱非=w=~”,那才是真的要出大事了。

 

就像……

 

“邱非=w=~”

 

……

……

……

 

WTFFFFFFFFFFF

完了队长快逃啊!!!

 

在看见顶着自家队长的名字和那个穷凶极恶的颜文字的鬼剑士率领兴欣公会千军万马一并登场的那一刻,嘉世战队的妇孺老幼瞬间心脏提到嗓子眼,尖叫声憋在喉咙深处就快要炸出来了。

 

卧槽卧槽卧槽卧槽。

 

“是乔队啊啊啊——!”

 

而且还是顶着颜文字的乔队!顶着“=w=”和波浪号的乔队!!妈呀队长你又干了什么好事?您就不能消停点好声好气哄着乔队吗?!不能吗?!

嘉世战队的队员们心情复杂得不得了。一方面他们心疼自家队长或许又要被乔队打爆了,护驾心切几乎恨不得扑上来用自己(操作的角色)的血肉之躯来为队长抵御刀枪炮火;二来他们又有些埋怨小队长怎么又和乔队闹矛盾了。

夫妻关系最重要的就是和谐,是和谐呀队长!乔队在床上都已经把上位让给你了,这是多么不容易的牺牲啊!要有点儿男人的担当啊队长!

 

一时间,不管是游戏里的队内聊天频道还是语音频道都挤满了嘉世队员们哭天抢地的惨叫和哀嚎声。

 

“乔队又领着一个气功师一个流氓冲过来了——”

“我日啊是方锐和包荣兴!”

“卧槽太狠了吧乔队!这是非要取咱们队长的性命不可啊!”

 

“快!保护队长!”

“队长!队长快到我的身后来!”

“邱队你能别往前冲了吗我的妈呀队长小心!”

 

“闻副!闻副!闻副救命啊!”

“喊毛线的救命!不准喊!闻副才没空鸟你!”

 

“乔队怎么回事啊为什么又搞针对啊……!”

“队长算我求你了快去和乔队道歉行不行!”

“快去道歉吧啊啊队长!!”

 

邱非快被他们气得画风都不对劲了:你们能不要那么多戏吗!

 

纵观如此多次抢boss,凡是乔一帆顶着“=w=”出场的就准没好下场,一来二去嘉世战队都快得颜文字恐惧症了。

当然,在职业比赛里他们可不会轻易受到这种表情版垃圾话的影响,毕竟赛场上只论输赢不谈感情。

 

但网游里不一样。那可是活生生的乔队哎,有礼貌没架子,声音干干净净,语气平易近人,会开玩笑会卖萌还会心脏,简直朝气蓬勃有血有肉啊。

每当这时候他们就很难分离自家队长与乔队之间的那层特殊关系,毕竟爱屋及乌嘛。满打满算那可是他们嘉世过了门的儿媳耶!虽然还住在娘家,跟着娘家人姓,但好歹和他们邱队坐实了关系不是?四舍五入一下,他们这一圈可就是大哥大嫂小叔子小姑子了,能不揣在心里吗你说?

 

 

 

不过话是这么说,虽然很心疼他们小队长,但乔队的颜文字也并非全都是杀伤性武器。

 

乔一帆毕竟是乔一帆,即使当了队长变得心脏脏的,也不会改变他友善又柔软的本性。

抱着一腔姨父姨母心的嘉世队员们除了努力训练打好比赛以及关爱自家队长,邱非和乔一帆在人前的相处他们也都看在眼里。

发微笑颜文字的乔队固然很可怕,但偶尔示弱的时候还真是……软软糯糯十分可爱!

 

这里就不得不提一下乔一帆的“QAQ”了。

 

职业选手的手速可不是摆着看的,比起用输入法里自带的颜文字,自己手打出来的要快多了。

对,撇开那个恐怖的“^^”,乔一帆平日发得最多的应该是这个软软的哭泣表情。

其实这个表情也十分常见,联盟的年轻选手们都特别爱用,不止像戴妍琦那样的女性选手,连蓝雨的卢瀚文以及神奇战队的郭少,用起来撒娇卖萌可都是个顶个的顺口。

 

然而乔一帆的哭哭那能是一般的哭哭吗?这个“QAQ”的威力之巨大,嘉世战队上上下下可都是切身体会过的。由于效果太过拔群,他们私底下甚至怀揣敬畏地将之称为对邱宝具。

毕竟面对他们邱队的时候,乔队的“QAQ”简直是大杀八方的人间利器。

 

这不,你瞧——

 

一寸灰:邱非QAQ

一寸灰:英杰不跟我下竞技场QAQ

 

在新生代的职业选手当中,关系亲近又知道兴欣与嘉世队长勾搭上了的小年轻们在微信里开了各种小群,每天的聊天主题乱七八糟不务正业,除了正经事儿以外什么都能扯上。

乔一帆和邱非自然也是在群里的,并且因为老底被摸清的缘故,他俩在群里说话也不怎么遮遮掩掩。

因此,这个群就成了嘉世众人美曰守护邱队乔队和谐生活,实则窥屏吃瓜咬手指的重要信息源。

 

战斗格式:那等会我陪你去

 

只要邱非有空,乔一帆的信息他基本都是秒回的。

而且只要这个委屈屈要抱抱的颜文字出现了,邱非队长几乎有求必应。这样的日常互动对于他们而言多不胜数,围观群众们对此已经司空见惯了。

 

一寸灰:邱非邱非QAQ上次你发给我的片源我没存下来…

战斗格式:我再发你一次

 

一寸灰:邱队邱队!我就差个红玉了!来陪我刷雌火龙好不好QAQ

战斗格式:好

 

一寸灰:邱非~我想喝奶茶QAQ

战斗格式:叫个coco外卖给你?

一寸灰:我要喝喜茶QAQ

战斗格式:好

 

一寸灰:邱非非非非QAQ我的ipod刚才不小心掉进浴缸里了

战斗格式:你怎么又在洗澡的时候瞎干些有的没的……

战斗格式:我下单给你订了个新的寄过去了

 

……队长你怎么能这么好啊!

抱着手机默默窥屏的嘉世队员们无一不捂住心脏,在心底里发出迷妹般的高呼。

 

他们还真担心哪天乔一帆突然来一句“邱非QAQ我想要嘉世”这样的话,自家队长搞不好真的会开始考虑自己还要攒多久的钱才能把嘉世俱乐部给买下来……

哪怕乔队说想要天上的星星,小队长恐怕还真有那么几秒钟的时间会思考要如何给他摘下来吧?

 

不过话又说回来,其实他们也不是不能理解队长的心情。特别是女队员们,她们觉得邱队这么宠乔队真的是不可避免的。

毕竟是哭哭哎,乔队的哭哭,真的很可爱呀!

 

“我有一句乔队真可爱不知道当讲不当讲。”

“乔队可爱?等下次团队赛里他把你按在鬼阵里揍得妈都认不得的时候你还会这么想吗?”

 

……但还是很可爱!

 

他们有时候都怀疑自己的脑内是不是装了姨母滤镜,不然为啥明明对乔队又虚又惧,却又对这人的卖萌撒娇全数买单呢?

难道是因为他们队长是邱非的缘故吗?所谓的上梁不正下梁——才不是呢。

 

不管怎样,闻理替大家总结了一下指导方针:他们小队长开心就好了。

更何况,邱队毕竟是你邱队。平时可以宠着忍着,但遇到原则性问题的时候却比任何人都要刀枪不入。

 

一寸灰:邱非我想去看任天堂的游戏发布会QAQ

战斗格式:不准

一寸灰:……

 

一寸灰:就两天QAQ

战斗格式:你想都不要给我想

 

一寸灰:QAQ

战斗格式:不准

一寸灰:……哦

 

干得漂亮啊队长!!

他们几乎都要丢开手机,站起身来为自家固若金汤的队长献上掌声了。

 

 

 

然而说了这么多,有一点是闻理想要特别强调一下的。

其实有时候,不用颜文字的乔队,才是最可怕的。

 

那是去年世界邀请赛的事情了。

在对抗瑞典队的团队赛中,中国队陷入困境,整体血线被压低。而对方也不激进,只是不断地在团队边缘骚扰,硬是让牧师找不到机会抬团血。

这种时候,必须沉得住气,等待机会来临,找到突破口后一举打破僵局。

 

时间一点一点流逝,对于站在前线堤防敌人,保护后排的输出而言这无异于地狱般的煎熬。长时间的精神高度集中对选手的体力消耗极大,邱非的战斗格式就是在这时候一个不注意的走位,只要再一步便会脱离牧师的治疗范围。

观看这场比赛的所有人都在一瞬间屏住了呼吸——

 

然而就在这时候,中国队的队频中忽然孤零零地弹出了一句话。

 

“邱非。”

 

发言人为一寸灰,中国队团队赛的指挥。

 

仅仅是唤了一声名字,就见战法身形一顿。没有给对手任何见缝插针的机会,战斗法师迅速闪身退后三个身位,恢复与团队呼应的最佳距离。

回归团队的战斗格式甩动手中的长矛,以一个杀气肃然的姿势护在后方的一寸灰身前。

 

……妈耶!!!

这一幕令坐在大荧幕前观看现场直播的嘉世全队热血沸腾,几乎从椅子上跳起来。

 

队长!小队长!你太帅啦!

乔队也是!

你们都太帅啦!!

 

最终与瑞典队的比赛以中国队获得胜利而落幕。直播的尾声,嘉世全员都聚精会神,目不转睛地顶着屏幕上刚从选手室里走出来,神色略显疲惫的邱非。

反观穿着国家队制服,外套拉链都没拉上的乔一帆则神采奕奕的,让人十分怀疑方才那场恶战真的是在这人的指挥下夺得胜利的吗?这是什么样的精神力啊?

 

最后一个镜头,他们看见乔队笑着给了他们小队长一个属于队友的亲切拥抱。

邱非的表情在一瞬间被点亮。笑意浮上他的嘴角,令那张公认为第十一赛季选手颜值担当的脸变得生动起来,眉目间透露着获胜后的骄傲与不易察觉的温柔,好看得不得了。

 

嘉世战队的队员们隔着荧幕看着这一切,心底里热热的软软的又有些激动,复杂得不知道该如何形容。

一直神经紧绷的闻理终于长吁了一口气。方才看比赛的时候他实在太过紧张,连额头都泌了一层薄汗。

放松下来后他又不禁感到大脑一阵晕眩,可能是方才激动过头的缘故。

于是闻理站起身来,扔下身后一圈正进行热烈讨论,大有要将自家队长和乔队吹上天的势头的队友们,打开会议室的门扉走了出去。

 

凌晨的夜晚月明星稀,闻理抬头看看窗外,又回首望向这条不知已经走过多少次的长廊,然后情不自禁地收紧了拳头。

 

明年……

明年一定要和那两个人一起,登上世界的舞台。

 

 

 

邱非刚拿起ipad准备看练习录像。被放在一旁桌面上的手机恰好亮起,屏幕显示您收到了“一帆帆”发来的消息。

 

这备注,还是上次戴妍琦抢了他的手机后给改的。乔一帆那边他的备注好像也被改成了“邱非非”,简直恶心得不得了。

但很显然乔队本人并不是这么想的,毕竟当时他可是笑得整个人倒在沙发上打滚,气都喘不过来了。

这人那低得惨绝人寰的笑点估计这辈子都没救了。

 

心里想着有的没的,笑容却毫不掩饰。邱非只好放下ipad,拿起手机打开微信。

他点开了那个熟悉的聊天栏。

 

一帆帆:邱非!

一帆帆:邱非6w6

一帆帆:邱非/w\

一帆帆:邱非>w<

 

……兴欣今天吃的是螃蟹吗?不然这人怎么是这种画风的?

 

邱非:你吃螃蟹了?

一帆帆:你怎么知道的?

邱非:看把你高兴的

一帆帆:啊哈哈

 

这未免笑得太傻了,连带这厢的邱非都不禁掩住嘴跟着笑出声来。

 

邱非:怎么了?

一帆帆:想跟你说个事呀

 

于是邱非索性直接一个语音通话拨过去,提示音刚响没两下便被接通了。

 

“怎么了?什么事?”

“骗你的。”

 

“……”

“嘿嘿。”

“你无不无聊啊乔队?”

“就是很无聊啊。”

 

有没搞错,他还理直气壮了?

 

“你想怎么样?”

“我能怎么样?”

“你一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啊。”

“我想你怎么样就能怎么样吗?”

 

天呐这人是不是在撩他?在两人直线距离二十几公里的时候撩他?

 

“那我怎么样你你是不是就怎么样呀?”

 

有完没完啊乔队,缺德的啊!

邱非又气又想笑。乔一帆最近是越来越猖狂,都快被他纵容到天上去了。

 

乔一帆听出了他也在笑,便笑得更傻了。

两人天南地北地聊了一会,大多是一些无关紧要的琐碎事情。但乔一帆就是爱说这些,谁让他眼睛看得多看得细呢?

大多数时候邱非只是静静地听着,偶尔捉住一两个关键点吐槽一下。

 

说着说着,邱非忽然觉得电话真是个不方便的东西。为什么只能听见,却看不到又摸不着呢?

 

二十几公里的距离,真是太长了。

只有一辈子的时间,实在太短太短了。

 

长到他觉得离开对方的日子就像黑白的默片一样漫长,短到他在寂静的深夜里忍不住反复思考自己还能做些什么去把握更多的时光。

 

他们还年轻,邱非却害怕自己太年轻。

他们还有一生的岁月,邱非却不舍共度的一分一秒。

 

 

 

邱非一贯舍不得主动挂掉电话,而乔一帆则不然。

和一味抱怨距离太长,时间太短的他比起来,乔一帆则好似总在期待下一次的通话,期盼下一次的见面。

 

邱非放下手机,无声地微笑起来。

他知道,即便身处战场的两端,这个人也将永远相伴他的左右。

 

 

 

屏幕忽然再次亮起来,邱非轻轻挑起眉头,再度打开手机。

 

一帆帆:我真的不能去发布会吗?QAQ

邱非:不准

 

 

 

 

 

-Fin-






终于写了点儿世邀赛的片段,开心

算是还原文里老叶那句“我在国家队等你们”的愿?


想了想还是放出了全文,但其实也挺想把这个番外收入本子里的

大家怎么看呢?/w\

评论 ( 32 )
热度 ( 541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