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昨日/阿日
不定更

本命Alfred F. Jones

请勿无权转载
邀稿请私信

【邱乔】Breakfast, Lunch and Dinner (01)

*现代AU/《瓶瓶罐罐》系列

*就是《瓶间雨》《伞下灯》同一系列的短篇,复健,分三次发完

*#奶奶你关注的邱乔写手更新了!#






Breakfast, Lunch and Dinner/昨日未完

 



 

1>  Breakfast

 


 

不行了,会死……

 

乔一帆精疲力竭地打开书房的门扉。

他一手按住门框的边沿支撑自己站稳,另一只手则用力揉按太阳穴。年轻工程师的脸上浮现出与年纪不相符的惨白与虚弱,这惨状离死相也不远了。

 

大约从一周前开始,他就不眠不休地投入到一个大项目当中,忙得几乎连吃饭时间都被掐掉,甚至在事务所里住了两天。

其他的组员看他可怜,便劝他在昨天晚上把剩下的最后部分工作带回家中慢慢做。终于在几近透支身心的通宵之后,好不容易才完成的设计图与模板在半分钟前被乔一帆发送到了叶总监的邮箱里。

唯一的安慰是接下来他将迎来为期四天的小长假,这也是支撑着乔一帆熬过这地狱般的一周的最大动力。

 

而另一个动力则是……

 

“一帆,工作完成了?”

大概是听见那一整晚都像布了结界一般关得紧紧的书房门终于被打开了,正好端着热腾腾的早餐绕过开放式厨房走出来的邱非一扭头,恰好对上了乔一帆那泛着血丝的双眼。

清晨的光芒越过落地玻璃门点亮厅堂,邱非站在萦绕的食物香气之中,身上还套着一件深蓝色的围裙。充分的睡眠时间让他看上去精力充沛,棱角分明的英俊脸庞上神采奕奕,眸光明亮。与半死不活的乔一帆比起来,简直堪称清爽的化身。

光用肉眼便能清晰判断两人之间精神状态的落差。这一对比起来实在是太过残忍,乔一帆都快要为自己感到悲痛了。

 

恋人的这番模样邱非当然也不是第一次见到了。最开始的时候还会感到心疼,但久而久之,他意识到了比起言语安慰,还是给对方多做些好吃的更合乔一帆的意。

然而今天的惨状似乎比之前还要严重些,即便是在诊所里面对大风大浪司空见惯(例如做绝育手术的时候)的邱非也忍不住愣了一下。

 

“你看上去好像赶着进坟墓一样。”

邱非有些愕然地评价了一句。

 

“还真是谢谢你提醒我……”

乔一帆有气无力地答道,随后拉开椅子在餐桌前坐了下来。

然后他看见邱非对他露出了一个很浅但十分好看的笑容。好吧,大概就算邱非板着脸对他说“我,邱医生,打钱”,他也会觉得对方很好看,还会真的把钱打过去。

 

那双平日里总握着钢笔或手术刀的手将漆着蓝边的纯白色瓷盘放在他面前,碟子里盛着热腾腾的美式炒蛋,培根,烤吐司,通心粉,以及一小份沙拉。一旁的餐巾上垫着刀叉,刚从消毒柜中取出的玻璃杯里盛有尚带低温的橙汁。

乔一帆什么都爱吃,但又什么都很容易吃腻。因此邱非不得不换着花样更替菜单,早餐更是中西式轮着端上桌,否则很可能一转眼这个没什么自制力的成年人又会拿起手机点一些乱七八糟的外卖加餐。

放好餐盘后,邱非将分别装有黑胡椒和玫瑰海盐的两只研磨器从餐桌的另一头取来,放在对方容易拿到的位置。

乔一帆没精打采地向他道谢,随后拿起餐具。他这样子完全有别于平日那副斯文谦逊的精英形象,邱非看着觉得特别好笑。

 

最搞笑的是,这种时候乔一帆往往还会给自己加戏。

例如现在这样——

 

“邱医生……”

拿着研磨器往炒蛋上撒盐的乔一帆神色悲戚,而对他接下来的一番发言早已料到的邱非则站在一旁等着看他表演。

“我感觉我一定会早死的。”

他很早就深有体会,自己的职业真的足以和程序员媲美。谁赚得更多谁死得更早还真是不好说呢。

 

那语气如此真挚,以至于邱非忍不住揉揉眼睛。一瞬间他居然仿佛在乔一帆的脸上看到了对方在微信上很爱发的“QAQ”这个颜文字。

这幅惨兮兮的样子,让年轻的兽医一时都不忍心逗弄他了。

“不会的啦。”邱非轻声答道,并伸手揉揉那头柔软的黑色短发。

 

乔一帆抬眼看他,嘴里还慢吞吞地嚼着食物。从邱非这由上往下的角度看去,还真像一只正在吃饭的松鼠。

不待他鬼迷心窍地低下头去亲亲对方的眼角,乔一帆已不解风情地转过头,目光落到别处去了。

 

餐厅不远处的角落里,灰白拼色的折耳猫以及虎斑的美短正地埋头在食盆里狼吞虎咽。罐子的食量比瓶子要大一些,因此也更胖一点儿。平日高冷得很的美短此时正背对着乔一帆,毛茸茸的猫屁股高高撅起,尾巴悠然地转动着。

每当这时候乔一帆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大约四个月前的某日,罐子被邱非带到自己工作的动物医院去了。同一天下午,他们家天大地大,傲视世间万物的一家之主失去了它高贵的猫蛋蛋。直到现在乔一帆都还记得自己下班赶过去的时候,恰好听见从手术室里传出来杀猪般的猫叫声——如果那还能被称为猫叫的话。

 

“这样对它比较好。”

邱医生无波无澜地说道。

话语中的那份云淡风轻,令当时坐在他身旁握着手柄的乔一帆忍不住抖了两抖。液晶显示屏上的猎魔人一不小心就从三米高空跌落,直接摔成了一级伤残。

 

垂眸看着他略显呆滞的神情,邱非就知道这人又开始犯神游的老毛病了。他好笑地摇摇头,随后伸手解开腰后围裙的系带。

乔一帆回首,这才注意到桌上的餐点只有一人份。

 

“你的呢?”

他不解地问。

 

“我已经吃过了。”

邱非一边答道,一边绕过吧台回到厨房,将围裙放回原位。

“今天打算早点出门,走路过去公司。”

 

“你也太健康了。”

乔一帆哑然。虽然邱非的工作地点离他们的住所只有两个地铁站的距离,但并不是谁都那么有闲情和耐心特地早起步行上班的。

“我也想做作息规律双休稳定平时还不用加班的工作啊……”

 

闻言,邱非终于忍不住轻声笑了出来。

那夹杂着欣赏,羡慕和不甘心的复杂眼神和语气,他早就习惯了。

 

“说得好像真的一样。”

“就是真的啊。”

“就算是那样,你也会赖床到最后一刻,快要迟到了才爬起来开车上班。”

“唔……”

 

不行,这个人,实在是太了解他了。

被一针见血地戳穿的年轻工程师闷闷地低下头,用叉子戳着盘子里的沙拉和通心粉。

 

正当乔一帆搜肠刮肚思考着说什么话来反驳对方,一个柔软的热源出其不意地钻入他的怀里。

年轻人低头,便看见吃饱喝足的苏格兰折耳猫在自己的大腿上转了两圈,随后舒适的蜷缩着躺下来。瓶子即使在成年后也依旧和小时候一样爱粘着他,是只名副其实的“小狗猫”。

反观罐子则是典型的猫主子,天不怕地不怕,就连在挠痒的时候也要高高在上地昂着头,眯着眼睛,舒服得呼噜呼噜的。

 

重新回到餐桌边的邱非弯下腰去,将扒着椅脚不放,眼看也要往乔一帆怀里跳的罐子抱起来。他捏捏主子的下巴,警告它别想着捣乱。

“那我准备出门了。”

邱非说道,并把美短放到另一张空着的餐椅上。

 

年轻的兽医拿起挂在椅背上的线衣外套穿好,再将背包挂到肩上。

“中午我会回来给你做饭的。”

邱非理了理外套的衣襟,随后弯身在乔一帆的额角无比自然地落下一个轻吻。

“好好睡一觉,别偷偷玩游戏了。”

 

直到门扉打开又关闭的声响落下,乔一帆方才回过神来。

他回首看着餐桌上精致的餐具及营养丰富的早餐,又低头看了看已经开始打盹的瓶子,以及用鼻孔凝视他的罐子。

 

是了……

就是这个。

 

支撑着他完成无休止的工作,熬过无数个痛不欲生的日夜的,就是他面前的两只猫,以及余温尚留在他额际的那个人。

他的辛勤,他的努力,他的坚持,他的付出,不就是为了这一切吗?

 

半晌后,乔一帆吸了吸鼻子,并重新执起餐具。

他点亮手机屏幕,将蓝牙接上客厅里的播放设备,随后翻开音乐软件的播放列表,让音乐流淌在晨间。

 

还是努力活久一点吧。

乔一帆认真地想着,并在发现那个人又在沙拉里藏他不爱吃的番茄时笑了出来。




-TBC-





搓个很早就想写的短篇复健下

二刷会有的真的,别担心,我还在我还在。真的对不起,让大家久等了


五月中旬终于要到换工作了,之后就可以摆脱一天上10个小时课而且无休假的可怕生活了……

今年初到目前为止实在是太忙太累了,我心中的悲痛和小乔是一样的QAQ

评论 ( 30 )
热度 ( 236 )

© 昨日未完 | Powered by LOFTER